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呵,青梅竹馬啊
g,更新快,無彈窗,!

要麼就是她喜歡的就是厲北宸,而喜歡霍仲饒是她的幌子,不過是讓她能更加容易,接近厲北宸的借口.

葉傾歌並沒有再說關于童嘉慧的事情,從小長大到的情誼,似乎容不得別人說三道四.

況且,童嘉慧的段數絕對是極高的,可以說是在她面前一套,明著就跟你表達她和厲北宸他們關系的親密,直接告訴你這種二十幾年了的關系,不是你一個外人能插足的.

無時無刻不想彰顯她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即便是笑著熱絡的叫你傾歌,也是謀劃著怎麼把你無聲無息的踩在腳下.

在厲北宸他們面前又會是另一種姿態,譬如,略顯疏離,絕對不會有事沒事的就聯系,或許找她吃個飯,她還會推諉說有事不能去.

葉傾歌不認為自己是因為在意厲北宸,而對童嘉慧加以定位,而是她相信自己的感覺.

或許她真的喜歡霍仲饒,但是,她對厲北宸那種赤果果的占有欲,太明顯.

"呵,青梅竹馬啊!"

葉傾歌毫不掩飾自己酸溜溜的醋味.

其實,她完全可以把今天打電話的錄音給厲北宸聽.

可是,葉傾歌覺得沒必要讓厲北宸覺得.自己非要攪得他們朋友間關系不融洽.

自己留個心眼就是了,童嘉慧要是不打她家厲北宸的主意,她自然不會搭理她.

但是,她要是有什麼歪心思,她遇魔降魔,遇佛殺佛.

"那你和封衍呢?"

這是厲北宸自兩個人在一起後,第一次和她說這個問題.

葉傾歌湛湛的看著厲北宸,不言語,眸子卻越發的晶瑩透亮.

"小叔這是轉移話題,還是吃醋呢?"

葉傾歌看著包裹自己小手的大掌,掌心干燥溫熱,厲北宸的虎口處有著一層薄繭

像這樣樣養尊處優的人,不付出什麼體力勞作的人,不應該.

所以她問過他,他說是練槍留下的,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卻聽得葉傾歌心尖微顫.

一個總裁玩槍,那是一種什麼概念,似乎總有危險伴隨.

"吃醋,想命令你不要和他來往,又擔心會適得其反!"

高高在上的厲北宸什麼時候,這麼委婉的表達過自己的想法.

在愛情里,亦或是親情,人總是越在意,越會小心翼翼.

這種擔心是什麼?因為葉傾歌有她自己的想法,不受任何人的掌控,即便是他,似乎也不能強制她做什麼.

他擔心自己越是強勢,會在不經意間把她推離自己,繼而會讓封衍如了願.

"他會找我,你該知道是因為你,和愛情喜歡無關."

"封衍今天和我說了喵喵的事情,我從他的話里感受得到,他對喵喵的感情,覺得他很可憐."

或許有人會不理解,那個時候喵喵只有兩歲,哪來的什麼感情.

喵喵一定不會記得,但是,封衍會記得清清楚楚,有個愛啃他做的小木魚的小丫頭,笑眯眯的小丫頭,大人和霍仲饒經常告訴他的,那是你以後的媳婦,你要對她好……

這種近乎于耳提面命的話語,已經在他的心里根深蒂固,深入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