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同父異母的兄弟
g,更新快,無彈窗,!

寒冰急匆匆的跑了出來,手上還有洗潔精的泡沫.

關門的聲音很重,厲北宸皺眉.

摔壞了讓他賠……

厲沐沐雖然愛玩游戲,但是,晚上的作息很有規律,一般八點多就睡覺了.

最晚也不會超過九點.

葉傾歌洗完澡出來,厲北宸示意她坐到床邊來.

手里拿著一管藥膏,擠出來一些,拿過葉傾歌的手臂,輕輕的塗抹在上面.

"都沒事了!"上次子彈劃傷的,已經都好了,結痂也掉了,只不過還有一條淺粉色的痕跡.

厲北宸一直給她上藥,她自己都沒有怎麼放在心上.

"留下痕跡就不漂亮了!"對于上次的意外,厲北宸心中是有愧疚的.

"又不是臉上,不礙事的!"

"哪里都不行!"

"……"葉傾歌嬌憨的笑著,心里甜甜的.

"小叔,你和封衍是怎麼變成這樣的,你們小時候不是很好嗎?"

手臂上傳來微涼的觸感,很舒服.

葉傾歌這話問的也很小心翼翼.

"過來,哄你睡覺!"

厲北宸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葉傾歌知道他不想說,為什麼不說?

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是想了又想才問出口的,他卻不想說.

"嗯!"聲音有些沉悶,但是依然躺在了他身邊,卻是背對著他.

厲北宸將她圈在懷里,磨蹭著她的耳朵.

"生氣了?"低沉的聲音在葉傾歌的耳邊蕩漾,蕩進了她的心里.

"小叔不想說,就不聽唄!氣什麼!"

"不對你說,是怕你對他心生疼惜,讓有些感情變了質!"

厲北宸用的是心生疼惜……

這樣的詞語用在一個男人的身上不適合,卻讓葉傾歌心尖一顫.

她想到了封衍說過,他的母親離開了,他的妹妹去找母親,卻再也沒有回來過……

這樣的事情想想都覺得心痛.

再然後有些事情不敢去深想,深怕這一切和厲北宸有關系……

因為她看得出,封衍再胡鬧,厲北宸都是讓著他的,那種隱忍的包容飽含了太多.

"他和封汐有關系嗎?"

封衍和封汐長得不像,但是,他們卻都認識厲北宸,而封這個姓氏並不是常見的.

她一直沒有去給封汐上手語課,他也沒有找她,這一點倒是挺讓她意外的.

畢竟上次因為葉雯雯的事情,她有給他打過電話,他當時的語氣恨不得吃了她.

她想是霍仲饒找了他,時年的事情也解決了,所以他才會遷怒于她.

"同父異母的兄弟!"

粗粝的手指摩挲著葉傾歌的耳垂,沉聲道.

並沒有太大的意外,葉傾歌微微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帶著沐沐!"

在葉傾歌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厲北宸給她蓋上了被子.

明天是二十五號,她母親下葬的日子,她沒有想和他說,卻不曾想他知道.

"嗯!"心里瞬間被填的滿滿的,那種感覺讓她的眼脹,鼻子酸.

有時候幸福就是一個輕輕的擁抱,一聲耳鬢厮磨的呢喃……

一句不期然的暖心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