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陌生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不要侮辱我媽,你不配!一個女人最好的年華都給了你,

可是你背叛了她,讓她失去丈夫時,又失去了親情,你有什麼資格說她!"

消弱的雙肩輕顫著,若不是因為他是她父親,葉傾歌真的會一巴掌甩回去.

她真的不該來這里,她更為自己的母親感到不值,那麼心心所念的男人,竟會說出那麼殘忍的話.

葉傾歌轉身向外走去,這一刻,她決定了,第一次違背母親的意願,就當她不孝好了.

她不會讓母親和那樣的父親葬在一起的,不會.

"葉傾歌,你該感謝雯雯,感謝我,要不是我們,你怎麼能當上厲家的孫媳婦,便宜你了!"

董文倩沖著葉傾歌喊道.

其實她說這話的意思就是要告訴葉傾歌,不要在厲家人面前亂說話.

不過她是不會真的便宜了葉傾歌,嫁入厲家的一定是她董文倩的女兒,一定是.

就是為了葉雯雯,葉傾歌也不會和厲家說人不是她撞的.

葉雯雯想要追出去,卻被董文倩給攔住了.

葉傾歌穿著厚實的毛呢大衣,卻因為在屋里太暖而出了一身的汗,一出門就被寒風給打透了.

可是,身上再冷也比不過心冷,親情就如同這寒冬一樣的讓人心寒.

媽媽,從此以後,就我一個人了……

葉傾歌一向都是堅強的,可是,想到了母親,她就忍不住的哭了.

坐在大馬路上,抱著雙膝,泣不成聲.

不遠處傳來孩子們打鬧的聲音,葉傾歌望去……

驀地就笑了,那純真的童聲,是她最好的慰籍.

她還有女兒要找,那是這個世上,她唯一的親人了,她不是一個人,不是……

她活著還有念想.

哭著笑,不知道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還是最悲哀的事情.

一雙黑色的皮靴赫然的出現在葉傾歌的面前.

葉傾歌抬起頭,迎著耀眼的冬日暖陽.

她看到了一張邪魅妖孽的俊顏,嘴角噙著壞壞的笑,就那麼湛湛的俯視著她,仿佛有如從天而降.

黑色的高領毛衣,黑皮衣,那麼的狂|野帥氣,充滿了男人味.

封衍,緩緩的低下身子,拿掉手上的皮手套,乾淨白皙的手,輕輕的揉捏著葉傾歌那柔軟的發絲.

"怎麼,找不到媽媽了?哭什麼?"陰柔的話語帶著慵懶的味道.

葉傾歌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就那麼仰著脖子看著封衍,而沒有意識到他摸著她頭的動作.

因為他的那句話,眼淚止不住的掉落.

她確實找不到媽媽了,再也找不到了,葉傾歌是堅強的,但也是最脆弱的.

男人涼涼的手指在她的眼角抹了一下,帶走了淚水,留下一絲的溫度.

"我母親去世的時候,我妹妹就像你這樣,坐在地上,像個孩子一樣哭的那麼無助.

她說她要去找媽媽,結果,就再也沒有回來!"

封衍蹲下身子,一只手臂支在腿上,看著葉傾歌.

一雙桃花眼妖孽的引人犯罪.

他的妹妹再也沒回來?

要不是自己想要尋找女兒,在母親去世的時候,她也曾想過要跟隨母親一起走的.

不知道為什麼,葉傾歌聽著眼前男人那平靜的語氣,她就深深的心疼他.

再也沒有回來的妹妹,讓他一定很傷心,甚至是自責吧.

"她會回來的,不要自責!"不知道怎麼就說出了這樣的話,對著一個陌生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