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以後不許喝酒
g,更新快,無彈窗,!

她現在這是被強吻了嗎?還是她"未婚夫"的小叔.

她不是什麼貞潔烈女,被吻一下就會要死要活的.

但是,她也受不得這種屈辱,他當她是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張狂邪肆的男人.

皓齒在厲北宸的唇上狠狠的咬了一下.

"你屬狗的?"

厲北宸吃痛著,惱火的瞪著坐在他身上的女人.

沒有了平日里的冷然,眼眸也不再溫潤如玉,仿佛是被激怒的豹子,隨時准備著撲殺獵物.

此時的厲北宸,渾身都散發著火氣,熊熊的火焰誓要將身上的女人,給點了.

"厲總,彼此彼此!"

葉傾歌白皙的小手擦著自己被吻的紅腫的唇.

二十三歲的女人,卻只接吻過兩次,說出去會不會有人笑話她.

厲北宸用拇指抿了一下,葉傾歌唇上那殘存的血,如同他眼眸中迸發出的猩紅.

"弄乾淨!"

用手指了指自己唇角上殘留的血,霸道的命令著.

厲北宸感覺此時自己體內有一個聲音,叫囂著要馴服這只小野貓.

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身為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用最原始的方式馴服,占為己有.

"厲總,我可管不住我的牙!"

男人削薄的唇上帶著嫣紅的血.

給厲北宸那張冷蕭禁欲的臉上增添了霸氣的狂|野,那麼的邪魅誘|人.

眼前的男人無疑渾身都透著危險的氣息.

"我也管不住那,要不要試試!"

邪肆張狂的眸子意有所指的看著身體的某處.

葉傾歌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孩,自然聽的出來,厲北宸話里是什麼意思.

他不說,她還沒有感覺,這麼一說,她還真感覺到了存在.

她此時能感覺到一個訊號--危險.

長度,二十左右……

熱度,煎雞蛋能熟……

硬度,如鋼如鐵……

說不怕那是假的,看著厲北宸那好像要將她吃了的猩紅眼眸.

葉傾歌立馬伸出白皙的手指,要學著他,用手指去擦.

在她的手指還沒有碰到厲北宸的唇時.

他指了指她的唇,意思再明顯不過.

大有今天她不照著他的話做,他絕不會善罷甘休一般.

"我說了我管不住自己的牙!"妖嬈一笑再次強調道.

"我也管不住它,要試?"說話動作一起來協調極了.

葉傾歌相信厲北宸不是在和她開玩笑,也沒必要矯情,剛才也吻過了……

嫣紅的嘴毫不猶豫的,貼上了厲北宸的唇.

硬生生的將他唇上的血,吃進了嘴里……

腥甜的味道並不反感,還真是奇怪.

她口中的酒味還殘留在厲北宸的嘴里.

他很少喝酒,一般都是喝礦泉水.

"以後不許喝酒!"語氣暗沉霸道,

他不是沖動的把持不住自己的人.

可是,這一刻,他是真的想把她辦了.

他的自制力向來好,他也不允許有女人出現在他身邊.

可是,這個小野貓,單單只是吻了吻,他就……

"小叔,這是用長輩的身份來命令我?"

莫名奇妙的被他輕薄了,吻了,占了便宜.

這會他又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和她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