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這個世界有鬼嗎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章這個世界有鬼嗎

我看著紅袖和老鬼,這次行不行,成與敗,就看他們的了.

不過事實上貌似現在就只有我在擔心,老鬼和紅袖吃著全羊宴的時候剛開始還有矜持,慢慢的倆人開始狼吞虎咽,完全不在意現在是個什麼狀態.

現在可是在試藥的,關乎他們的生死!

可是他們壓根就沒當回事,大吃大喝,讓我和來哥在旁邊看著也被激起饑餓感,垂涎九尺起來.

好在這樣的事情並沒有持續太久,紅袖和老鬼倆人的狼吐虎咽一下就把整只羊給搞定了,最後倆人深吸一口氣閉眼後仰靠在椅子上時的那種滿足感……

誠然,看到自己做的東西居然能紅袖和老鬼那麼滿足,我內心也很滿足和享受.

這是我親手做的全羊宴,這個時候的我就是廚師,作為一名廚師,自己做的飯菜能令客人滿意和陶醉並且表現出十分享受的樣子,那麼內心是激動的,同時也驕傲和享受.

那是對自己的一種肯定,而且也是一種贊許!

現在我緊緊盯著他們,想知道藥效起作用沒有.可是紅袖和老鬼兩個人都還沒說話,閉著眼睛,勻速呼吸,似乎睡著了一般.

"紅袖?"我開口道.

結果紅袖並沒有理會我,依舊閉著眼睛在享受.我又看向老鬼,同樣喊了他,這個家伙也閉著眼睛,沒有回答我.

來哥也開口了,喊老鬼,結果沒用,依舊沒有理會.

我和來哥對望一眼,心道不是出什麼問題了吧?

來哥的表情也是這樣說的,一副是不是出什麼問題的模樣.

如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出問題了,剛開始看著他們閉著眼睛時還以為是很享受,但是現在怎麼感覺他們已經快要死了.

那種閉眼呼吸勻速的模樣,不正像壽終正寢?

不行!我得去看看.

我向他們倆走去,心情沉重而緊張,我只希望自己的猜測是錯的,不然……,

"爽!"就在這個時候老鬼魚躍返身,直接從椅子上翻騰一圈落地.

我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跳!

我准備咒罵他兩句的,然而老鬼卻是雙腿八字一開,雙手平伸到眼前,拳頭緊握,咔咔咔……,緊握的拳頭發出接連不斷的爆骨聲.

我看呆了,想不到老鬼這百多歲的年紀居然還能發出這樣的爆骨聲,那是充滿力量和勁道的聲音,尤為嚇人.

紅袖也張開眼了,和老鬼不同的是她只是站起來,然後沖我微笑.

我知道,成了!

我內心激動,千試萬試,總算成了!

"張老板,你真乃神人也!"老鬼看著我對我豎拇指.

我尷尬的笑了笑,神人倒是不敢自稱,不過能在以後的日子里幫助到他們,我內心很開心.

其實我更激動的是,從來沒有人能治病,而我卻成了.我是第一個有辦法治鬼的人!

這種第一給人的感覺確實很好,要是有尾巴的話估計這個時候我尾巴都翹起來了.這種喜悅感和成功的感覺讓我恨不得大聲喊起來,然後見人就告訴他們我能治鬼了,我是第一個可以治鬼的人……

當然這種事情肯定是不能說出去的,更不要說這種見人就說我能治鬼的話,只怕我見人就說很快全鎮的人都會在背後議論羊館張可,張老板瘋了……

"真的?"來哥詫異看著老鬼,呼吸變的急促.

"孫子!爺爺還會騙你不成?"老鬼毫不客氣道.

中年人聽到這里摸了摸自己腦袋,嘿嘿笑了.不過他重新看我的眼神變的比過去更加敬畏起來,雖然一直對我很敬畏.

"看來以後老夫再也不怕受傷了!"老鬼得瑟說道.

我聽到他這樣說尷尬笑起來,那感覺好像是在渴望受傷一樣……

不過高興之余我也擔心"材料"不夠的問題,我相信起到關鍵作用的還是"材料".比喻這個材料需要是厲鬼,而且是吃鬼的厲鬼.

雖然我也沒證實是不是吃鬼越多的厲鬼成為材料的話藥效會更好,但是按理是這樣的.

那只小鬼別看他小,既然他敢開口說他把他家人全吃了,那麼估計最少也得有三個人以上,這也表示他至少吃了三只鬼!

是至少……

所以接下來尋找合適的厲鬼做成材料才是關鍵,厲鬼本來就比一般的鬼要強大,難對付.何況還是吃了鬼的厲鬼,吃的鬼越多,厲鬼就越厲害,等級也就更高了.

在這種遞增的情況下要對付他們,似乎並不容易.

我也把這個問題和老鬼他們說了,趁大家在場,最後商定晚上的時候一起去找厲鬼並且揪出來殺了.

一來也算是替天行道,防止厲鬼繼續殺人,吃鬼.二來我們也是剛需厲鬼的鬼魄.

並且老鬼也說了,這種材料即便平時用不上也要多積累,以免到關鍵時刻掉鏈子.

用他的話來說,厲鬼本來就不對,而且狡詐又強大,要對付一只還不知道需要消耗多少時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必須要趁早做好准備,以免有什麼事情發生,受傷後需要治療卻得不到及時治療還需要花上好幾天甚至幾個月去找厲鬼,這完全是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事.

老鬼活了上百年,可以說是"老謀深算"的角色了,他這樣說也是有道理,未雨綢繆確實是需要的.

不管是眼前材料的事還是其他任何方方面面,都需要提前做好准備,不能等到需要了才開始急,到那個時候一切已經太晚了.

又是一番談論後,天亮了,老鬼他們這才隱去.

討論的主要話題是殺厲鬼的事,考慮到厲鬼難尋,最終我們先把目標放在小小家.

她就養了很多厲鬼,而且只只都是豢養好的,吃鬼什麼的也沒少吃,把他們當成目標是最好的選擇,還不用找.

一則削弱小小的實力,二來滿足我們的需求,一箭雙雕.

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到鎮外去,這是我和羅秀之前說好的,她遇到麻煩了,我要去幫她.

走的時候李俊義說要跟來,這次我沒拒絕,隨便他跟.

上次也是因為他才找回蛇頭的鬼魄,所以這家伙是我的福星也說不定.再說李俊義也算是武藝高強的人,陪著我也好,好歹有個人照應.有鬼照應,同樣也得有人照應才行.

我們見到羅秀了,看到她的時候整個人都瘦了圈,並且黑眼圈很重,雙目布滿血絲,似乎好幾天都睡覺一般.

"來了?"見到我的時候羅秀苦笑道.

我點點頭,隨即目光看著四周她的同事,有些警察是鎮子里的,所以認識,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但是不管認識還是不認識,他們每一個的模樣和羅秀是一樣的,都是雙眼發黑,雙目血紅,走起路來也是弱不禁風.

這讓我不禁想到了行尸走肉,眼前的他們和行尸走肉差不都,唯一的區別估計還有意識,能區分出事物的好壞和真假,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到這里忍不住問道.

我知道羅秀他們是警察,是在辦案,可眼前的情況似乎有點太誇張了吧?什麼案子能把他們耗成這樣?

從眼前的狀況看來就是因為大家把精力全投入到案子里,幾天幾夜不睡覺最終才變成現在這樣.

"別說了……"羅秀看著我,感慨一聲.

她越是這樣我越想知道.

之前她跟我說過命案的事,說是有人流竄作案,幾乎是見人就殺,已經殺了好幾個人.如今他們就是展開大搜索來圍捕那些人.

是的,不是一個人,是好幾個.具體的羅秀也不清楚,目前就掌握了3個人.

"你說吧,既然讓我來幫忙,那麼就該告訴我真相."我是認真的.

羅秀看我一眼,說他們不是人.

我以為我聽錯了,可是羅秀看著我的堅定眼神告訴我現在她說的一切都是認真的,而不是開玩笑.

看到這里,我想起了那一晚羅秀差點被鬼搞的事.看來,她一直沒有忘記那次的事,知道世界上有鬼.

雖然之後她一直表現的若無其事,也成功的欺騙了我,讓我誤以為她壓根就記不起那件事,也不知道有鬼的存在.

現在看來,她其實早就相信這個世界有鬼.而我卻還在一直在隱瞞和欺騙她……

想想我都感覺自己好幼稚,怎麼會認為那件事之後羅秀會什麼都不記得呢?

換成任何一個人,恐怕都會印象深刻.

"張可,你不用瞞我了,這個世界上是有鬼的,對嗎?"羅秀道.

我苦笑,知道她會這樣問.

不過我還是沒有直接說出來,因為剛剛她不是在問我,而是想讓我肯定她的說法.

所以她知道有鬼,我根本就沒必要再說什麼.

羅秀這個時候從抽屜里拿出一疊相片,讓我看.

我疑惑看她一眼,然後把相片拿在手里,越看越驚訝.

里面的都是死人,被扭斷脖子的,少了腦袋的,還有直接被生生扯斷手腳的……

里面呈現出來的血淋淋一幕令人不安,越看越心寒,背後也變的冷颼颼.

這些人都是被強大的力量簡單粗暴殺死的,而不是匕首或者槍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