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問她是不是排卵期
g,更新快,無彈窗,!

牆壁上暖色的燈光映出點點的光暈,透著曖|昧的暖.

黑色的綢緞在女孩的後腦,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遮住了她那雙漂亮的眼眸.

雪白的肌膚在黑色的絲綢的映襯下,更加的白皙嬌嫩.

隨著浴室的門被打開,女孩縮在床上的身子驀地僵硬了.

男人打著赤腳走在地板上,水珠順著他偉岸昂擴的身體滴下.

那一張傾倒眾生的俊顏,冷然中透著霸氣,那一雙暗沉的眼眸,如同黑夜的星,迷幻疏離.

緊抿的唇襯著剛毅有型的側臉,透著冷峻的野|性.

感受著床深深的陷進去,女孩的鼻尖已經滲出薄薄的汗,這是她的選擇,她無路可退.

母親還躺在病床上,等著她的錢去救命!

白皙的小手抓著床單,即便是再強裝鎮定,小小的動作還是出賣了她的緊張.

"排卵期?"男人的聲音厚重而深沉,聽一次就會愛上.

"是!"月經後的第十四天,她算好了的.

隨著凌冽清新沐浴露的味道充斥在鼻息間.

女孩的小手不受控制的擋著男人的胸膛,阻止他身子的靠近,這是本能的反應.

力道不大,卻讓男人微微蹙眉.

他以為她該知道,躺在這張床上要做什麼.

他不是個喜歡浪費時間的人.

"嗯?"單單一個輕輕上揚的嗯字,透著沙啞的性|感,溫柔中透著淡淡的不悅.

"先生……可不可以人工受精!"

女孩的聲音帶著微微的顫音,卻不慌亂.

掌心碰觸到男人的胸膛炙熱而緊實.

這樣的觸感是第一次,如同灼熱的烙鐵,燙傷了手心.

能清晰的感受到男人沉穩有力的心跳聲.

那麼的規律自然,和他比起來,她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絲滑的綢緞遮住了眼,讓她的世界一片黑暗,如同她的生活.

她也感謝這條絲綢帶,讓她不用去看是誰要了她的第一次,她又是給誰生孩子.

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不會出做出這個決定.

她需要錢,迫切的需要,所以即便是能夠預料到今晚過後的悲涼,她也不允許自己退縮.

男人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摩挲著,女孩那漂亮的鎖骨.

動作雖然輕柔的如同是羽毛劃過一般,但是還是惹得女孩微微輕顫.

男人那削薄的唇緊抿著,透著薄涼,挺拔的身子緊實而富有張力.

側著身子並沒與碰到女孩.

隨著男人涼涼的手指在鎖骨上摩挲的動作,女孩的心跳也隨之加快.

她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是誰,多大年紀,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她只知道,他給她錢,要她生個孩子,而她恰巧需要錢.

這種她看不見,而卻被地方掌控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尤其是睜大眼睛也是一片黑暗的情況下.

緊緊的咬著嬌嫩的唇,因為身上男人的氣場太強,即便是看不見,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無形的壓迫感.

粗粝的手指離開女孩漂亮的鎖骨,覆上那被咬的嬌豔的唇上,繾綣摩挲……

仿佛是過電一般,唇本能的微微開啟,男人的手指趁虛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