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定要你求饒
g,更新快,無彈窗,!

"葉傾歌……"

又過了半個小時.

"考,水龍頭憋不住了!"

這時的厲南城已經憋的臉色很不好了,難受的扭動著.

因為打著吊瓶,所以總是會上衛生間放水.

"五少,以後還扔不扔了?"

葉傾歌已經忍了他好幾天了,今天一定好好捋順一下他大少爺的脾氣.

"葉傾歌,你找死是不是?"

這會還不知道她要干什麼,他厲南城就是傻子了.

她說的試試就是用尿尿這事兒威脅他.

"你說娛樂報這幾天沒有五少的新聞,是不是都快餓死了!"

"要是我爆給他們一個,五少尿床的新聞給他們,你說會給多少錢啊!"

葉傾歌依靠在牆壁上,慵懶的看著忍耐到極限的厲南城.

"葉傾歌,你給我等著,我不讓你下不了床,我就不是厲南城!"

真的是塊憋不住了,自己又動不了.

"還扔不扔東西了,五少!"

對于厲南城逞口舌之快,葉傾歌根本就不放心上.

"不他貓的扔了!"

真的是忍到了極限,厲南城咬著牙妥協道.

那一雙帥到慘絕人寰的俊臉,此時已經是一臉的豬肝色.

葉傾歌拿來了尿壺遞給了厲南城,也沒有再說什麼.

解決了尿急,厲南城舒坦了.

"葉傾歌,你給本少等著!"

葉傾歌,"……"

拿出手機,也不管幾點,直接給他家老爺子打了電話.

"老頭,我明天就要出院!"

即便他是五少,他家老爺子不發話,他也出不得醫院.

"還住?再住我就要斷子絕孫了,你給我找的什麼媳婦,存心給我添堵是吧?"

看著葉傾歌那利落收拾東西的動作,厲南城竟覺得她那的身子一彎一起的,比跳舞還要好看.

葉傾歌又彎下身子卻撿東西,嬌俏的臀,正對著陸南城,惹的他喉結不自覺的滾動了一下.

不是吧!女人脫光了,他都不見得有反應,可是看著葉傾歌……

他就感覺體內有一股子邪火不受控制的,向身體的四肢百骸亂湧.

"不是我媳婦,那是誰媳婦,不管不管,我明天就要出院,掛了!"

"不要收拾了,我厲南城的女人不需要做這些傭人做的事情!"

嗓子有些沙啞,說出的話都帶著幾分灼熱的不自然.

"我不是你的女人!"

葉傾歌終于說話了,這話必須說.

"那你是誰的女人?我告訴你葉傾歌,敢給我戴綠帽子,本少分分鍾滅了你!"

不知為何,一想到她身邊會有別的男人,他就想殺人.

"那五少可要好好養傷,腿腳都不利索,生活都不能自理,你滅誰啊!"

都收拾完了,葉傾歌直接去了衛生間,洗漱睡覺,喝了酒,人就犯困!

"牙尖嘴利的女人,不討男人喜歡!"

看著關上的衛生間門,厲南城氣惱的吼道.

一直是被女人討好奉承的五少,這幾天頻繁的踢到鐵板,嘔死了!

翌日

厲南城出院回家養傷,葉傾歌也跟著他回到了厲家老宅.

管家說是厲老的意思,她也覺得有些話要和厲老說清楚.

看著管家浩浩蕩蕩的帶著人伺候著厲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