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他說,我只聽我女人的話
g,更新快,無彈窗,!

卻被厲北宸給捉住了手腕,也力道給扯進了懷里.

葉傾歌跌坐在他的腿上,頭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喝醉了酒"的人手勁兒都大,葉傾歌撞的頭疼.

"厲北宸,你醒醒!"

葉傾歌右手的手指在他的口里咬著不放,左手手腕被他抓著.

完全的動彈不得,還坐在他身上,姿勢過于曖昧,一會孩子出來看到多不好.

可是,任憑葉傾歌怎麼叫厲北宸,他就是不回應.

反而啃咬著葉傾歌的手指,好似在親吻,無盡纏綿一般.

葉傾歌的小臉瞬間就紅了.

這人怎麼喝醉了還這般的撩人.

左右手都動彈不得,葉傾歌有些惱火的看著厲北宸.

而厲北宸依然是眯著眼醉態朦朧.

葉傾歌還有些擔心沐沐是不是吃錯了東西,肚子疼的厲不厲害.

"厲北宸你要是不會喝酒就別喝,看看你像什麼樣子!"

葉傾歌想要靠腰力支撐起身子,卻被厲北宸用蠻勁兒給弄的動彈不得.

男人胡出來的氣息,帶著濃烈的酒味兒,似乎是習慣了,厲北宸身上那凌冽的清新味道.

此時,這個滿身酒氣的男人,讓葉傾歌有些陌生了.

"你說你,自己喝不得酒不知道?"

"再說,你當著孩子面喝什麼酒?教壞小孩子不是你常說的話?"

葉傾歌越說越氣,手腕都紅了,卻依然掙脫不開.

"吵!"厲北宸嘴里嘟囔一句,就強勢的封住了葉傾歌剛開啟的唇.

葉傾歌錯愕的承受著厲北宸的吻,她還想著要說,"男人應該拿得起放得下,再找個比她還好的女人,氣死她……"之類的話,嘴就被封住了.

厲沐沐悄悄的從衛生間溜回自己的房間.

厲北宸啃咬著葉傾歌的唇,似懲罰一般,絲毫不給她一點反抗的余地.

直到兩人的氣息都亂了,厲北宸才松開了,但是,依然是醉眼朦朧.

"你知道我是誰?你就吻?"

葉傾歌被吻的有些委屈了,不是潔癖,不碰女人嗎?

不讓女人靠近嗎?她都坐在他腿上了,他都沒把她推開,還禁錮的死死的,上來就吻……

"我這身體不排斥的,這個世上就只有葉傾歌,你說我知不知道?"

捏著葉傾歌的下顎,邪肆的低語道.

那深邃眼眸里的深情,似浩瀚的海洋一般,有著吞噬一切的力量.

若不是這麼多的酒瓶子,這麼濃烈的酒味兒,葉傾歌會以為厲北宸根本就沒有喝多.

不想回應他這句話,也不想承認,他這句話給她的心底帶來的震撼和漣漪.

"你放開我!"葉傾歌掙紮著要從他身上下來,卻依然不得.

"你是誰?敢命令我?我只聽我女人的話,你是葉傾歌嗎?"

厲北宸說話的語氣帶著些許沉悶,好似有些賭氣的味道,又夾著失落.

恰當的把一個失戀的男人,醉酒後無處發泄的情感給表現出來了.

我只聽我女人的話,又怕葉傾歌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她,又問了一句你是葉傾歌嗎?

即便是醉了酒,他也是知道自己的女人就是葉傾歌,而且這世上就這麼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