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飯倒是沒吃,酒可沒少喝
g,更新快,無彈窗,!

他陪著他打電玩游戲,他們默契無比,他覺得死了也值了.

"你以後還恨我爹嗎?還和他對著干嗎?"

沐沐說這話的時候,已經帶著哽咽的哭腔了.

一個是他親爹,一個是他封哥,對于他來說,都是父親的存在,他是真的不希望他們之間再惡化下去了.

"不了,我不搶你媽,但是,卻搶了他女人,算是平了!"

絲毫沒有避諱葉傾歌,封衍用了搶字.

有些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任何人都會覺得是他封衍從厲北宸那里搶來了葉傾歌.

不管最後葉傾歌做的是什麼決定.

葉傾歌倚靠在牆壁上,到了這個時候,誰對誰錯似乎都已經不重要了.

最終受到傷害的只會是厲北宸,那個深愛她的男人,她負了他.

"你不要為難我媽,她……不容易!"

這麼簡單的道理孩子都懂,封衍能不懂嗎?

所以,他並沒有逼迫過她,他一直在讓她自己做選擇.

葉傾歌知道封衍也沒有錯,只要她是喵喵的身份,她和厲北宸就是不可能的.

昨晚,她大哥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就是要喵喵嫁給封衍,因為在他的心里,封衍才是他的妹夫,無人能取代.

更何況她和封衍之間還有個孩子……

葉傾歌仰著頭不讓淚水掉下來,沐沐一直都是十分懂事的孩子.

他的心十分的透徹,看事情看問題有的時候,比大人都要看的明白.

"你爸在你干爹那里?"

封衍看了一眼葉傾歌,眸子里劃過一抹不舍.

"在打靶場,估計手都要打廢了!"

厲沐沐是心疼自己父親的,他不是有意要偷聽他和干爹的談話的.

可是,卻偏偏偷聽到了,他父親是什麼人?他比任何人都要重感情.

他有多愛他媽,他是看在眼里的,可是,這一切卻完全的敗給了現實.

葉傾歌白嫩的手指扣著門框的邊緣,她感覺心尖痛麻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你干爹呢?"

葉傾歌啞著嗓子問道,聲音不大,但是電話那邊的厲沐沐卻能聽到.

"干爹陪著我爸呢!"

電話那邊的厲沐沐停頓了幾秒後,歎了一口氣回道.

"你爸胃不好,你想辦法讓他吃飯!"

葉傾歌紅了眼睛酸了鼻子,卻不讓自己哭出來.

緊緊的咬著唇,此時的她,多麼希望厲北宸沒有愛她那麼深,沒有那麼的在意她這個自私的女人.

厲北宸的胃一直不太好,這也是他不喝酒的一個原因.

封衍點了一支煙,依靠在床頭上,吞云吐霧間,看著葉傾歌那消瘦單薄的身子.

"飯倒是沒吃,酒可沒少喝!"

厲沐沐說的是實話,厲北宸凌晨四點多到了司令部,就開始喝酒,喝到最後,霍仲饒就知道了全部……

葉傾歌緩緩的閉上眼睛,她沒有再說什麼,厲北宸向來是滴酒不沾的……

"你要是想媽媽了,就來你封哥這里好不好?妹妹生病了,媽媽要照顧她!"

一個是女兒一個兒子,葉傾歌都惦記著.

"成,我確定我爹不會想不開死翹翹後,我就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