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你不用吃她的醋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刻,葉傾歌希望封衍真的可以找到喵喵,而喵喵也未結婚生子,他們可以在一起,真心希望.

厲北宸睨了一眼葉傾歌,神情不悅,完全的都寫在臉上,卻忍著沒發作.

封衍追過來不就是為了挑撥他和葉傾歌的關系,他要是發作豈不就是如了她的意.

他一天要是不給他找點事,弄點不痛快,他就渾身不舒服.

一頓飯後,全部清盤,葉傾歌很喜歡自己做的東西大家喜歡吃.

以前只能做給母親吃,而且很多食材是國外沒有的,現在能做給這麼多人吃,她很高興.

封衍倒是沒有多作停留,臨走的時候,和葉傾歌說了句,明天想吃糖醋魚,便在厲北宸陰冷的眸光下離開了.

其實有時候,寒冰也搞不懂自家少主到底怎麼打算的,有些事情已經確認了,又為什麼遲遲不說出來.

自己喜歡的女人,和別的男人同吃同睡,他怎麼就能受得了.

直到某一天,寒冰才知道自己少主到底在謀劃著什麼.

火焰收拾好廚房後,也離開了.

葉傾歌看到床邊放著的是她的旅行袋,知道今晚是要住在這里了.

厲北宸解開幾顆襯衫的扣子,躺在床上,人有些不舒服.

火焰臨走的時候,把一包藥留給了她,讓她一定要看著厲北宸吃了.

"別睡,我去拿藥,吃了再睡!!"走到床邊,葉傾歌扒拉一下厲北宸的手臂,悶聲道.

葉傾歌轉身剛要走,手腕卻被扯住,厲北宸半眯著眼看她.

那神情像是喝醉了酒,有點耍無賴.

"別鬧!"葉傾歌耷拉著眼皮,不去看他.

現在是他生病了,她不想和他吵.

"生氣了?"低沉的聲音含著笑意.

"小叔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要是有個男人,拿著我的手機,給你打電話,告訴你,我正在睡覺不方便接電話,你會怎樣?"

"小叔不是有潔癖?你的手機誰都可以碰?"

葉傾歌不覺得自己說這些有什麼無理取鬧,或是挑撥是非的.

她站在她的角度,有什麼事情都要說出來,她不想把不愉快和委屈爛在肚子里,再生了病.

"手機我已經扔了,這個是新的!"

厲北宸拉著葉傾歌的手讓她坐在床邊,按照以往的習慣,肯定會拉著她上床躺在他的懷里.

可是這會感冒了,不想傳染給她.

葉傾歌看著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不出來是不是新的,因為還是之前那款定制機.

心里的感覺是挺浪費的,要是她知道,厲北宸是當著童嘉慧的面扔的手機,那麼她肯定會覺得很爽.

"嘉慧和我們幾個一起長大,算是比較熟悉的,你不用吃她的醋,她喜歡的人是大哥!"

摩挲著她那白嫩的小手,厲北宸鼻音比下午的時候重了些.

葉傾歌看著厲北宸,並沒有說話.

心里分析著,要麼就是童嘉慧真的喜歡霍仲饒,而她又不喜歡綠葉中再來一朵紅花.

之前他們幾兄弟中就童嘉慧一個女人,現在她來了,她心里不舒服,極力的排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