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致命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四章致命的

我個人強烈建議我一個人的,只是李俊義說四大天王來了之後他幾乎天天不用干活,這樣的生活太枯燥無味,所以想跟我出去走走.

我又不好給他說這次去小小家的危險程度,只道你沒事哪涼快就去哪,然後他說跟著我就涼快.

眼看著午時三刻已到,我不得不趕緊出去,最終被李俊義"順利"跟出來.

"老板,我們去哪?"路上李俊義問.

我看了看太陽,說去一個該去的地方.

原本我算好時間的,結果被這個家伙耽誤了,現在不得不趕路,要盡快趕到小小住宅處才行.

"老板,你好急嗎?"李俊義又問.

我看他一眼,傳遞出這不是廢話的意思.

原本我以為李俊義是個"聰明"的家伙,會察言觀色,在我這般之下他肯定不會再問話了吧?但是沒有,他又開始問我了……

至于問了為什麼我也記不清楚了,反正我沒去聽,管他念叨什麼呢.

這種狀態直到我們倆人來到小小家大鐵門前的時候才停止,李俊義的注意力被眼前的住宅吸引了,還有這個大鐵門.

"我去,誰家的房?好有錢!"他道.

我遞給他一個鄉巴佬的眼神,隨即按響門鈴.

李俊義去摸鐵門,一副要看看這個鐵門是什麼做的,值不值錢,堅不堅固的模樣.

我沒去多看他在做什麼,更多的是關注里面現在是什麼情況.之前那個開門的漢子被小小整死了,現在誰來開門?

其實這個也輪不到我來關心,我只是更想知道這個房子住的人多還是鬼多.

現在我人還沒進去就已經感受到里面傳遞出來的陰涼,那是陰氣,即便在這種三伏天之下依舊透著涼意,可以想象若是晚上這住宅是不是能冷到在這里居住的人不得不披上外過冬?

否則輕則感冒,重則大寒死亡.

有人來了,居然是個小妹妹,看年齡不過18,臉上帶著稚氣,還有天真.

我看到她的時候內心第一個想法就是小小太狠毒了.

讓這個小姑娘在這里工作?這絕對不是在幫她,而是害她.她那麼年輕,可以說才剛開始接觸到這個世界,剛到達可以自由自展開自己精彩生活的時候,但卻因為在這里工作,恐怕不得不提前結束她的人生.

"先生你找誰?"小姑娘聲音很柔,帶著少許怯意.

"小小,我來找她的,告訴她是故人來訪,鎮子里的羊館張老板."我回應.

"原來你就是張老板?小姐跟我說過你會來,讓我等你呢."小姑娘笑道,比起之前要顯得輕松很多.

我倒是沒想到小小居然知道我會來找她,不過當我想到蛇頭的魂還在她手上,那麼我去找她也是早晚的事情.

"那帶路吧."她都這樣說了,我也沒必要藏著掖著,直接面對面談吧.

昨晚她已經元氣大傷,沒什麼好害怕的.

"老板,我們進去喝茶嗎?"李俊義跟來,問話.

我點頭說是,不過考慮到等下小小會發難什麼的,我讓李俊義在四周隨便走,不讓他和我一起去見小小.

李俊義也不反駁,對他來講這個大土豪的別墅引起了他大大的好奇心,他是連路上的雕像都要好奇的看半天,所以也不怕無聊.

我跟在小姑娘身後去見小小,路上我問她,你是怎麼進來這里做事的?

我擔心她會因此送命,所以好心提醒她.

小姑娘羞澀笑了笑說之前她哥在這里做事的,結果生病死了,小姐人好,給了她家很多錢,她內心很感激,覺得拿了那麼多錢對不住人家,所以主動來這里做事,代替她哥哥.

我聽完愕然,心道這女人也是傻.難道她不知道她哥哥是被小小害死的?居然還以為對方善良……

"我羊館也去人,能過來幫我不?"我道.

我是實在不忍心看著她就這樣死了,所以才這樣說.

小姑娘想都沒想直接搖頭,說她不會去任何地方,只會在這里.

見她那麼堅決我也不好說什麼,內心歎息,只希望小小還有點人性,不要對其下手才好呀.

現在我在小姑娘帶領下來到游泳池面前,碧藍色的水在眼光下顯得刺眼,更加的藍,倒影著白云朵朵使得整個游泳池顯得非常好看,大有忍不住直接到水里浸泡,盡情享受的沖動.

沖動被我克制住了,我看到了小小,身穿泳衣盡顯魔鬼身材的極致,尤其是上圍,遠遠超出我想象,甚至和身體不成比例,顯得有些不協調.可即便如此,還是很吸引人,讓我盯上之後都舍不得挪開雙眼.

平時小小穿衣比較樸素,為人也低調,所以我比較少關注她身材什麼的,如今她穿泳衣才算是第一次真正看到她的身材是如何秒殺其他女人.

該大的大,該翹的翹,絕對能秒殺一線明星.

我沒讓自己表現出很急的模樣,淡定的找了個地方坐下,看著泳池里的水,輕笑道:"你居然知道我要來?"

她在做運動,游泳前的熱身運動,也沒理我.

我也沒再說話,看著她,等待她說話.同時我也收斂了心神,去觀察四周,看看有沒異常.

其實這份擔心是多余的,畢竟如我之前所說,現在太陽猛的很,有鬼也得給我乖乖藏得好好的.

"想喝點什麼?"小小道.

我哪敢喝她這里的東西,天知道會放點什麼"料"進去.我搖頭說不渴,當下她卻笑了起來,說莫非張老板還怕我放藥不成?

我沒上當,激將法對我也用.

"張老板?不說話就是害怕咯?"她又道.

我沒心和她斗嘴,我說昨晚我看到你的比特犬了.

她不願說這事,我來說.

小小一臉詫異看著我說怎麼可能,說她的比特犬早就已經死了,還說這個你知道的.

"明人不說暗話,說點有用的,別在這里和我兜圈子,你的事情我知道,我的老底你清楚."我直接說道.

我指望能和這個女人開著窗戶說話,這樣對大家都好.可是她偏偏不理會我,依舊兜圈子……

聊著聊著,我知道沒什麼好聊的了.

我起身准備離開,小小喊住我了.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蛇頭的魂在什麼地方?"她突然道.

我轉過去的身子重新轉回來,看著她.看來現在她是願意和我談正事,而不是遮遮掩掩.

我重新坐下去,看著她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非要與我為敵?"

"沒為什麼的,這個有什麼的?其實之前我沒想過會和你僵持到這種地步,但是怪就怪你太強大了,會影響我的計劃,所以接下來你要小心點了."

我很吃驚,小小說這番話的時候臉色變都沒變一下,仿佛是在和朋友聊天這般,語氣和語氣都很平淡,絲毫讓人感覺不到哪怕半點怒意.

吃驚是因為昨晚她被老鬼傷了,而且大狗也被我們殺了,這對她來說必然是大傷元氣的,所以她為什麼不怒?

不怒是因為昨晚損失的一切對她來講只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不怒是因為昨晚老鬼傷她並不算什麼事,起碼對她來說並沒多大的影響.

其實這一點從眼前情況就可以看出來,她臉色紅潤,還有心情來這里游泳,怎麼看也不像一個受過傷的人.

"張老板,如果我們合作的話,指不定還能成大事呢.怎麼樣?願意和我一起嗎?到時候你可以得到我的一切……"說到這里她盯著我,淺笑:"包括我."

說到這里她向我走來,香風送來時她人已經出現在我面前,身子緊緊貼著我的身體,向我逼近,我後退,她前進,死死貼著我,雙手也向我腰口里摸了過來,來回游走,紅顏熱火般的紅唇對著我慢慢的,慢慢的靠近……

我曾經想過反抗,拒絕,但是只出現了一下,後面基本沒有任何反抗,任由她怎麼對我上下其手.更糟糕的是後面不但不反抗,反而還很享受起來.

我渾身好熱,身體充滿力量總想做點什麼才行,不做不行,要爆炸了,此時我的手也已經向她身體漸漸伸了過去,顫抖著.

一邊竭力忍耐,一邊卻告訴自己只管放開享受,死不了的.

"老板,你還沒完事呀?"就在這個時候李俊義走過來,原本渾渾噩噩的話瞬間清醒過來.

當我看到眼前閉著眼睛的小小我立馬後退,掙紮開她的手,如畏蛇蠍.

剛剛我差點就上當了……

小小張開了眼睛,冷冷看著我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我心跳的很快,果然是計.

從來這里之前我就做好了准備,也提防著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但是我卻沒想到,原來女人自己就是武器,就是最好的陷阱.

要不是剛剛李俊義出現,我的嘴和她的嘴對上的話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絕對不會是好的事情.

"小雅,送客!"就在這個時候小小冷聲道.

之後小姑娘出來了,歉意看著我說對不起,小姐說要你們走.

這是趕我們走?

我看了看她,她已經披上外套回屋子去了,壓根就沒打算游泳.之所以剛剛這般其實就是為了誘惑我……

這個女人,真的要小心提防才好.

我內心默念一句,然後和李俊義出了大別墅.

路上我依舊在想著之前的事,就在這個時候李俊義遞給我一樣東西,說這是他從別墅里偷來的.

我聽到氣不打一處出,這個李俊義,難道還是小孩子嗎?這種事情他也干得出來?

我看向他手里的東西,頓時眼瞳放大.

是個玻璃瓶,瓶子里有股黑色的氣體正在陽光下虛弱的發出求救聲,聲音是蛇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