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大老板要見她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封衍,葉傾歌並沒有在意.

她以為他的出現,不過是看到她坐在地上哭泣的可憐,想到了他的妹妹.

給了她項鏈,不過是以此換個心安,好似這樣做就能保護他的妹妹一般.

而她之所以給了他項鏈,不過是安慰自己.

也希望有人會掛念她,擔憂她,即便是從未體驗過,也心有向往.

葉傾歌從私人偵探社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依然是沒有任何的線索.

當年為了母親的手術費,她代孕生了一個孩子,後來好心的護士告訴她是個女兒,她卻一眼都沒有見過.

她知道這樣的找法是大海撈針,可是,只要是有一絲的希望,她也不會放棄.

五年了,幾乎每個夜晚,她都會感覺到腹部疼的要命,她知道那是心理作用,愧疚不安,甚是想念……

吃了個簡餐就去了索菲亞.

剛走進休息室,就被冰姐給叫住了.

"傾歌,昨晚你是不是得罪爵包房的客人了?"

爵包房的客人,那不就是厲北宸和他的那個朋友……

"怎麼了?冰姐?"

"咱們的大老板親自下的命令,讓你來了直接上頂樓找他,而且不讓給你安排工作了!"

沈冰來索菲亞有些時間了,她都沒有見過大老板.

可是,現在這道命令,擺明了是葉傾歌得罪了大老板的朋友了.

葉傾歌臉色微微一變,盈盈如水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委屈.

不用說,她一個賣酒的,大老板親自見,怎麼可能.

那麼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她被厲北宸擺了一道.

爵包房的客人都是大老板的朋友才有資格用的,這一點冰姐之前有說過的.

"要不,你先回去,我找上面的人好好說說話,你說你也沒個手機,我下午找你也找不到."

葉傾歌下了飛機就被董文倩給帶到了醫院,手機也沒買.

這些天也是在醫院住的,也沒有落腳的地方,想想還真的是挺悲涼的.

"知道了,冰姐,我現在上去,沒事,你不用擔心,我不會給你找麻煩的!"

沈冰待她不去,雖然索菲亞的提成高,離開,確實有些舍不得,但是,她也不想給沈冰找麻煩.

"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我能做的也有限,人微言輕."

沈冰是真的喜歡葉傾歌,現在的女孩子很少有她這樣,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有原則的人了.

"放心,冰姐,我先去了."

葉傾歌大衣都沒有脫直接向著電梯走去.

葉傾歌坐電梯到二十層,走了一層樓梯才到頂樓.

有直達頂樓的電梯,但是,那是大老板專用的.

葉傾歌脫了大衣放在手腕上,看到幾名黑衣保鏢,沖他們點了點頭,說了自己的名字.

她來索菲亞有一個星期了,還沒有見過大老板長什麼樣.

保鏢看到了葉傾歌,敲門進去請示後,放行讓她進去.

落地窗前一抹偉岸的身影屹立在那里.

余暉錯落在他的身上,暈出暗沉的光芒.

白襯衫袖子挽到手肘處,黑色的西褲包裹著修長緊實的雙腿

單單是站在那里就有著睥睨眾生的霸氣.

挺拔的身姿透著矜貴的偉岸,拿著手機打電話的動作,透著幾分慵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