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鴻門宴,沒安好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一十八章:鴻門宴,沒安好心

孩子而已.掉了,以後還會有.自己就用這個一個死胎,來索顏諾離你的命!!看皇上還能夠多疼你?!!

和親公主又怎麼樣?!!這次,無論如何,你也會死亡葬身之地.

淑妃含著眼淚的雙眸,閃過一絲凶狠,必須當機立斷,她一定要坐到沒有差錯,沒有缺漏.

"娘娘,甯德宮里來了宮女,說要見娘娘."素素通傳道.

烈初云玩著指甲,甯德宮?!!淑妃的人?!!

"告訴她,我身體不適,不宜見人,要她去回了淑妃."

聽到甯德宮她就沒有了興致.不見不見,淑妃的人,真的不想去見.

素素出去通報了後,又走了進來:"娘娘,那邊說,若是見不到娘娘便跪在院子里一天."

"啊?!!"烈初云愣了一下,定是淑妃又給那些宮女施加壓力了.算了,自己不想見淑妃,總也不能為難這些可憐的下人,他們都是有爹媽生的.

思及此,烈初云心軟的開口道:"好吧,去叫她進來吧……"

"是."

沒有一會兒,甯德宮的宮女就跟著素素走了進來.烈初云懶懶的坐在椅塌上,單手依靠這額頭:"我身子不舒服,淑妃有什麼事,就趕緊說吧……"

宮女點了點頭:"離妃娘娘,我們家娘娘,請您去甯德宮里,品嘗娘娘親自做的糕點."宮女埋著腦袋說道?!!

哈?!!

烈初云愣了一下,品嘗林淑儀親自做的糕點?!!怎麼覺得,這事有什麼蹊蹺啊:"除了我,淑妃姐姐還請了誰去?!!"先看看還有沒有人先,孤身一人,實在太危險了.

"這個,這個奴婢便不知道了."宮女埋著腦袋.

算了,為難一個宮女也沒有用:"淑妃為何突然請我去吃糕點?!!她可有交代什麼?!!"烈初云疑惑的問道,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這一去,說不定就是一趟鴻門宴.

"回離妃娘娘.我們家主子,剛學做了一道糕點,這道糕點正好是娘娘母國的特色糕點,所以,主子讓奴婢來請您過去,嘗嘗是否做的正宗."宮女敘述道.

哦.

原來是這樣啊.

這倒是小事,可是,總覺得還有哪里有些不對勁?!!淑妃用這個借用要自己過去,自己不過去吧.還是過去?!!

"娘娘……"淑妃的宮女見你離妃久久不回答,便開口說了一聲.

烈初云這才回神過來:"哦,品嘗我母國的糕點是吧.行,你回去通報一聲,我收拾一下,一會兒便過去."品嘗光國的糕點,那就是大概不會請別人吧.

眸光婉轉,看著淑妃宮中的宮女離開後.

她站了起身:"綠籬,替我更衣."

"娘娘可真的要去淑妃宮中,娘娘不是說……要咱們以後遠離淑妃嗎?!!怎麼娘娘這次又答應了."綠籬一點都不理解,這些日子以來,整個流云宮的人看到淑妃都跟老鼠見了貓一樣,一看到掉頭就跑,別說接近了,瞅都不敢瞅一眼.

可是這會兒.娘娘竟然答應去淑妃的宮中,那……那……是為什麼啊?!!

烈初云微微一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知道這是一場鴻門宴,好,那就去,而且必須要去.

"啊."

綠籬疑惑不解了

烈初云勾了勾手,示意綠籬附耳過去.

綠籬彎下腰,將耳朵湊近娘娘.

烈初云小聲說了幾句,綠籬連連點頭:"嗯,知道娘娘,我這就去辦."

綠籬走後.

烈初云帶著素素去了甯德宮.

"離妃娘娘駕到."

烈初云剛來,淑妃挺著一個大肚子走了出來:"呦,妹妹來的可真快啊,東西剛剛做好呢."

烈初云四周忘了一眼,果然,淑妃沒有邀請別人.和自己預料的一樣,嘴角勾起笑容,客套了起來:"淑妃大著肚子,也要親自下廚,真是難得,妹妹我怎麼有這個福氣能夠吃到淑妃做的美食."

"離妃妹妹說笑了,姐姐我曾經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自該道歉.你回光國的那些日子,我也想了很多,我們姐妹兩,早該冰釋前嫌.趕緊進來吧,入秋了,天氣都涼了."淑妃挺著大肚子往屋子里走.

烈初云也跟了進去.

桌子上,擺著不少的吃食.

"妹妹請坐."淑妃先扶著肚子坐了下來……

烈初云這才坐下,看著那一直桌子的東西,卻是有好多的吃食,都是光國的特有食物,她那幾個月在光國可不是白待的.

"妹妹嘗嘗."淑妃說道.

烈初云拿起筷子,這里面不會有毒吧,額,淑妃干的出來.嗯,雖然干的出來,也不會蠢的在她自己的行宮里做.

烈初云拿起筷子,夾了一塊,嘗了嘗,嗯,別說,這味道,還真不錯也.沒想到淑妃還有一手麼.

"淑妃還真有閑情,怎麼突然想到做這些了."烈初云故意這麼問道,其實她是想問,怎麼突然想請我過來,吃你這鴻門宴了.有什麼陰謀詭計,就趕緊的使出來吧.正等著呢.

淑妃宛然一笑:"皇上愛吃天下美食,我想著,做一些,等皇上哪日過來了,能夠做給他吃,但是又擔心自己做的味道不正宗,所以這才請妹妹過來品嘗,妹妹是光國人,必定對這些食物,都非常的了解."

哦,原來如此.

如果說,這個不是鴻門宴的話,也很說得通麼.

或許……

真的是自己想多了?!!這可能真的沒有她想的那麼遭,其實啊,主要還是淑妃算計她算計的太多了.

根本防不勝發,所以才處處都要提防著淑妃.

"原來是這個原因啊,做的挺好吃的."她這句話,倒是說得良心話,撇開淑妃不說,就說這個東西吧,還真的蠻好吃的呢.可惜,這個東西,是淑妃做的,吃起來也有些影響心情.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淑妃高興起來,也開吃.

看她拿筷子,烈初云更相信這里面,絕對不會放毒了.

邊吃,淑妃邊和烈初云聊了起來,基本上都是說,她走了以後,皇宮里發生了什麼什麼事啊.

可那些事在烈初云耳里.

基本就是淑妃在那唯我獨尊.這後宮里,唯一能夠與淑妃抗衡的,就只有她和宸妃了.可惜,宸妃是個不愛理會事事的人,為人端莊淡雅.嗨,就算淑妃怎麼囂張跋扈,估計宸妃也不會管的.

哎……

說了好久,烈初云也差不多吃飽了.

淑妃開口說道:"去,我安胎藥應該熬好了,去幫本宮端過來吧……"她開口說道.

"是."宮女走了出去.

安胎藥?!!烈初云眯了眯眼睛,綠籬可是聽見了張太醫說,不用繼續熬安胎藥了,怎麼,淑妃又喝起來了?!!還是綠籬聽錯了?!!或許另有蹊蹺.

宮女走出去後,這兒,就只剩下烈初云和淑妃.

"淑妃姐姐,不會是故意支開宮女的吧……"烈初云微笑的說著……

"離妃妹妹說哪的話,我故意支開宮女干嘛?!!吃完飯,當然要吃藥啦.妹妹可真是多疑."淑妃捂著嘴,輕笑了一聲.

烈初云的臉冷了下去,絕對有問題:"恐怕,我想是淑妃有話想要對我說,所以才以拿藥的借口支開宮女吧……"

"呵呵,離妃妹妹真是太聰明了,我一直在想,像離妃妹妹這麼聰明的人,為何……"淑妃的話說到這就停了,沒有繼續說下去.

"為何?!!為何什麼?!!"烈初云好奇的問了下去.果然吧,本性露出啦.那就讓我看看,你今日叫我來是要刷什麼花招吧.

"為何,還活著呢?!!我真是覺得老天有些不公平,給了你好的家世,好的外貌,什麼都給你呢."淑妃緩緩的說著……

果然,這些事情,只有在沒有人的時候,淑妃才會說,平常,當著那些宮女太監,兩個人都帶著面具說客套話.

烈初云輕笑了一聲,自己過得好嗎?!!你以為她過得很好嘛?!!老天爺不會特別眷顧誰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淑妃,你太激動了,小心動了胎氣,對肚子里的還是不好哦."烈初云故意把孩子加重了語氣.

"呵."淑妃輕笑了一聲:"胎氣?!!顏諾離啊,有時候我真的很恨你,你為什麼要搶走那麼多的恩寵,老天對你還不夠好嗎?!!"她不甘心的說著,為什麼老天就不對她好點,為什麼自己一無所有的時候,還有拿走唯一的希望.

可知道,這個孩子,是她唯一的寄托了啊.卻……被無情的拿走了.哼,只有顏諾離一回來就不會有好事情發生,所以,她剛剛回來沒有多久,肚子里的孩子就不保了.

烈初云皺起眉頭,卻也相當淡定:"嗯?!!淑妃這話說的可不對,我何時搶過什麼恩寵,淑妃啊,你看你連孩子都有了,若不是皇上恩寵你,你會得孩子嗎?!!而我呢?!!皇上從不在我流云宮過夜,請問我何時搶過什麼恩寵,淑妃,話我就攤開說了,我,從沒有想過爭寵."她說的可都是事事,簡直就是掏心掏費.

而淑妃笑了:"胡說!!你忘了你以前還是貴妃的時候,怎麼欺壓我的嗎?!!顏諾離,你說你不爭寵?!!你記不記得,當初皇上來我甯德宮過夜,你仗著自己是貴妃,硬是把皇上從我的宮中拉走,去了你的流云宮!!你還說你不爭寵.只是,現在你被去了貴妃的頭銜,沒有那麼囂張罷了.但是,你以前做的事情,我絕對,絕對不會忘記的."她越說,心里就像是被刀在割一樣.

呼……

烈初云吐了一口氣.又不能夠告訴她,此離非彼離.不過,照淑妃這麼說來,顏諾離,以前是真夠爭寵的.哎,這也沒有辦法的事情啊,後宮中的女人,不爭寵閑著干嘛?!!又不是每個人都跟自己一樣是莫名其妙,無緣無故的穿越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