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霸氣的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誇自己兒子的時候,順便也把自己給誇了.

葉傾歌抬眸看向一臉不可思議,瞪大眼睛的董文倩.

她的小姨還是那麼的美,可是,她卻搶了她的父親,霸占了她的家,還……

過往所有的屈辱,母親的死不瞑目,讓葉傾歌驀地笑了.

董文倩那麼張狂心狠手辣的女人,此刻的惶恐不安,那麼的小心翼翼……

厲家她知道,豪門,她從不想沾染.

但她就喜歡看董文倩那吃了屎又吐不出的樣子.

她不是矯情的人,從來都不是.

"我答應!"

清脆的三個字,給了厲錫銘最直接的回答,葉傾歌答應了他的提議.

"厲老,這個野丫……其實,撞……"董文倩一聽葉傾歌的回答,立馬開口道.

卻被身邊的葉雯雯扯了手臂,顫|抖著身子搖著頭,示意她不要說.

董文倩哪里會知道是這樣的處理結果.

是她的女兒葉雯雯撞了厲南城的車子.

情急之下,她才會威脅剛下飛機的葉傾歌,來為自己的女兒頂罪.

能夠嫁給厲南城是多少女人,想要擠破腦袋求的事情,即便是他現在躺在手術室里,情況不明……

能做厲家的兒媳婦,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就算是植物人或是癱瘓了,那又如何.

厲家那可是云城的第一豪門,她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居然便宜了葉傾歌那個野丫頭,她怎麼能咽下這口氣.

可是眼下的情況,她也不能再說是她女兒葉雯雯撞的……

董文倩憤恨的瞪著葉傾歌.

熬死了一個老的,又回來一個小的,真的是不讓她有片刻的放松.

看著董文倩眼中的憤恨,葉傾歌嬌笑著.

究竟是誰該恨誰,這個時候,葉傾歌想到了農夫與蛇的故事.

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見一個霸氣邪肆的男人,在保鏢的簇擁下,邁著穩健的步子走過來.

這時,葉傾歌的腦中閃過四個字"光芒萬丈"

藏藍色的西裝包裹著挺拔昂擴的身子.

渾身散發著睥睨眾生的霸氣,然而眸子里卻是一片溫潤如玉的深邃.

能把霸氣與溫柔完美詮釋結合的這麼恰到好處的人,這世上怕是只有這個叫厲北宸的男人才可以.

"爸!"男人的聲音有著沉穩有力的暗沉.

不知為何聽到男人的聲音,心底那莫名的熟悉湧了出來.

"來了,進去兩個小時了."

沖著自己的小兒子點了點頭,厲錫銘說道.

"他也站了兩個小時?"厲北宸微微蹙眉,看向一旁恭敬候著的管家問道.

"是的,先生!"管家回答的很無奈,老爺子的脾氣執拗起來.

即便是自己跟了他三十幾年了,說話也是不管用的.

"你這是嫌棄我老?別說兩個小時,站一天我也行."厲錫銘用拐杖打了一下厲北宸的腿.

"哪敢,您這打了鋼釘的腿,還真是經得起折騰!"厲北宸語氣慣有的冷.

但是眼中卻劃過一抹心疼之色.

"我樂意,對了,丫頭,這是我小兒子,你隨南城叫小叔!"

厲錫銘用拐杖點了點葉傾歌的肩膀說道.

他並沒有讓她起來,因為看到了她懷里抱著的陶瓷罐子,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那里面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