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選美大賽(4)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四章:選美大賽(4)

只見這位開始"小女子原名影落,原是書香門第的大小姐,因遇人不淑,原以為遇得良人,卻不想因他而使家族慘遭滅門.九死一生的活了下來,後被青樓掌櫃的所救,就留在青樓中了,哪位公子可憐小女子,小女子願意以身相許……"這位倒也是人才,不禁博取同情,還為了自己打了廣告,還討好了青樓老鴇,哎呀,真是聰明啊.

接著,下一個也不敢示弱,學著也這麼干.

先是未語淚先流,"下女子原名清清,自幼父母雙亡,四處流落,被人收養,對方卻是另有所圖.好不容易逃出來,因受過青樓掌櫃的恩惠,最後決定留在了青樓"這位沒有上一位那麼聰明,不過也是討好了老鴇,老鴇眉開眼笑的看著她.

接著,千紅閣唯一入選的那位姑娘,卻是因為千紅閣實在粉絲太多,才子們紛紛投票她,她自然覺得自己講故事是對的,沾沾自喜著,別人都在哭訴可憐身世的時候,她又站上台,要給大家講一個故事,除了千紅閣的擁護者外,其他人都是一臉苦笑,這姑娘是多呆啊.

姑娘福了一福,然後開始"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

然後開始朗誦.

姑娘似乎意猶未盡,才子們又高呼再來一個,不過現在其他觀眾可是不能忍了,高呼讓姑娘下去,姑娘眼淚含在眼圈里,委委屈屈的下去了.小臉上憋淚憋的都皺巴巴的了.不過真的不愧是千紅閣的書呆子,讓顧云橫搖頭歎息了一下.文采固然是好的,可是太也不是風趣.這樣的二皇子怎麼會喜歡呢?!還是再看看.

選秀如火如荼,顧云橫滿意的看著台上的場面.其實這比賽也算是有點暗箱操作吧,畢竟要看二皇子的意思,他看上了誰,誰的名次自然不能太低.

不過很快,台上更加激烈的比拼就吸引了顧云橫的目光,最後一輪比賽也開始了.

由于千紅閣的姑娘身份特殊,特殊在才子們都為她的千紅閣身份買單,嚴重干預了比賽,顧云橫不得已讓評委給了她一個最佳人氣獎,然後不歸入評選,姑娘抱著木雕的獎牌很是開心,才子們紛紛嚷嚷著讓姑娘再講故事,故事好聽,千紅閣這位姑娘抱著木雕獎牌帶著才子們浩浩蕩蕩的返回千紅閣了.

剩下的比拼就開始正常起來,開始角逐前三名,眾所周知的是,天香樓的老鴇和倚天觀的頭牌的師傅有仇,具體是什麼仇就不知道了,倚天觀的公孫姑娘突然在台上談起這個,原來是當年兩人競爭天香閣的老鴇,那位師傅落敗.

這次公孫姑娘帶著師傅的重托,一定要打敗天香閣的姑娘,讓師傅揚眉吐氣一次.

此時,公孫姑娘一個健步跳上舞台,對著四周一拱手,很是英氣的說了一句"小女子獻丑了."接著就開始舞劍,劍光四射,一時間,大家如同置身于刀光劍影的戰場,劍光如此炫目,讓人目不暇接.

接著,劍光一變如同流水一般溫柔,觀眾的心里登時升起了許多綺麗的遐思.好像置身于溫柔鄉里,姑娘們的懷里,臉上都帶著滿足的笑意.

劍光又是一變,竟然從中看出鮮衣怒馬的感覺,少年郎剛剛從考場出來,意氣風發,策馬奔騰,好不快活.

最後,劍光又是一抖,變成了少女的閨中幽怨,哀愁著,盼望著,想自己的情郎快點回來.

顧云橫看了一眼二皇子,二皇子的眼睛已經直直的盯著公孫姑娘,顯然,公孫姑娘如此的與眾不同,讓二皇子傾心不已.此時二皇子的眼神就像是餓了好幾天的人看到了飯菜一樣,冒著光的看著公孫姑娘,貪婪而狂熱.

顧云橫仔細打量了一下公孫姑娘,細腰盈盈一握,胸脯高挺,露出半截小臂,如同羊脂玉一般的潔白滑膩,讓顧云橫這個女子也感到不可思議想去摸摸.脖子修長,如同她的身材修長一般.

臉蛋更不用說了,鵝蛋臉,白白淨淨的,不妖嬈嫵媚,卻別有一番滋味.

顧云橫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這個公孫姑娘,一身貼身的紅色精裝衣裙,是最流行的胡服款式.能完美的凸顯她的腰身,腳下穿的小靴子也是無比精致,竟然是紅線靴子,上面用銀色的絲線繡了許多花朵,顯得無比的華貴大方.

顧云橫還想觀察,公孫姑娘卻一轉身跳下台子去了.

顧云橫略帶滿意的想,這樣,二皇子就能和太子有矛盾了,不知道太子怎麼看著公孫姑娘呢?!不過看現場的那些男人的眼神,估計也差不多了.

公孫姑娘的劍光漸漸停下,臉色微紅,帶著微微的氣喘,美豔的無語附加,本來公孫姑娘就美,現在又這樣帶著誘人的神態,一時間,下面觀眾的呼聲比之前那位千紅閣講故事,才子們的歡呼聲還要大.

公孫姑娘微微蹲下行禮,向眾人告罪了一下.轉身跳下舞台,眾人的歡呼聲漸漸停下來.

花千葉微微一笑,踏上台來,問眾人,"不想看看別的姑娘的才藝啊?!"眾人的呼聲才漸漸停了下來,有人高喊著"讓下一個姑娘上台……"

花千葉看著足夠調動眾人的口味後才讓下一位選手上台,這是天香閣的花魁了,天香閣的老鴇怎能不知道現在的形勢,大家都知道哪位倚天觀的公孫姑娘的師傅要給她好看.

天香閣的老鴇此刻臉色陰沉,如同積雨云一般,讓大家都有點心驚膽戰,尤其是天香閣的那個花魁.腿都是發抖的,壓力實在太大,她知道如果不拿冠軍,回去肯定很淒慘.

花千葉見狀連忙讓這個姑娘下去先歇歇,然後讓下一個選手上場,下一個人是一個小青樓的花魁,因為醉紅樓的花雕姑娘,不肯出來,這個小青樓的花魁是臨時從後面七位里面選出來的.

此時已經是深夜,這個花魁卻格外興奮.表演的是唱歌,不過剛剛開口,就起調過高,破了音,花千葉不得已又讓她下去了.

為了緩和場面,花千葉要大家以文會友,無論是誰,只要文采出眾贏得比賽,在座的各位都會尊他為第一才子,顧云橫微微一笑,這花千葉也算是個人才了,能相出這個主意來救場.

台子下面坐著一群衣服穿得五顏六色的公子哥兒,呼聲特別高,似乎是一些大家公子,顧云橫暗中觀察著.此時黃衣公子六人剛才正鬧得熱火朝天,哪里會去注意四周?!如今幾人循聲而視,這才發現樓上不知何時已經來了許多人.他們大都身披錦繡,不是頭戴鑲著珊瑚瑪瑙的金絲冠帽,催伙計端茶送水;就是手指上戴著個玉扳指,對別人呼三喝四.一看便知道這些人定是些沒什麼真本事的紈绔子弟.這些富家子弟一聽比試即將開始,也不掂掂自己有幾斤幾兩,都爭著要上,做一會揚州第一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