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巧遇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六十六章巧遇

夜,無風.

今晚是個不錯的夜晚,哪怕一點風都沒有帶著悶熱感.但是只要心情好,這些並不影響對環境的點評.

起碼我感覺挺不錯的,如今我在等待藍青.昨天的事已經基本成形,現在就等她把我帶到目的地,之後就是虎將軍和仇將軍他們的事了.

不論如何,是火王贏還是北邊王這邊贏都對我有利,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說的就是這個理.

時間過的有點慢,我來到這里已經等待了有半小時,不知道是不是藍青始終沒有出現讓我焦急所以感覺到慢還是時間確實走的慢.

我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任何人在這種情況和心境下恐怕都會表現出和我一樣的心情.

我是多麼希望藍青能立馬出現在我眼前,這樣我就可以今早一步得知答案,能看到北邊王倒下又或者是火王.

然而,在我等待的時候沒等到藍青卻在人群里看到了莫小蘭.

自從麒麟門被解散後他們是走的走,死的死,散的散.期間讓人找他們卻找不到,除了七爺以外,其余的人都不見了.

如今看到莫小蘭讓我激動不已,我忙沖向人群拽住她.

莫小蘭?

見她回頭看著我,我立馬喊話.

莫小蘭先是疑惑,之後才反應過來:老,老大?

她的語氣充滿難以置信,恐怕也是沒想到會在這里和我碰面.

我理解這種心情,也明白這些日子她過的多麼不容易.但是一切在今天之後過去了,新麒麟門已經在著手,鬼老大的手下一鬼找來一具死尸作為替身,直接成為新麒麟門的成員.

這些是鬼,不是人.即便有著人的身體,但是他們不怕痛不怕死,還能飛簷走壁.

只是數量少了一點,也缺幾個實力強大點的人.所以目前還屬于初始階段,不便外說.

可是我內心已經有了計劃也有了信心,當看到莫小蘭的時候我多想和她分享這個喜悅,告訴她我們的人一個頂幾十個.

最終我還是沒說出口,不說現在八字才有一撇,我又怎麼和她解釋這些人?說他們都是鬼?

所以還需要時間,需要時間去等去耗,直到一切有了准備就是她該知道的時候.

老,老大……

莫小蘭神情不對勁,見到我後還是有點癡癡呆呆,現在更是想哭想哭的.

這不是以前的莫小蘭,我認識的那個莫小蘭比男人還要男人,絕對不會哭鼻子呀.

可是眼前的人不是莫小蘭是誰?

如今變成這樣,也許和經曆有關,這些日子經曆的時候讓她看破了什麼,想透了什麼,如今也就成為了一名普通的女人,不再是那個行為颯爽的女漢子.

通俗的說,她崩潰了.

看到他這樣我也心痛,我來到她面前,拉著她往人少的地方走,找個地方坐下,然後仔細端詳著他.

曾經的她青春靚麗,雙眼有神,整個人看起來威風八面.這也就是她能做小頭目,並且能號召那麼多人的原因.

她確實是雷厲風行這一點,很多男的都不如他.

可是現在的她身上散發出一股懶惰憔悴的氣息,臉上多了幾分滄桑,就像一個,經曆過大風大浪的四五十歲中年人.

這種氣息和面容出現在她一個女孩子身上,使得她更加的讓人可憐.

這種感覺就好像,原本她是天使,有的一對翅膀,而如今翅膀被人摘了,落下凡塵成為普通人群里的一員.

反差太大了,令我感觸良多.甚至我都有些不相信,眼前這個人就是莫小蘭.

這已經是我第幾次懷疑她是不是莫小蘭了,但是得到的答案還是同一個她就是莫小蘭啊!

他看著我的眼神開始躲閃,顯得慌張.我一手搭在他肩膀上,試圖和他說話,好堅定他的意志,並且告訴他,沒有什麼過不去的.

可是我的手准備碰她的時候,他直接往後退躲開了,不願意讓我碰,並且臉上多了幾分恐懼感.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要說他不認識我,他剛剛也喊我做老大,證明他認識.要說他認識我,但是他內心並不信任我,所以現在連碰都不給我碰.

這種情況非常的複雜,連我都搞不清楚,在這段日子里面,莫小蘭究竟經曆了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當然,一切都因為是麒麟門瞬間被毀滅的時候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對每一個人都是打擊,包括四大天王的死.

對呀,她這種狀況應該是失魂落魄.

人有三魂七魄,但魂魄不齊全的時候就會出現她這種患得患失的樣子.

這種情況以前我也遇到過,只是一時半會兒我沒有想到,現在想到是這樣,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那就去找回他的魂魄,和二十鬼和攝青鬼不同的是,她們兩人已經死了,能感受到自己魂魄所在的地方,所以當我幫攝青鬼找魂魄的時候,幾乎很順利的就能找到.

但是要幫莫小蘭找,因為她還沒死,所以他沒辦法感應只能通過線索或者說盲目的去找,碰碰運氣,看看最後能不能找到.

按理說,丟掉魂魄的地方就是受到驚嚇的地方,也就是麒麟門.和當初攝青鬼一樣,她們的魂魄有些出現在那個地方一樣.

我開口詢問莫小蘭最近過得怎麼樣?他能回答我,並且說話清楚.

于是我又問了第二個問題第三個問題,她都能對答如流.整個人看起來並不像有什麼異常當然,如果熟悉她的話,就能察覺到她身上的一些變化,尤其是那雙眼睛.

都說眼睛是心靈之窗,一個人的眼睛能反映出這個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人.雙眼無神自然是碌碌無庸之輩,也正是現在莫小蘭的眼神.

一切都變了,從眼睛里就能感受到這一切,所以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幫他找回魂魄,並且是立馬.

魂魄這東西是見光死,所以時間拖得越長,時間越久,就算魂魄沒有被太陽所傷那麼也會因為白晝交替而漸漸變得衰弱.

剛剛我在問他話就是為了確定它丟的是哪幾魂哪幾魄.現在初步可以知道她只是丟了一魂而已.

我倒是希望它丟的魂魄數量多,這樣好找一點,只有一魂,摻雜在眾多魂魄里面的話,要想發現它就比較難,要知道當初麒麟門那邊死傷那麼多人,不少人的魂魄都遺留在現場,所以這也就是我說的摻雜在里面.

但不管怎麼樣,前路再困難,那也得前進了,于是我帶著莫小蘭往白帽的地方走,起初他很配合,跟著我走,只是快要到麒麟門的地方,是它停了下來.

感覺到他停下之後,我開口說,走吧,就在前面.

他搖頭,就是不願意.

看來這個地方讓他想起了什麼,勾起他的回憶,所以恐懼感也就由生而起.

她不去那怎麼行?

我再次開口說道,他又搖頭.

我還有事,我要先回去了.

莫小蘭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找借口,只是這樣的結果對我來說壓根就沒有用.

眼看著他轉身想走,我拉著他的手對他說道,你還記不記得以前你怎麼樣?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模樣又是怎麼樣?

莫小蘭沉默了,面色帶著幾分驚恐和躲閃.

我的話起到效果,看來他還記得過去的事情,也記得過去自己的模樣.甚至在她的內心也開始為自己變化成廢物一般感到可恥和愧疚,充滿懊悔.

他需要的是,一次重生.

這一點我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出來,她確實也有想過.只是缺少方法和勇氣.

看到這里,我拉著她繼續往麒麟門走.

他又開始抗拒了,掙脫我的手掉頭就跑.

事發突然,就這樣,我讓莫小蘭逃跑,最後不得不去追.

莫小蘭有點發瘋的狀態,居然看到車輛撞過來他也不畏懼,直接迎了上去.

而我卻被驚得一身冷汗,身子猛地拔地而起,直接飛過去,蓬的一聲落地出現在他面前,將車輛攔下.

說是將車輛攔下,不如說被車輛直接撞了個正.

突發情況就是這司機,也沒有反應過來,所以車輛是真正的撞在我的腿上,只是我的腿沒有事,車頭卻凹進去,正冒著濃濃的黑煙,還有細微的噼里啪啦聲.

這里是公路,因為這里的突發事件引發四周所有車輛停了下來,公路癱瘓.不少人也從車里走下來,看著眼前這一幕,我看到這里也見到有人拿出手機准備拍照,于是我拉著一邊發呆的莫小蘭就跑.

我肯定不能上新聞上報紙,這對我來講和給自己四面樹敵差不多是一個道理.

你太高調,高調的話就會被其他隱藏在角落里的某些人注意到,到時候他們都會找上門找到我.

所以一直以來我都不願意在公共場合表露出自己的實力,這些實力放在鬼的面前,算不上什麼,但是放在妍的面前,那就不得了了,就好比那輛車,如今正被不少人圍過去用手摸著,似乎在探測是真是假.

車顯然是真的只是我的腿因為有張三張四的原因,所以這樣的車輛撞過來,對我壓根就沒有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