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溝通不得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葉傾歌一臉的羞憤的窘態,厲北宸低沉的咒罵了一聲,"該死!"

所有的欲念在頃刻間都煙消云散了.

他抽出了手,看著那猩紅的血跡……

葉傾歌閉著眼睛,絕美的小臉都皺成包子了,簡直是丟死人.

"疼不疼?"

厲北宸以為葉傾歌是疼的.

"你起來!"葉傾歌不去看厲北宸.

心卻因為他的那句,"疼不疼."而微微的顫了顫.

厲北宸起了身,葉傾歌趕緊把褲子弄好.

伸手要去開車門,她需要去買姨媽巾.

"干什麼去?"厲北宸抓著她的手問道.

"我要去買點東西,你松開我!"

葉傾歌臉上有著未褪去的緋紅,說出的話也是沒有底氣的,像撒嬌一樣.

"呆著別動,我讓人去買!"

厲北宸這會臉上有些不耐煩,那處還未消褪.

在葉傾歌還沒來得及說話的時候,厲北宸已經摁下了車窗.

火焰立馬恭敬的俯下身子,等待著命令.

"讓人去買那個……"

厲北宸不知道姨媽巾該怎麼說.

"你用什麼牌子的?"回過頭去問葉傾歌.

"我自己去買!"

葉傾歌有些惱了,他怎麼可以讓他的手下去給她買姨媽巾?

"什麼牌子?"厲北宸冷臉的再次問道,語氣也更加的暗沉了.

"隨便!"

葉傾歌別過頭去.

"女人來月經用的那個東西,每個牌子都買些來!再給她准備衣服,從里到外!"

"回我的別墅!"

在關上窗戶的時候,厲北宸又吩咐道.

火焰滿眼的訝異,姨媽巾?

可是更讓他吃驚的是,先生居然要帶著葉傾歌回別墅.

那里先生從不許外人去……

車子停下,葉傾歌是被罵厲北宸強行抱進別墅的.

"厲北宸,我要回去給南城做飯的."

厲北宸的強勢真的讓葉傾歌很無力.

完全是溝通不得的男人.

剛才他對她做了那樣的事情,要不是來了大姨媽,葉傾歌不敢想下去了……

說不定她已經被他給強了……

"你沒來的時候,他也沒餓死!"

叫他就是厲北宸,卻叫南城叫的那麼親密.

"爺爺也要吃飯的,我答應他了."

就這麼被他抱在懷里,厲北宸的步子很大,葉傾歌不得不圈住他的脖子,免得自己會掉下去.

"他也餓不死."

"……"

葉傾歌很想和厲北宸心平氣和的好好談談,求放過.

可是,這個時候她也和他說不出什麼,她要先把自己解決一下.

她的月經一直都不太准,而且一來就會折騰的她死去活來的.

這都是因為她常年照顧母親,生活作息不規律,而且經常受涼,所以痛經很嚴重.

這會她就感覺小腹墜痛著,腰也開始酸了.

厲北宸一直抱著她進了臥房.

看著里面的裝修風格,葉傾歌知道這里應該是厲北宸的房間.

他的愛人是封衍,可是,剛才在車里差點就強了她.

難怪封衍要不斷的警告自己,就厲北宸這樣隨隨便便就會撲倒女人的行為,也難怪封衍會那麼的緊張了.

"洗個澡,把自己弄乾淨!"厲北宸直接葉傾歌抱進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