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別的女人我都看不上,這點你應該時刻謹記
g,更新快,無彈窗,!

葉傾歌捏了捏厲北宸的耳朵,確實軟.

"我們今天還見到了一個女人,封汐叫她嘉慧姐!"

葉傾歌隨口問道,手上的動作並未停下.

"嘉慧也是和我們一起長大的,是醫生!"

厲北宸語氣如常,也並未睜開眼睛.

聽到一起長大,葉傾歌腦子里就想到了四個字"青梅竹馬"

"她還要你帶我去她家做客!"

"想吃葡萄了?"

厲北宸側過頭來,笑著看著葉傾歌,說出的話沙啞慵懶.

"不想啊……"

這話問的莫名奇妙,怎麼就突然扯倒葡萄上去了.

"我還以為你吃不到葡萄酸的!"

捏了捏葉傾歌那瓷白嫩滑的小臉,厲北宸寵溺的打趣道.

"我哪有吃醋?"葉傾歌極力掩飾,有那麼明顯嗎?

"嗯,沒吃醋,葡萄也會酸!"平靜的語氣,卻帶著濃濃的調侃.

"你這很得意?"葉傾歌佯裝生氣,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壞.

"嗯,看你為我吃醋,是有那麼一點!"

捏了捏葉傾歌的小手,骨節分明的手指與她那白皙的手指,相交纏,牢牢的攥緊.

"都說了沒吃醋,難道小叔真和她有點什麼?"

"我除了和你有一腿,別的女人我都看不上,這點你應該時刻謹記!"

說這話的時候,厲北宸的眼眸深邃亦深沉,如同浩瀚的大海,讓你看那麼一眼,便會被深深的吸引,再也移不開眼,容不下別的汪洋.

又是那種霸道的語氣,卻不再讓葉傾歌覺得壓抑惱火,心里像是被灌了蜜糖,順著血管蔓延到指尖腳尖……

即便是說著這麼深情的話,也是帶有顏色的.

有一腿,這是在抱怨她不把自己給他嗎?

兩腿……

腦子里不受控制的想到些兒童不宜的畫面,葉傾歌驀地就臉紅了.

"睡覺!"

葉傾歌躺下,扯過被子蓋上,臉上火燒般的灼熱著.

"這是邀請我?"側身躺在她身邊,支著頭淡笑著.

厲北宸那灼熱且帶著顏色的眸光,讓葉傾歌心髒漏了幾拍.

小手不由的抓緊了薄被,卷翹的睫毛忽閃著,咬著唇的動作羞澀又勾人.

看著厲北宸那幽深的眸子里,倒影出的自己,那麼的嬌羞無錯,好像是在等待著什麼,葉傾歌驀地閉上了眼睛.

厲北宸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在葉傾歌的睫毛上蹭著.

看著她的顫抖和羞赧,厲北宸喉嚨滑動了一下,眸子越發的幽暗,困在里面的獸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沖出來.

此時的葉傾歌,在厲北宸的眼里,就像是在等待掀開紅色蓋頭的嬌羞新娘,等待著她的第一次,緊張害羞又期許著……

"磨人的小東西!咱家最近水太費了!"

厲北宸語氣盡是無奈,最近冷水澡洗多了,費水.

在厲北宸要起身下床去浴室的時候,葉傾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竟然撲向他,對,是撲,直接把剛直起身子的厲北宸撲倒在床上.

在厲北宸錯愕的時候,葉傾歌那柔軟香甜的唇已經吻上了他,毫無章法,青澀的亂吻著,帶著嬌羞和無錯.

卻讓厲北宸身子瞬間著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