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小叔,別太過分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個男人能把曖|昧的話說的那麼的直白,怎麼會有這樣的眼神.

仿佛在探索著一般,十分的認真,又像是極力的想要印證著什麼.

葉傾歌妖嬈一笑,想到之前幾次只要自己一叫他小叔,他就會生氣的離開……

那麼再叫一聲小叔,他是不是就會消失.

自己就可以離開了?

"小叔,你說什麼?我沒聽清!"

男人灼熱的掌心禁錮著她的後腦.

讓葉傾歌的姿勢有些尷尬,只能用嬌媚的笑掩飾自己氣勢上的劣勢.

但是,這次不是葉傾歌所預想的,厲北宸離開或是讓她走.

回應她的是男人帶著懲罰味道的吻,強勢,霸道,凶狠……

葉傾歌的身子緊緊的貼合在門和厲北宸的胸膛之間.

口中的氧氣被吸走,全都度入了屬于厲北宸的男性氣息.

急切凶狠帶著懊惱……

不放過口里的每一處,仿佛是要烙上烙印一般,宣布他的所有權.

缺氧過度的葉傾歌,只能憑著本能抓著厲北宸的襯衫.

仿佛是溺了水的人,毫無經驗,只能被迫承受.

一個吻仿佛要天荒地老一般,那麼長那麼的纏綿……

厲北宸微微蹙眉,不反感,不討厭,一點都不.

葉傾歌迷離著水漾的眼眸看著厲北宸,水光盈盈,幻色幻情.

抓著他襯衫的小手還未來得及收回,一切都還是迷迷蒙蒙的.

就是這樣迷茫又純情的眼神,那麼的乾淨透徹,仿佛乾淨的像一張白紙.

"果然,你不一樣!"

呼吸變得急促不穩,傳遞著想要更多的訊息.

沙啞的聲音透著性|感,粗粝的手指已經覆上那被他吻的嫣紅的唇上.

"厲總,你不是有愛人嗎?對我做這樣的事情,不覺得過分嗎?"

厲北宸的一句話,瞬間就把葉傾歌給拉了回來.

他剛才還和電話里的女人,那麼溫柔的說著愛她.

掛斷電話,就來強吻她……

"你這是吃醋了?"

厲北宸手指的力道加重,說出的話帶著一股子邪佞,那麼的低沉好聽.

"怎麼會,厲總你想太多了."

葉傾歌有些惱火了,因為怎麼都推不開厲北宸.

"我沒有愛人."

出奇的,厲北宸做出了解釋,嘴角有著他自己都沒有擦覺到的笑意.

他有沒有愛人和她有什麼關系.

再說了,剛才她明明有聽到他打電話說什麼,乖乖又愛你的話.

"厲總的事情和我無關,便宜你也占了,還麻煩小叔放開我,我還要回去照顧南城的."

故意咬重了小叔兩個字,即便是自己不會選擇厲南城.

"那就一起回家!"

厲北宸捏了捏葉傾歌的小臉.

似乎在確定了非她不可後,也就不那麼在意她是不是叫他小叔了.

有些事情,可以慢慢來,他想他會比較享受過程的.

至于南城,他也沒放在心上!

一起回家?多麼的曖|昧暖心,可是她還哪里有家.

她又怎麼會和他一起回家,她可還記得,上午的時候,是他讓她下的車.

陰晴不定的男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發作一下.

"我不覺得厲總害的我沒有工作後,我還會和你同行."

明天還要去找工作,私人偵探社那邊的費用很大,她必須要賺錢的.

"明天開始,你跟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