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我媽那人挺記仇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火焰聲音有些蔫兒蔫兒的,有些擔心以後是不是,還能吃到葉傾歌做的飯菜.

"我媽那人挺記仇的!"

厲沐沐說的是實話,葉傾歌確實記仇.

火焰噴的動作一頓,哀怨的看了一眼自己先生.

轉而將裝著各種酒的香水瓶對准了厲北宸.

在他身上一頓噴……

"先生身上沒酒味兒!"

邊噴邊說,停不下手.

厲北宸喝不得酒,也討厭喝酒,所以自然是對這酒味受不得.

"夠了!"

厲沐沐是第一次看他爸的眉頭皺的那麼的厲害.

"爸,你好歹也得喝點酒,要不你一親我媽,就露餡兒了!"

厲沐沐看著他爸這麼被折騰,心里說不出的舒暢.

"沐沐少爺說的對,先生也得和兩口!"

火焰尋著那個瓶子里還有酒.

"那我是不是也得打你幾拳,這出戲才算完美?"

火焰立馬收了香水瓶,不說話了.

厲沐沐幸災樂禍的在那里咯咯的笑.

"厲沐沐你是不是也得,把你肚子里吃的那些牛排都吐個乾淨?要不你媽一會給你做飯,你還能吃得下?把戲演砸了,別想著我會和你玩游戲!"

論腹黑,這個世上誰人還極得上厲北宸.

厲沐沐轉身擺弄他的游戲設備不說話了.

這絕對不是他親爹,絕對不是……

"先生,我去做事了!"

都弄完了,火焰就想趕緊消失,別被三嫂給抓住.

再說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先生交代的事情.

厲北宸最終還是勉強的喝了一口酒,就是在嘴巴里含了一會就吐了出去.

最終還是被馬桶君給喝了……

葉傾歌打開門的時候,入鼻的就是濃烈的酒味兒.

火焰特意在門口多噴了一下,就是為了給葉傾歌一個先入為主的認知.

厲北宸喝了很多酒……

匆匆的換了鞋子,葉傾歌走進客廳時,險些被腳下的紅酒瓶給絆倒.

厲沐沐在聽見開門聲的時候,就立馬縮在地毯上佯裝睡著了.

單薄的身子縮成一團,很冷的樣子……

厲北宸微眯著眼看了一眼,心里不禁想,"以後對厲沐沐要多留心,免得被他騙!"

入眼的就是厲北宸坐在地毯上,襯衫皺巴巴的,身子都是歪躺著的,手里還握著一個酒瓶.

雖然有些頹廢,卻絲毫不掩飾他那與生俱來的霸氣.

葉傾歌咬著唇別開眼,讓自己不去看他.

別開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兒子像是個被遺棄的孩子,縮在地毯上睡著了.

那麼一刻,葉傾歌紅了眼眶,心里滿滿的都是自責.

彎下身子,將厲沐沐抱了起來.

厲沐沐惺忪著眼看著葉傾歌,"媽……"

啞著嗓子弱弱的叫了一聲媽.

"媽抱你回房間睡!"

葉傾歌的聲音帶著幾分哽咽,卻是面帶笑容.

"不睡,我要守著我爸,他喝多了,說活著沒意思……"

厲沐沐說的聲音很小,但是還是被厲北宸給聽到了.

葉傾歌不太信厲北宸那樣的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他那樣沉穩霸氣的男人,會活的好好的,只是需要時間來適應一下她的離去.

"媽,你說我爸要是真死了,我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