第278章 厲北宸你是不是還沒醒酒?
g,更新快,無彈窗,!

葉傾歌越是反抗,厲北宸吻的越是凶狠,啃咬的越是肆無忌憚.

好似一定要留下什麼印記一般.

葉傾歌氣惱極了,她知道厲北宸是什麼意思.

剛才洗漱的時候,她就發現了脖子上的紅痕,那麼的刺目,穿了高領的衣服都遮不住.

這會他又在她唇上啃咬,一會肯定又是又紅又腫的,懷疑他昨晚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把我睡了就想走?"

厲北宸吻夠了,才開了口說了話.

可是,一說出來的話,卻差點沒氣死葉傾歌.

什麼叫睡了他?

"厲北宸你是不是還沒醒酒?"

厲北宸擒住葉傾歌的雙手,舉過她頭頂,讓她掙紮的時候,也只能是扭動著身體.

"醒了,所以才知道你睡了我!"

說這話的時候,厲北宸面色不改,那霸道勁兒,就好似,真的是葉傾歌睡了他.

"明明是你睡了我."

葉傾歌的曝氣上來了,沖著厲北宸喊道.

"我是怎麼睡你的?"

俯下身子在葉傾歌耳邊邪肆低語道.

厲北宸的眼窩很深,就如同他那菱角分明的五官,立體如浮雕般的深刻.

透著一股子成熟男人的沉穩睿智,微眯著眼的時候,更是深邃般的勾人.

熱氣撲打在葉傾歌的耳窩里,惹得她身子輕顫,卻躲閃不得.

氣惱的用腳去踩厲北宸,他卻是承受下來,也沒有松開對她的禁錮.

因為葉傾歌穿著拖鞋,即便是用了狠勁兒,也疼不到哪里去.

"流氓,混蛋……"

罵人的話,她還真的是不會,氣惱了也就會說出這麼兩個詞.

"說說我是怎麼睡你的?"

厲北宸不依不饒,鷹隼般犀利的眸子,盯著葉傾歌那被自己吻的嫣紅的唇.

即便是剛剛里面吃了個透,可是,一看那紅唇一張一合的,他還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吃個夠.

"放開我!"

葉傾歌不想搭理厲北宸了,和他這樣的混蛋,你休想跟他辯論出個一二三四五,反正他滿嘴都是理,而且還那麼的無賴.

"不放,你說不出我是怎麼睡你的,那我就說說你是怎麼睡我的!"

厲北宸修長乾淨的手指,挑起葉傾歌的下顎,逼迫著她看向自己.

"前晚,是你坐在我身上,求我要你的,我沒記錯的話,你求了我兩次!"

葉傾歌兩腮瞬間就紅了,確實是她求著他要自己.

她想給他個補償,能給的也就是這身子.

葉傾歌瑩潤的眼躲閃著,不去看厲北宸.

"咱們再說說昨晚,我問你要不要,你是怎麼說的?"

聽了厲北宸的話,葉傾歌羞澀又惱火的看著他.

那是他逼她的,被他弄得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哭泣求饒不管用的時候,她只能依照本能說那個"要"字……

此時,葉傾歌的小臉都能滴出血來,兩人之間的呼吸混在了一起,再想起昨晚那些繾綣纏綿的畫面……

葉傾歌感覺都不能呼吸了,這廚房太熱了……

"是不是你說了要字,嗯?"在葉傾歌的唇上重重的咬了一口,見了血,懲罰的味道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