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別和我嬉皮笑臉
g,更新快,無彈窗,!

黑色的真絲睡袍胸襟大開,露出健碩的胸膛,修長的腿交疊在矮踏上,說不出的邪魅慵懶.

厲北宸踱著穩健的步子走進來.

邊走邊脫掉皮手套,身上的黑色毛呢大衣,直接扔在了沙發上.

"呵,宸,這一臉欲求不滿的樣子,還脫衣服?怎麼找我消火啊?"

封衍晃動著手里的紅酒杯,邪肆陰柔的沖著厲北宸說道.

"別和我嬉皮笑臉,封衍,咱們兩個來個痛快的,你把我女人脖子上的項鏈拿下來!"

厲北宸是真的動怒了,這麼多年,封衍怎麼和他作,和他鬧,他都睜只眼閉只眼,讓著他.

但是,這次不行.

封衍直接將手里的紅酒杯摔了出去,脆薄的紅酒杯打在大理石柱上,發出破碎聲,在這偌大空蕩的客廳內,顯得尤為的突兀.

"怎麼個痛快?以命抵命嗎?"封衍沖著厲北宸嘶吼著.

他瞠目猩紅,猶如是從地獄里奮戰而出的獸,渾身是血,滿眼狠戾.

"你要我給你!"

厲北宸沉穩的看著封衍,眸子里波瀾不驚,仿佛是這樣的對峙,已經司空見慣了.

是的,這麼多年,這樣的對峙經常會出現.

以命抵命,封衍不止一次說過這話.

厲北宸也對他說過,這命隨時給他.

"你想死的那麼痛快也要問我答不答應,那條項鏈會在葉傾歌脖子上戴一輩子,你要是看著有愧,你就毀了它啊!"

封衍邪肆的笑著,陰柔的話語讓人聽了渾身的毛孔都會豎起來.

厲北宸雙手握成拳,在他想要揮出去的時候,有些畫面在腦子里一幕幕的劃過,最終他還是松開了拳頭.

拿出煙點上,坐在沙發上,抿著唇吸了一口.

看著厲北宸,封衍緩緩的俯下身子,以著最曖昧的姿勢看著他,眼神里盡是玩味.

側身在厲北宸的耳邊陰柔的低語道.

"你說你每次欲火焚身的時候,看到那條項鏈就疲軟了,時間久了會不會陽痿啊?"

"封衍,仇恨能讓你活的更舒服嗎?"

狠狠的吸了一口煙,厲北宸抬眸看向厲北宸.

即便是他坐著,看向封衍是仰視,卻明顯凌駕于他之上.

那與生俱來的睥睨眾生的霸氣,不需要站在高處,卻也能掌控一切.

"看著無所不能的你,這般無能為力的坐在我這里抽煙,我真的是特別的舒坦!"

下顎緊咬著,封衍一字一句的說道.

撚滅了手中的煙,厲北宸起身拿起自己的毛呢大衣,走了兩步,驀地頓住.

"你知道我不會毀了那項鏈,我對你的忍耐已經所剩無幾了,所以你省著點用."

"葉傾歌是我的女人,也將會是我的妻子,早一天晚一天睡她,都改變不得我和她的關系!你省省力氣吧!"

說完厲北宸轉身便離開,相對于來的時候氣勢洶洶,他走的略顯的沉悶.

說到底終究是不忍心真的和封衍撕破臉,不想把當年的真相告訴他,他怕封衍再也沒有活下去的理由.

如果恨能支撐他活下去,那麼就繼續恨著吧!

厲北宸離開後,客廳里傳來東西破碎落地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