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當家主母的權利象征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是,有些情感終究是會被一些情感所取代.

比如,原本殘存的父女情,終究會被一句句的謾罵和絕情給抹殺了……

葉雯雯還想說什麼,卻被看守的人給打斷了,時間到了.

"雯雯,你再忍忍,我想辦法!"

葉傾歌嘴上是這麼說,心里卻是著急上火的,她找不到南城,也找不到爺爺,她是干著急,卻也只能說著安慰雯雯的話.

"姐,你聽我的,別管我了,去找你喜歡的人,過你的生活,我不會有事的,就是撞傷了人,真沒事的!"

葉傾歌坐在回去的車上,眼前都是葉雯雯笑著安慰她的樣子,那蒼白的小臉都凹陷了,她心疼.

火焰是厲北宸的貼身保鏢,他和寒冰都是霍仲饒手下的兵,被他分別指派給厲北宸和封衍.

火焰加快了車速,他發現了身後有尾巴,這是他職業的敏感.

今天開出來的車子,是厲北宸常坐的,幾年前的那次綁架,讓司令心有余悸,他們時刻都不敢松懈.

今天他是陪著葉傾歌來的,所以沒有帶保鏢.

自己主子對葉傾歌的在意,讓火焰知道,不能發生任何的意外.

"葉小姐,你坐到我後邊的位置來!"

葉傾歌坐的的副駕駛後面的位置……

葉傾歌也感受到了車速加快了,她也沒問是為什麼,聽了火焰的話坐了過去.

回頭張望,看到有一輛越野車正緊緊的跟著他們.

葉傾歌就想到了厲北宸說的那次綁架,這個時候,她沒有意識到,她心里想的是,好在厲北宸不在車上.

"火焰,你不用顧及我,我不怕呢!"

葉傾歌從來都不是給別人添麻煩的人,即便是心里緊張,可是依然淡淡的笑著.

"葉小姐,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火焰不是太擅長和女人打交道的性子,十六歲當兵起,身邊都是一水的男人.

葉傾歌不再說話,習慣性的去摸脖子上的水滴玉,摸到的卻是十字架吊墜……

這是封衍的,他說,"戴著吧!我在一天,就不會有人敢欺負你,也不要再……哭了!"

雖然封衍那人陰柔的讓人有些窒息的感覺,可是,他確實給了葉傾歌安慰.

"火焰,我們遇到危險,這個項鏈有用嗎?"

葉傾歌知道封衍是玩黑的,也許是電視看多了,她竟覺得要是遇到了壞人,或許他們見項鏈如見人呢!

透過後視鏡,火焰看清楚了,那是封門的信物,看此項鏈如同見封少本人.

因為這是封家當家主母才會擁有的……

火焰沒有想到這條項鏈現在會在葉傾歌身上戴著.

"要是云城本地的黑勢力,這項鏈管用!這是封門的信物,當家主母的權利象征!如同封少親臨!"

若說商業王國的帝王,那麼就非厲北宸莫屬,但是要說黑勢力,那麼暗夜帝王就是封衍.

葉傾歌摸著項鏈的手驀地就抖了,當家主母……

難怪那天她戴著項鏈回來,厲北宸會紅著眼和她嘶吼,那模樣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