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藥成(禮拜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九章藥成(禮拜加更)

內心打定主意,我讓紅袖把那材料保管好,也告訴她今晚要試藥.

紅袖點頭說好,單聽語氣和神態,感覺此時的紅袖還是紅袖,並沒有什麼改變.

如今她也恢複之前的模樣,再一對比,感覺兩者間還是有區別的.

眼前的紅袖看起來比較柔,說話和言行舉止都帶著小女子的矜持和楚楚.

而身穿紅色擺裙緊身衣的紅袖帶著幾分英氣和戾氣,較為剛,行為果斷.

我知道人還是那個人,紅袖依舊是紅袖,可是兩者間確實是有區別的.

"紅袖,你那身紅妝是?"終于忍不住,我開口問道.

紅袖宛然一笑,說那也是我,還說吾等女子自幼習武,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矛,錘,弓,弩,銃,鞭,锏,劍等等都會,剛剛我使的是劍,所以換了裝扮而已.

我愕然,被她說的十八般武藝驚呆.

紅袖是女人,但也未免太厲害了吧,居然什麼都會?相比之下我這個男的倒是有些不中用了.

"那你也會用長槍?"我疑惑道.

紅袖輕笑,手一抖一把黑色長槍出現在她手上,而如今她卻身穿黃金鎧甲,紫色斗篷披身,英姿更甚,威風凜凜.

我相信了紅袖的話,同時也相信她說的武藝在于精而不在多,雖說藝多壓身,可終究沒能取其一專心修其精,所以論劍術,不如白起,論長槍不如楊再興……

她還說了些話,但是那個時候我早已經腦袋空白,倒是沒記起她說的是什麼.

等我恢複過來的時候紅袖正一臉微笑看著我,示意她說完了.我咳嗽兩聲掩飾我的尷尬,隨即讓她先隱去,晚上再來找我.

紅袖點頭後退,消失不見.

我看著已經消失的紅袖站立的位置呆了半許,之後才回過神,苦笑一番.

看來我是上輩子做了很多好事,積了德,所以現在才會有紅袖,白起他們保護.要不是有他們,恐怕我也是……

"哎喲,看來娃娃是服這個醫生呀,你看,精神好多了."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小孩的爺爺興奮歡呼道.

我看向小孩,只見他比起之前臉色要好很多,還有絲絲紅潤,人也有精神,眼睛有光澤.不像之前,雙眼無神,臉色暗灰,看起來和死人差不多.

"是呀,楊醫生治病確實有一手的,你剛剛是給楊醫生……"旁邊有人同樣開口道.

于是在坐的全部參與討論,小孩則被丟在到一邊,有些茫然看著這些大人們.

看到這里我輕笑,隨即向外走去.

走過小孩身邊的時候他突然看著我,茫然的臉龐上多了絲笑意,他在沖我笑,天真而燦爛的.

我稍稍停了下來,也笑了,摸了摸他腦袋瓜,之後才離開.

這件事之後願他更健康……

回到羊館里我先是休息了會,時間還早,這事得到天黑才行.

這個時候我在擔心蛇頭,那家伙似乎白天沒回來?

當時發高燒,燒的稀里糊塗的,所以我也不清楚蛇頭回來沒有.按理他是知道自己不能見太陽光的,所以理應不會笨到被太陽曬死的.

至于小小,我也相信短時間里她是不會再到鎮子里來的,沒有別的原因,只因為她確實是元氣大傷了.

如若不是,那天她就不會使用美人計,想拉攏我對付我,而不是直接殺我.

她要是底蘊足,何必費這個勁?女人只有在自身沒辦法或者實力較對方弱的時候才會使用美色來誘惑對方,畢竟這種事情對女人來說和恥辱差不多,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使用.

只可惜,我後來才反應過來.要是當時就想通這一點,我當時就該下手對付她!

現在是不行了,錯過最好的機會,再回頭恐怕就是萬劫不複.因為她肯定已經做好充足的准備,等著我去找死.

想到這里我對蛇頭的擔憂少了幾分,好歹曾經是個扛把子,我就不相信他連照顧自己都照顧不來.

小麗來找過我,說羅秀給我電話,說有事找我.小麗問她什麼事她又沒說,然後讓我回電話.

我給羅秀電話了,從電話那頭她疲憊的聲音聽得出來,她似乎是真累的不行了.

估摸是那些案子太棘手了,就像她找我時說的那樣,很麻煩.

羅秀的意思是問我明天能不能過去幫她的忙,雖然我不知道究竟讓我幫什麼,不過我還是答應了.

只要她需要我會毫不猶豫出現在她身邊,這些日子和羅秀接觸也不是一次兩次,雖有一些不愉快和誤會,但終究她還是我朋友.

之後羅秀掛了電話,說她要休息一會,稍等還要繼續忙活,又發現了幾具尸體……

掛了電話後我內心納悶,想知道鎮子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一天死好幾個人?

就算是有個窮凶惡極的人在流竄作案,可是短時間里連續殺那麼多人,難道他就不累?還是喪心病狂到麻木的地步了?

如果是,那對方就是一台殺人機器,不會停止,不斷殺戮.

想了想我依舊覺得這種可能性很低,隨即也不去多想,究竟是怎麼回事明天趕過去就知道了.

忙完這些事眼看著天黑,李俊義過來了,低著頭匆匆忙忙.

我皺眉看著他,見他鬼鬼祟祟的當下把他攔了下來,問他怎麼了.

李俊義說沒事,只是他說話的時候神情慌張可不像沒事的樣子.

我又問他真的沒事?估計他也知道我看穿他的鬼祟,于是只好把藏在他身體里面的牌子拿了出來.

"老板,這是上次的牌子,我忘記放了……"他一臉歉意道.

我看了看牌子,那不是上次用檀木做的牌子?而且上次的牌子夠了呀,總共七七四十九塊.

隨即我又想到也許是李俊義拿牌子出去做什麼去,當下也沒責怪他,讓他放好就行,當然少不了警告他一番,以後不給這樣.

李俊義連忙說好,再次匆匆往冰窖里去.

終于沒人打攪我了,我回到房間里鎖緊門,讓紅袖出來.

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試藥,用今天那只小鬼厲鬼的鬼魄來試.

這一次我信心十足,因為老鬼曾經說過厲鬼是通過吃鬼來達到療傷的目的,換句話說,這個小鬼也吃鬼,把自己父母都生吞,這是何等凶狠.

如果用它的鬼魄來做藥,十有八九能成.

紅袖將小鬼的鬼魄釋放出來,黑色拳頭大的鬼魄凝聚成團,在我眼前懸浮旋轉著.

陰冷的氣息從其上面散發出來,起初只是稍稍有點寒意,就像一個大冰塊在眼前,雖然會散發出冷意,不過范圍有限,基本稍微走遠一點就感受不到了.

但是這鬼魄不一樣,剛開始確實和大冰塊那樣散發出寒意,但是漸漸的,整個房間都變的陰冷起來,溫度還在下降,半小時左右後說話都帶白色的氣.

不得已,只好穿棉襖.

接下來的時候和昨晚一樣,開始試藥.不能單純的直接用鬼魄用來治療的,怕勁道太猛,而且這和直接生吞鬼沒什麼區別,所以還得混合其他的東西.

我選擇的還是中藥,先以靈芝等開始測試,就在靈芝入手的時候我停了下來.

我為什麼一定要用藥呢?

因為治療所以就用藥來合?可是療也分多種,推拿按摩也是療,穴位針灸也是療,吃喝也是療,不一定要用藥來合.

反而用藥的話很大程度上會因為藥的特性中和了鬼魄的特性,導致效果會發生改變.

這種改變不是人能控制的,就像不穩定的分子,誰也沒辦法確保不會出現異狀.

紅袖看我住手,問我怎麼了.

我回頭看她,問她想吃全羊宴嗎?

紅袖愕然,最後點頭.

我笑了,讓她等著.

說完我去廚房,開始張羅全羊宴.材料什麼的都是現成的,唯獨少了特殊的材料.而我現在手上的材料比之前的還要特殊,因為是吃人厲鬼的鬼魄,想來做成全羊宴,肯定別有一番滋味!

說干就干,我熟練的開始清蒸全羊,然後配料,再烘烤至脆響黃皮,將配好的料塗抹和放置內髒中.

配料可是用了半個小鬼鬼魄的,可謂是料量十足.

各種功夫蒸煮烤,全羊宴出爐.

揭蓋,香氣滾滾而起,彌漫整一個廚房.

"好香!"紅袖在旁邊出聲,閉目深吸一口.

我得意輕笑,這是我拿手好菜,必然與眾不同.

剛開始的時候全羊宴都是我一個人包的,後來客人多了,只好讓廚房弄,反正核心是材料,其他火候之類的差一點也沒多大關系,因為一般的人也吃不出來.

如今我親自出手,火候一流,配料不多不少,時間等等自然全到位,羊肉也更是比以往要可口.

"好香呀……"老鬼的聲音傳來,這個時候我才看到老鬼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垂涎九尺看著.

看到他那饞樣我還能怎麼整,直接讓他過來,准備開餐.

來哥也在,看著他爺爺這模樣慚愧的低下頭,要是他敢說話,我相信來哥肯定會說一句: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