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三嫂不是那麼好當的,下面小叔子多
g,更新快,無彈窗,!

又是厲北宸,直呼其名,恰好的迎合了沐沐口中她的家庭地位,完勝.

"好,正好我也有些日子沒見他們幾個了,怪想的!"

童嘉慧拎著包的手不由的緊了緊,但是,面上依然掛著優雅的笑

葉傾歌將碎發別與耳後,看著童嘉慧優雅的離開.

想他們還是想一個?

女人的直覺都是最准的,對情敵的嗅覺更是敏感的很.

這個童嘉慧,讓她莫名的就是不舒服,尤其是她的那個眼神,就是讓她覺得在哪里見過.

"說正事,你給我找時年!"

封汐用手敲了敲餐桌,繼續執著于這個問題.

"我憑什麼?你是我什麼人?"

葉傾歌抬頭湛湛的看向封汐,那眼神直接傳達莫名奇妙.

厲沐沐放下筷子,把杯子里剩下的果汁都喝了.

雙手環胸坐在那里,微微的歎了口氣.

封汐雙眸岑紅,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要不是看她是三哥的女人,他這會已經揍人了.

"叫聲三嫂你能少塊肉嗎?封二哥?"

厲沐沐看不下去了,他還想早點回家,和封哥約好了組隊干仗去呢!

"別,我可不是那個意思!"

葉傾歌確實沒有逼著封汐叫她三嫂的意思,她說那話理所當然,他那個態度,她為什麼要幫他?

再說,退一步講,她就是想幫他,也幫不得不是,她上哪里去找時年.

封汐咬著牙,放在桌子上的手不由得收緊,硬生生逼著自己叫了聲,"三嫂……"

葉傾歌夾了菜的筷子一松,筷子掉進了鍋里.

"我是真的不知道!"

葉傾歌一臉的坦然,說出的話卻換來封汐的一聲吼叫,險些把桌子給掀翻了.

回到家里,葉傾歌把這事兒和厲北宸說了.

厲北宸剛洗完澡出來,勁瘦的腰身上圍著一條白色的浴巾,緊實精壯的胸膛上,還有未擦干的水珠.

隨著他踱步走來,腰間的浴巾好像隨時會散落開一般.

即便是兩人同床共枕,卻只是而眠.

每次看到他從浴室里出來,葉傾歌就控制不住的心尖小鹿亂蹦噠.

這個男人外表沉穩霸道,可是,骨子里卻悶***又邪肆.

說起情話逗弄你的時候,又是一臉的溫柔情深.

"他又會鬧……"

厲北宸坐在床邊,將手里的毛巾遞給了葉傾歌.

"和咱們沐沐比起來,他反倒像個孩子."

葉傾歌自然的給他擦頭發,很享受兩人之間這樣的相處方式.

他有別墅有傭人伺候著,卻甘願和自己住在這兩居室里.

他身邊一直都有很多人保護,在別墅那里安保也是最高戒備的.

在這里其實很不安全,霍仲饒會派那麼多人保護他,就可想而知,他遭遇的危險絕對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現在想起那次和火焰經曆的事情,葉傾歌都覺得瞬間毛孔都會閉合,渾身發冷.

他們都說她沒有殺人,可是,她腦子里卻清晰的記得,血從那個外籍雇傭兵腦子里噴出的瞬間.

"以後你就會知道了,三嫂不是那麼好當的,下面小叔子多,你操心的也多!"

厲北宸躺在葉傾歌的腿上,微閉了雙眸,唇角微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