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我是不是要改口叫我干爹舅舅?
g,更新快,無彈窗,!

若是以往,聽到沐沐這麼說話,葉傾歌一定會笑著說他真調皮.

可是,這會,她的心拉扯般疼著,找不到一個宣泄的出口,像是要發瘋了一樣.

"對了,媽,你說我是不是要改口叫我干爹舅舅?"

厲沐沐吸了一下鼻子問道.

孩子不過是緩和下氣氛,不想他媽太難受罷了.

"不叫,又沒給改口錢,咱不叫!"

葉傾歌蹲下身子,盡量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她知道沐沐這是在用他的方式來安慰自己.

"嗯,聽我媽的,不叫!"

厲沐沐那邊嘿嘿笑了兩聲後,就掛了電話.

封衍撚滅了煙,起身下了床,走到葉傾歌身邊.

"我沒事!"

深呼一口氣,葉傾歌站起身來.

她相信厲北宸那樣霸氣的男人,不至于因為她而倒下.

他有他的責任和擔子,他需要的不過是時間和發泄而已.

司令部訓練靶場

霍仲饒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軍表,已經六個小時了,給厲北宸換彈夾的士兵都換了三個了,可是他還是沒有停下來.

霍仲饒活了三十多年,從來都沒有想過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在高興找到妹妹的同時,又心疼北宸,他最好的兄弟.

火焰在那邊都看紅了眼,心疼自家的先生.

"司令,不能再打下去了,先生手會廢掉的!"

火焰呼吸有些急促,現在這樣的狀況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

先生昨天是要和三嫂求婚的,當他拿到那份DNA報告的時候,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居然是99.99 /,三嫂是司令的妹妹.

"隨他,他心里難受!"

即便是心里擔心,可是,在他的心里,厲北宸一直都是個有分寸的人.

他也希望這一次他能理智冷靜的對待這件事.

"司令,說句以下犯上的話,我家先生和封少,您一直都是偏著封少的,不能因為我家先生有擔當不胡鬧,就要受委屈吧?"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哭鬧耍賴的孩子有糖吃,我們家先生就是太顧及情感了,最終折磨的卻是他自己!"

火焰說得話不無道理,這麼多年,厲北宸對封衍的容忍,是霍仲饒看在眼里的.

他還記得那天北宸和他說,葉傾歌是他的底線,若是封衍打她的主意,他定不會饒了他.

可是,如今卻偏偏是這樣的情況,葉傾歌是喵喵,她和封衍從小就有婚約,他們還一夜情有了一個孩子……

說實話,現在他恨不得能飛到封門去,看看他的妹妹,看看他的外甥女……

然後再……

一想到封衍這段時隱瞞的這些事情,他就想狠狠的揍他一頓.

"我們家先生多愛您妹妹,您又不是不知道,您要是不管,就是棒打鴛鴦了!"

換作以前,火焰可不敢和司令大人這麼說話,可如今確實是氣急了.

霍仲饒一個冷冽的眼神投過來,火焰立馬挺拔了身子站立,大氣不敢喘.

那邊槍聲停了,厲北宸扔下槍的手臂,在微微的顫抖著.

換作任何人打了這麼久,手臂早就廢了.

"大哥,我說過她是我的底線,以後我做什麼,您別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