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難道你不心疼他?"
g,更新快,無彈窗,!

厲北宸低頭看著葉傾歌,眸光狠辣.

"難道你不心疼他?"

葉傾歌很訝異,他們之間是怎麼談戀愛的,不是都睡過了嗎?怎麼能這麼的無情呢?

"能不能別惡心我,我心疼他?他死了最好!"

毫不掩飾對封衍的厭惡,厲北宸覺得葉傾歌簡直是莫名奇妙.

"好疼呢!"

封衍出言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他還想玩的長久點呢!

最好讓葉傾歌繼續誤會下去,很有意思呢!

"你們有什麼恩怨,那是你們的是事情,讓我先把他的傷口處理一下!"

怎麼都掙脫不開厲北宸的禁錮,葉傾歌無奈的說道.

"火焰!"厲北宸低吼道.

"估計和寒冰打的正火熱呢!"封衍笑的邪魅.

葉傾歌不得不承認,封衍笑起來真的很媚.

也難怪厲北宸會不顧世俗和他在一起.

只是在一起就好好的在一起,現在又是鬧的哪一出.

厲北宸上前要去扯封衍的手臂,被葉傾歌給攔住.

"你不要鬧了!"這語氣是葉傾歌自己都沒有擦覺到的撒嬌.

"你去沙發坐一下,我給他處理完,就讓他走行嗎?"

拉著厲北宸的手,往沙發的方向扯.

葉傾歌覺得厲北宸就是嘴硬心軟.

要是不在意封衍,他肯定會把他給打出去,怎麼會允許他坐在床上.

葉傾歌哪里知道,兩個人不打了是因為封衍說了一句,"葉傾歌不會喜歡幼稚的男人!"

都不想承認自己是幼稚的男人,所以,才停止了繼續厮打.

厲北宸有些不情願的坐在沙發上,說不出自己的心里是什麼感覺.

這該是第一次有女人給他做決定,而他還聽了.

"我這身子就你一個女人看過!"

在葉傾歌為封衍處理傷口的時候,他低聲道.

又是只有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

葉傾歌不理會封衍,這樣曖|昧的話,讓人聽了保證會誤會.

葉傾歌的動作很利落,這次沒有沙發,纏繃帶還算順利.

起碼沒有上次那樣兩人的身體都貼在一起了.

"別碰水!"

將換下來的繃帶什麼都都收拾一下,對著封衍說道.

"項鏈上的沁血石亮了嗎?"

扯住葉傾歌的手臂,封衍突然開口道.

原來那顆小小的寶石,叫沁血石?

"亮了……"

葉傾歌點了點頭回答道.

一直坐在那里沉默的厲北宸,眸色倏然變得晦暗不明.

沁血石亮了……

封家的這條項鏈的傳說……

"果然非你不可!"

封衍笑的異常的妖媚,直接穿上了衣服.

起身的時候,俯身在葉傾歌的耳邊.

"我給你時間考慮要不要和我一起住!"

"對了,不用擔心厲北宸會強上你,他那方面不行的,只對我硬得起來!"

說完也不顧葉傾歌那訝異的表情,轉身離開.

"宸,這次我們玩點大的,看看她是誰的."

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封衍突然回頭對著厲北宸笑著說道.

"她一定是我的!"

狂妄的口氣,這世上怕是也就只有厲北宸說的出口.

葉傾歌的腦海里只沉浸著一句話,"不用擔心厲北宸會強上你,他那方面不行的,只對我硬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