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治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六章治鬼

蛇頭突然看著我,問道做鬼有什麼好玩的?

我啊了聲,還沒從思緒就中恢複過來.

蛇頭說,做人我知道可以吃喝玩樂,到各種娛樂場所,像賭場,酒吧等地方玩,那做鬼呢?

我說做鬼一樣啊,活人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但區別就是,活人有限制,做鬼嘛,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唄!

在我印象中就是那麼回事,所以說這對蛇頭來講應該更過癮.

果然蛇頭表現的很開心,手舞足蹈,像個老小孩,說今天晚上無論如何我也要出去瀟灑一番.

我說必須的!

蛇頭又說,晚上是不是有很多女鬼?可不可以泡?

我說必須可以.

然後蛇頭又問……

他問了很多,我知道的都一一回答他,看到他那麼開心,原本我的擔憂消失全無,反而替他開心.

這些在我眼里不論做人做鬼,只要開心,做什麼都可以.現在見蛇頭開心,這對我來說確實很安慰.

蛇頭又問了我幾個問題,什麼做鬼應該怎麼做?最怕什麼等等.

最後小麗說羅秀找我,我只能告別蛇頭向外走去.

羅秀說找我也沒有別的事,因為她最近很忙,倒不是忙鎮子的案子,而是鎮子外的.沒辦法,這只是個小鎮,平時也沒有什麼案子?大多是需要到外協助幫忙.

然後她又和我聊了聊某些比較特殊的案子,最近鎮子外頻頻出現怪案子,都是命案.她就是覺得很多案子奇怪,又沒辦法解釋只能憋在心里,她說憋著難受,找我來說說,好讓自己舒服點.

她又說因為我是警察,除了說案子好像沒有別的好說.

我笑看著她,任由她說.

羅秀和我沒聊多久她的電話又響了,說要又要忙了.

我送她出去,叮囑她要小心點.羅秀笑了笑說這有什麼好小心,又不是第一天當警察,再說就算出點意外那也是沒有辦法的,誰讓我是警察.

我苦笑,說歸說,但是還是需要多加小心的,她也沒跟我多聊,趕著走,我只好送別,望著她離去的身影,心想她一個女人也不容易.

可這就是生活,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扮演的角色,然後這輩子就是演好自己的角色.

羊館的生意很好,即便現在我沒有當家作主.因為有小麗和四大天王他們,倒也不會出什麼亂子.

到了傍晚,羊館的生意依舊很火旺.這不,還有幾個人在排隊.

我拿著小板凳坐在羊館外看著,曬著太陽,看著街道外忙忙碌碌的人們,他們都在為生活奔波,辛勤的付出,默默的工作.

也看到了幾個老頭拿著棋盤有說有笑的走,還有不少小孩子放學回家蹦蹦跳跳,追逐打鬧……

我喜歡這種感覺.

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來,我才回羊館里.四大天王又要出去玩耍,李俊義去喝酒,只剩小麗在羊館里面打掃衛生.

蛇頭出來了,從房間里飄出來的,他穿過牆,還很好奇的在牆壁中間走來走去,穿來穿去,確定自己能穿過來後才從牆壁里走出來,呵呵笑了.

他說,真爽,居然還可以這樣!

我說你是鬼嘛,無所不能.

蛇頭點點頭說,確實,這做鬼的感覺就是爽啊!

聽到這里,我苦笑,不知道其他人聽了會怎麼樣,居然還有人巴不得自己早點死了做鬼.

蛇頭說帶我出去玩吧,我說可以呀,當下我就出門,他跟在我身後.

我剛出門就碰到老鬼和來哥.

老鬼臉色很不好,似乎是傷情變重了.還沒等我問,蛇頭突然來到我身前,把我擋在身後,一副要保護我的模樣.

蛇頭說小心點,這兩個人實力很強.

我愕然看著蛇頭的後背,想不到這個老頭現在居然比以前更威猛了,還主動保護我.

蛇頭警惕小心的看著老鬼和來哥,說你們是什麼人?想死嗎?

老鬼和來哥對望一眼,苦笑起來,但沒有說話.

蛇頭沉聲又問了一遍.

這個時候我來到蛇頭面前,拍了拍他說:"自己人."

蛇頭疑惑看著我,又看著老鬼他們,有些難以置信.不過他也沒說什麼話,站在一邊看著我們.

我說老鬼你好點沒?老鬼搖頭,嘴唇發黑,說道:"不好,半條命都沒了."

老鬼說話的時候聲音很虛弱,證明他確實是身受重傷.

紅袖也說過他們會受傷只能依靠時間來治療,自我恢複,在沒有藥物和妥善的治療情況下只能忍著,熬著!

所以我明白現在老鬼的痛苦,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是能有什麼方法讓他們接受治療,這樣才能減輕痛苦,加快恢複.

我內心歎息,問老鬼找我有什麼事.

就他現在這個狀況,如果不是找我有事的話我相信他是不會出來的.

老鬼說,治我.

我看著他,以為自己聽錯了,鬼能治療嗎?紅袖不是說沒辦法治療嗎?

老鬼似乎看出我在想什麼,當下道,厲鬼吃鬼可以治療自己,我們這些鬼同樣可以,只是方法和厲鬼,惡鬼采取的方式不同.

聽到這里我來了精神,如果能治療的話那麼最好.

這樣以後,不論是紅袖受傷還是老鬼他們,我都有辦法幫他們治療,讓他們快速恢複過來,現在我也急迫的想知道到底怎麼治.

老鬼當下說了起來,不過他說的方式居然和我做全羊宴的"材料"差不多,都是從鬼的身上取一部分鬼魄,然後再混合其他的東西服用.

當然老鬼只是說了這個方法卻沒有說該和什麼東西混合才能起到效果.他說剩余的事就交給我,讓我去想辦法,因為他也不知道.

我也點頭答應,不管怎麼樣都要去試一試,不然以後紅袖或者他們受了傷該怎麼辦?總不可能這樣子等著自我恢複.

老鬼又跟我講了一些案例,說的是厲鬼如果受傷的話會通過吞噬其他的鬼來讓自己傷情恢複.是整一只鬼吞進去,也許是一只也許是兩只或者更多,依照厲鬼受傷的程度來彌補相對應的鬼魄.

但是這種方式不好,因為它是整只鬼生吞,沒有去其糟糠,所以能起到療效的作用非常的低,最終只能通過吞噬更多的鬼魂來達到療傷的程度.

這樣子的話會招來鬼差,只怕一不小心就被打到地底下受盡十八層地獄折磨,魂飛魄散.

所以老鬼讓我找一種最好的辦法,不像厲鬼那樣子生吃整只鬼,卻能起到最好療效作用,至于最後該怎麼做,行不行,都交給我了.

我拍著胸口說沒問題,然後老鬼才在來哥的攙扶下離開.

看著他蹣跚的身影,我想我應該立馬就開始實驗,去尋找方法.

我看了眼身旁的蛇頭,還沒等我開口蛇頭就說他自己出去找節目玩,不需要我陪.

聽到這里,我笑了笑,歉意看著他.

蛇頭走了,我重新回到羊館里,先到來冰窖里,拿出儲存的那些特殊"材料"觀望起來.

這個是"材料"而我現在要做的是藥材,其效果不同方法應該是差不多的.

我把材料拿出來,先是凝神觀望,也只是看,只可惜我又不能嘗試,所以不知道眼前這黑乎乎的"材料"特征是怎麼樣的.

冷熱?溫補?

我不可以但是紅袖可以,于是我把紅袖喊了出來,讓她試一試吃了這些材料會有什麼反應.紅袖自然沒意見,點頭說好.

這個晚上,我和紅袖就是這樣子度過的,先是單純的試材料,接著是材料混合其他的東西,包括一些藥材.

比如混合一些活血止痛的藥,姜黃,五靈脂,郁金……

還有治療血瘀氣滯的當歸,丹參,桃仁……

什麼地黃,白頭翁,白薇,龍延香,斷血流等等中藥我都試過,只可惜依舊沒有找對方法.

中藥不行我改成西藥,同樣混合著材料一起讓紅袖吃,結果吃下去也沒有效果.

最後又回到中腰上面,配合著真糾,推拿,按摩,拔罐,氣功,食療等多種治療手段,最終發現,針灸似乎能起到一點作用.

當然,並不是簡單的針灸,我是配合著藥材,在針灸的時候需要材料順著銀針直下滲透到身體里面,循環漸進的起到療效作用.

不過這樣的療效作用比較小,有點像輸液,一點一滴的,慢慢的滲透到鬼的身體內,然後起到一絲作用.

不說拿著銀針如何保持好幾個小時的"輸液"動作,單單鬼魄也需要不少.恐怕比厲鬼生吞整只鬼都要耗材,所以這個方法即便可以,我也不得不先將其放一邊.

如今天已亮,紅袖已經走了,我也累的不行,坐在地上也不顧地面髒不髒什麼的,我感覺自己都虛脫了,整個人渾身無力.

我頭暈,有點發燙,我想我是發燒了.

想到我居然發燒,我苦笑起來,難道真的老了?熬一個晚上居然發燒了.不過後來想想,也許是因為昨晚試藥的緣故,什麼川貝什麼的都放到嘴里嘗過,所以幾百種藥材混雜才把我搞成這樣的吧?

我喘氣,渾身冒冷汗,這次要完蛋了,是發高燒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