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初為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五章初為鬼

見到蛇頭很痛苦的樣子,我連忙把瓶子放到衣服里面,這樣就能遮擋太陽,避免他受到傷害.

太陽光對蛇頭來講解簡直和噩夢一般,這一點我比誰都清楚.

不過我也因此種種松了口氣,看到蛇頭剛剛掙紮的模樣似乎還有點龍精虎猛,看來小小並沒有對他怎麼樣,而且現在它就在我手里,所以蛇頭是安全的,之前內心所有的忌憚和顧慮也消失全無,整個人都變得輕松.

當我知道蛇頭的魂被小小弄走之後心里一直很焦急,壓抑,要知道他要是出點什麼問題,只怕我會內疚一輩子,因為他出事完全是因為我.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甯願自己受傷也不願意看到身邊的人因我受傷,受累的人.這種感覺就像負罪一樣,會一直纏著我.

現在總算好了,雨過天晴一般整個人都輕松很多.

但是很快我就醒悟過來,看向李俊義,我詫異看著他,想知道他是從什麼地方把蛇頭的魂拿出來的.

難道他知道我這次來這里的目的?但是這不可能,我又沒跟他講.

看著李俊義傻傻的模樣,我在想我是不是又多想了?就像之前一樣一再懷疑李俊義,事實上,他什麼問題也沒有.

想了想,我還是不放心,我問他,你知道瓶子里面是什麼嗎?

李俊義瞪大眼睛看著我說老板,這瓶子是空的呀,有什麼東西.

對!我都忘了,像李俊義他們這些普通的人是看不到魂魄和鬼的,所以這個里面滿是黑氣裝著蛇頭魂的瓶子在他眼里就是個空瓶子.

可是沒事他拿個空瓶子干嘛?難不成還有這樣的癖好.

我問李俊義,你要著空瓶子做什麼?

他一臉無辜看著我說這個瓶子好看呀,老板你不覺得好看嗎?

我沒敢把瓶子拿出來,怕陽光再次對蛇頭造成傷害.不過他這樣一說,那瓶子確實挺好看的,好歹小小家也是別墅,有錢人的房子,里面的擺件什麼的自然高大上,好看也是正常.

我看了眼李俊義說,這個瓶子確實不錯,這樣吧,回去給你瓶好酒,瓶子給我?

雖然這樣有點霸道不講道理,但是我確實需要這個瓶子,還好李俊義也不計較,說老板你需要什麼盡管開口,我有就給你,別說瓶子,老婆都可以給你.

我汗顏……

回到餐館,我第一時間把蛇頭的魂放了出來.當然,這個時候房間已經給我關緊,窗簾也放好,里面黑漆漆一片.

蛇頭出來後先是疑惑,伸手看著自己,打量自己,最後才看到我張著嘴巴半天合不上.

"難道他能看見我?"蛇頭嘀咕道.

原本我想和他說話的,聽他那麼一說我閉上嘴巴假裝沒看到,我倒是想看看蛇頭現在有什麼感覺?畢竟是第一次做鬼.

蛇頭喊了我兩句見我不應他,他才松了口氣,說我還以為他能看見我,看來我是真的死了.

說完他在屋子里飄起來,他先是走路結果發現自己走不了,只能雙腳懸浮在地面上,墊著腳尖走,于是他開始學走步,一下兩下,一步兩步,走著走著,他哈哈大笑起來.

"還以為人死了就這樣完蛋了,想不到老子還活著!"蛇頭道.

然後他就開始念叨起來,說早知道人死了還可以這樣活著我當初就不應該怕死,好好痛痛快快的該干嘛就干嘛,這樣子活著還更舒服!多自由自在,還能飛,哪里像人活著的時候那麼累?

然後他又說不知道以前的小情人們現在在哪里,現在找她們玩一玩肯定很好,說完他就向外面走,我想開口阻止他,結果他已經掀開窗簾,陽光正猛,頓時照在他身上,灼燒一般弄得他疼痛喊叫,渾身冒煙.

他立馬把窗簾重新放好,驚恐後退看著,而此時,他身上還在冒煙,不過比起之前要小很多.

"艹,太陽怎麼那麼毒!"蛇頭說道,然後又看了看窗簾,看著外面,臉上滿是畏懼,這次學乖了,不敢往外面跑.

最後他只能走來走去,范圍局限在在房子里面.如今他看著我,來到我身邊對我吹氣,仿佛是吹氣不夠過癮,于是他用手去摸我的頭發,去點我的肩膀……

這些我都忍了,當做看不到.

還好,後來蛇頭沒有再對我動手動腳,再次在我這個小房子里面走來走去.

最後估計是走累了,蛇頭雙腿盤膝而坐,身子懸浮在半空,呆呆看著我,歎息道:"兄弟呀,原來做鬼是那麼無聊的."

我看著他,沒覺得他好無聊,他只是現在走不出我的房子所以覺得無聊.

這種感覺和坐牢差不多吧,所以他才會這樣說.如果他能出去,我相信這個家伙肯定會爽的不得了.

出去就可以自由飛翔體驗人體驗不到的真正自由翱翔,又或者去偷看女人洗澡,去找他的情婦……

總之就沒有他不干的事,因為他是蛇頭,麒麟門的扛把子,什麼風浪沒見過,什麼事情沒做過?

生前為人,很多事情不能做,死了做鬼,那絕對是猖狂無比.

這就是人的七情六欲放大之後的結果,不管是誰?都會這樣.

這個時候小麗進來了,問我要不要喝茶,我還沒開口,蛇頭卻向小麗靠過去,盯著小麗看.

剛開始我擔心蛇頭對小麗有什麼企圖,但是沒有,他只是看著小麗,開口說道:"要是張老板能和她在一起該多好,這姑娘長得美."

聽到這里我才松了口氣,想到這個家伙看來是真的無聊了,我扭頭看了看外面,時間還早,把晚上還需要幾個小時呢!

這個時候小麗突然道:"老板,你有沒有覺得好冷?"

我掃了一眼蛇頭,現在他靠小麗那麼近肯定冷了.

我說不冷啊是不是你自己的錯覺?小麗狐疑看我一眼後嘴巴動了動,也不知道在說什麼,之後才轉身走人.

看著打開的門老鬼想跟出去,最後還是停下了腳步,外面太陽猛的很,剛剛被太陽光灼傷,所以他應該也知道,自己見不得光.

新鬼嘛,總是要受點教訓才知道自己早已經不是人.

蛇頭重新坐下,顯得有些癡癡呆呆.

我說:"蛇頭,你做鬼還做的那麼老?"

起初蛇頭並沒有聽到我的話,依舊癡癡呆呆坐著,直到我重複第二遍,他才抬起頭看著我,張大眼睛,顯得很疑惑.

蛇頭嘀咕一句:"這家伙是在跟我講話?"

我看向他點頭說不跟你講還跟鬼講啊!蛇頭被我嚇了一跳,驚呼出聲,艹,嚇死老子了!

我也被他嚇了一跳,沒想到他反應那麼大.

我說你嚇死我才對!

蛇頭拍自己胸口,一副真的被嚇倒的模樣,不過現在可以看出他確實被嚇壞了,面色慘白,身子哆嗦.

看到這里我走過去,說蛇頭你沒事吧?

本來就一把年紀,又剛成為鬼,所以擔心他身體受不了.要真這樣,我是第一個能把鬼嚇死人.

蛇頭喘氣,好一會兒才恢複過來,看著我,怨念的看著我說你怎麼能這樣?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

他還說我一把年紀了,你舍得來嚇唬我,接下來是蛇頭無盡的嘮叨我,我有錯在先,所以也沒反駁,只能低著頭任他嘮叨.

最後蛇頭累了,也不念了,看著我說知道錯了吧,還有什麼話要講.

我說有啊,蛇頭問還有什麼話,我說剛剛不是人嚇人,是人嚇鬼.蛇頭,你人已經死了,現在是只鬼……

蛇頭微微一愣,隨即苦笑,低聲說,你不提醒我死的事,會死?

確實,我不提醒他的話他還真的把自己當人了.

沉思中蛇頭看著我說你怎麼看見我的?你不是說我是鬼嗎?

我回了句,可我也不是普通人啊!

蛇頭愕然,隨即苦笑說,對啊,能看見我的肯定不是普通人,想不到你居然隱藏的那麼深,要不是死了還真不知道你擁有這等本事.

我嘿嘿笑了笑,其實這算不上什麼好事,剛開始能看見鬼的時候我也被嚇死了,而且經曆了很多,所以說有特殊的本事就有特殊的經曆,然後這一生都和別人不一樣,只是這些經曆恐怕一般人承受不了.

蛇頭似懂非懂點點頭,然後看向我問道,是你救我出來的?

我說是啊,總算救你出來了,我怕你死了連做鬼都不成……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內心更多的是愧疚,如果不是我,他也不會死,也許現在這個點還在跟那些老頭子下象棋,並且輸了還在賴賬.

蛇頭在這個時候笑了起來,說早知道死能變鬼,我早死算了,像現在這樣子多好,想走就走,想站就站,渾身輕松.他還說你不你沒做過老人不知道那種痛苦,周身病痛走個路也慢,在別人眼里是個糟老頭,病痛多,多遭罪啊……

蛇頭沒有半點沮喪,顯得很開心,這倒是我沒想到的,剛剛我還在擔憂著他死了會不會對人生有遺憾,現在看來擔心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