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大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章大戰

干尸堵住我的路,而且還張開眼睛看著我,直勾勾,帶著侵略性.

不對,他是干尸,其實沒有任何感情才對,所以侵略性不符合此時我從他眼睛里感受到的,可是他的眼睛確實是這樣看著我,也許和他的瞳孔有關.

一般而言,正常情況下瞳孔是正常的,看起來像個圈.當人受到驚嚇的時候原本正常的瞳孔就會放大,越是恐怖就放的越大,大大的很嚇人.

眼前的干尸就是這種瞳孔放大的狀態,只不過他不是恐嚇,也不是憤怒,而是一種,一種我也說不出的感覺,趨近與冷漠和殺戮.

對!是殺戮!

那是種殺戮的眼光!

想到這里我驚恐後退,這一退那干尸立馬對著我跳了過來.

這還得了?

我再退,干尸再次跳過來.

我不動了,其實是被嚇軟,走不動.

還好干尸也不動了,依舊和之前一樣直勾勾看著我.這個時候我居然看到野狗不知道什麼時候動了,對著另一具干尸跳躍.

這狗傻傻的,就在干尸面前跳,一直跳,也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但是的當我看到這傻狗居然試圖將干尸額頭上的黑紙咬下來的時候我才心驚,意識到這種干尸會來攻擊我正是因為野狗把貼在他額頭上的黑紙咬了下來.

"媽蛋!"眼看著被一只野狗欺負,我怒罵一聲.罵完也不顧那麼多沖過去,對著野狗縈繞黑氣的身子一腳踹了過去.

野狗嗷叫一聲被我踹倒,同一時間那干尸也撲向了我.

現在我哪還能管那麼多,往洞口直接一個了驢子滾,滾出洞口,別說當時我多狼狽了,出到洞口的時候是雙手雙腳在地上學著狗爬式往外面逃.

終于狗爬式十多米,身子一個咧滋跌倒,又滾出好幾米停下來後我才張著嘴,大口大口喘氣.

至于再走?走不動了,剛剛滾的時候腰按到大石頭,現在渾身癱瘓一般,鑽心一般的疼痛就更不用說了.

"吼吼吼……"

就在我被眼光刺眼生痛的時候卻聽到遠處傳來痛苦的嗷叫聲,我看過去,在山洞口干尸正雙手張牙舞爪伸著,身子完全被太陽光籠罩,一道道黑色的氣息從干尸身是行冒了出來,瘋狂的,嚇人的冒著.

一時間,像是點燃了什麼快速燃燒的東西,于是乎大火起,黑煙滾滾翻騰直上云霄.

"吼!"干尸喊出最後一句話身子癱然消失,就像大山突然崩倒,嘩啦一下就沒了.

我看呆了,許久後我才意識到我還活著,還能呼吸到新鮮的空氣,能享受到這種溫暖的陽光"沐浴".

野狗沒再出來,還有那些干尸也沒出來,洞口靜悄悄的,只有青草在風中搖晃,輕輕的搖曳著.

我在原地躺了快一個小時吧,直到我非常厭惡太陽光,衣服早被汗水濕透後才站了起來.

腰部受傷,尤其是腰椎正中位置受傷,真的能讓人癱瘓,想站都站不起來.

好在,傷了腰總比丟命的好,命算是保住了.

我向洞口走去,到了洞口剛剛那干尸渾身冒黑氣的地方,看到地面上黑色一灘黏稠的液體.

這下是真的見光死,這干尸也不知道是怎麼練成的,不過現在我知道他的弱點和鬼是一樣的,都怕光.

再看一眼洞口,這次我沒敢進去,一想到洞里面還有二十幾具干尸在等我,我連停留都不願意都停留一會,快步往鎮子里趕去.

"老板."回到鎮子的時候四大天王正站在門外,見到我後忙招呼道.

我停下來和他們隨意聊了幾句,此時我腦海全是比特犬和那山洞里干尸的事,也就沒多聊,客氣一番就回羊館里.

"老板,這酒喝的好爽,後面你還能多采集一點材料嗎?"李俊義來了,對我道.

我看他一眼,心思全在干尸上也就點頭說好.

"多謝老板!"他聽完後感激涕零.

我苦笑說這又不是什麼大事,等我有空了就去整吧.

李俊義說好,很高興的離開.

距離到天黑還有三個小時吧,我現在是茶飯不思,光看著碩大的餐館發呆,看著人來人往,直到傍晚時分這里一個人都沒有後.

"老板,下班拉."四大天王走的時候對我道.

我沖他們擺手,現在他們已經融入鎮子,下班沒事的時候也有自己的娛樂節目.

在我看來,只要他們沒闖禍,什麼都可以.

李俊義也走了,帶著滿鬼香,估計是去找他的朋友們喝酒去了.

這家伙居然真的可以讓釀造時間提前,之前他和我說多采集點材料的時候就跟我說滿鬼香好喝,所以我知道他有辦法提前,讓原本需要花上一段時間來釀造的酒提前不少.

沒去深究他是怎麼辦到的,現在我什麼都不想去問去管,只想知道如何將應付今晚會發生的事情.

在他們走了後我進冰窖,給楊再興等人上香,把今天看到的也說了出來,不說,我感覺整個人都不舒服.

出來後再看天色,已經黑透.

"該來的,終究要來了."我念叨一句.

隨即也不去多想,盡管等著就是.

渾天犬在門口,我來到它身邊坐下,一手撫摸著它的腦袋一邊說我見到你的老朋友比特犬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和它說,似乎是因為昨晚發生的事情到現在一直壓抑著我,讓我很難受,所以一心想把這些話說出來,說出來會痛快一點的樣子.

之前對著楊再興他們的牌子也是這樣,現在一樣.

我念叨著,渾天犬後來走了,似乎是不耐煩,跑了.

我望著渾天犬遠去的身子,頓時苦笑.這家伙也受不了我了……

"張老板."老鬼,鬼道士出現了,站在我身後.

我回頭,看到他,也看到來哥,他氣色明顯不怎麼好,一臉黑氣,看起來精疲力竭.

昨晚那一戰,他確實已經竭盡全力,如今沒恢複過來也是對的.

紅袖說的,他們受傷只能依靠時間慢慢恢複,這樣無疑需要太長時間,恢複太慢了.

這個時候我想到了全羊宴,要是我的全羊宴能起到食療的作用,能起到療傷的作用,而且作用時間短,幾乎能在一兩天內就將鬼療養好,那就真的是好極了.

不過這似乎有些難度,絕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還有,現在來說還是先度過眼前這關再說吧.

"那東西是沖我來的,你們如果有事的話可以先離開的."我道.

老鬼看著我,說張老板你說什麼呢,老朽可是這種人?

來哥默不作聲,不過他一直是跟著他爺爺,老鬼的,所以老鬼說什麼,他就是什麼.

我看他們一眼,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能堅持站在我這邊,我很感激.

患難見真情,這一點他們做的比絕大部分的人都要好,即便他們早就死了,是鬼.

"現在怎麼辦?"老鬼問我.

我先把今天去鬼溝嶺見到一幕告訴他,包括了墳墓黑釘子以及干尸,老鬼不愧是道士,聽到我這樣一說,他立馬就肯定小小是搞的鬼,利用遷墳的時候開館見陽,再用黑釘子將鬼制服,為她所用,最後再讓他們心甘情願的做任何事.

至于喂養,他覺得不太可能,除了厲鬼,極其凶猛的惡鬼外,一般很少能直接將魂魄直接吃進去的.

這和大補的藥是一個道理,即便你身子虛弱想增強,但也不是一瞬間吃大量補藥,因為身子會受不住,然後流鼻血什麼的.

"所以她是控制住那些鬼了?"我聽完驚愕道.

老鬼點有,說九成是這樣的.

這一下,我們似乎明白過來為什麼比特犬變的那麼凶猛了.糾集了大量的鬼在自己身上,無形中將自己壯大,集合眾鬼的力量,能不強大?

從另一方面講,和比特犬對戰就等于和幾千上萬的鬼對戰.這樣的話,任由來哥和紅袖他們再怎麼攻擊,只怕都不見得能占上風.

我承認來哥他們能以一敵百,可現在的狀況卻是要做到以一對千和萬,這完全是獅子和螞蟻群的較量.

紅袖出現了,來到我身前,但是楊再興沒有出現.

等了好一會,楊再興才出現,和他一起出現的居然還有四十多人,也就是之前和他一起來到我羊館和我談論需要牌位的那些人.

七七四十九個,都到齊了.

我和老鬼把之前的推測告訴他們,他們沒像我和老鬼那邊表現出驚訝的表情.他們都很淡定,給人一種肯定經曆過很多,幾經生死而活來一般的感覺.

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做到不受任何影響,我還是我的狀態.

我看了看紅袖,她的強大我是知道的.再看楊再興,他更在紅袖之上.而如今楊再興身後的那些家伙也都一臉堅毅,雙目如劍,不見半絲猶豫,所以他們也不簡單……

尤其是他們周身散發出來的股股黑氣,張牙舞爪無比猙獰,四泄而去更是張揚.

只是今晚的比特犬就更不簡單,所以,今晚勝負如何,那只能看運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