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你可真肮髒
g,更新快,無彈窗,!

葉傾歌湛湛的看著厲北宸,因為他抓疼了她的手臂.

還有那猩紅的眸子,像是要生吞了她一樣.

厲北宸一直看著葉傾歌脖子上的項鏈.

這條項鏈是封衍給她的,難道說厲北宸認識封衍?

腦子里忽然想到了厲南城說的話.

"嗯,貌似還睡過了,其實,那個男人和小叔很般配的,不過是個玩黑的,自從那事兒後,我爺爺就一夜白了頭."

封衍不就是玩黑的嗎?

難道說是,厲北宸喜歡的男人是封衍?

葉傾歌有些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我在問你話!"腮幫子緊緊的咬合著,厲北宸動怒了.

他就說這個女人不簡單,要不他父親怎麼會這麼武斷的就讓她嫁到厲家來.

他怎麼就不反感她,怎麼就那麼恰巧,她就合了他的口味.

腦子里忽然就想到了那件事情,封衍做的最過分的一件事情.

讓他現在想起來也覺得惡心極了.

"你認識封衍?"葉傾歌看著厲北宸那猩紅的眸子.

說不怕那是假的,她從來不知道人的一個眼神,原來可以這麼的可怕.

"果然!"厲北宸冷笑著.

她果然是封衍的人,玩過一次的把戲,封衍居然還敢玩第二次.

"你放開我,你弄疼我了."

手腕幾乎要被他給捏斷了,葉傾歌掙脫著.

"真是肮髒!"甩開了葉傾歌,厲北宸大步的離開.

燃著一身的火氣,猶如來自于地獄的撒旦.

看都不願意看她一眼,言語中都是深深的厭惡和鄙夷.

葉傾歌覺得厲北宸簡直是莫名奇妙.

什麼叫肮髒?

她還沒有嫌棄他明明喜歡男人,還吻他,她還沒有嫌棄他惡心的好嗎?

揉著自己紅紫的手腕,葉傾歌真的是被氣到了.

翌日

葉傾歌起來做好了早飯.

在餐桌上並沒有看到厲北宸.

"爺爺,我一會要出去面試工作,能不能麻煩您照看一下厲南城?"

其實,她就是不點破厲老故意讓傭人放假的事情.

但是,她必須出去找工作的.

"一會我給你卡,你哪都不許去,就在家照顧我."

一想到之前晚上葉傾歌都是去索菲亞賣酒,厲南城就火大.

但是,當著爺爺的面,他也不能說.

好在葉傾歌昨晚和他說了,她現在不在索菲亞上班了.

厲南城覺得她還是挺聽話的,因為前天晚上自己和她說了不要她做.

這不昨天就辭職了.

厲南城哪里知道,辭退葉傾歌的是厲北宸.

"我在和爺爺說話."

葉傾歌根本就不理會厲南城.

"去吧!晚上要回來做飯啊!可不能餓著我."

吃著可口的粥,還有那爽口的小菜,厲錫銘笑眯眯的說道.

"好,爺爺!"

葉傾歌覺得厲老真的很好,雖然有時候發脾氣,可是要是順了他的意,他都是笑眯眯的.

其實,葉傾歌有些貪戀這一聲爺爺,因為她從來都沒有過爺爺.

她也喜歡看著他們吃自己做的東西,那滿足的表情.

雖然這樣的日子算是偷來的,可是,葉傾歌覺得,這也算是一種慰藉吧!

葉傾歌笑的很甜很幸福.

"葉傾歌,你什麼時候和我結婚?"厲南城看癡了葉傾歌的笑,認真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