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詛咒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八章詛咒

整件事是不是像我猜測的那樣我也沒多管,只管聽著先,至于後面的事,我相信既然彭明他們找到我,那麼自然就會說,不然找我做什麼?

"張老板,我感覺這個小小和我認識的小小有些不同."彭明說道.

我笑了笑,反問他一句你認為現在這個小小是有人冒名頂替的?

彭明一副為難的樣子,開口說也不是這樣說,反正就是感覺有點不妥,但是他還是堅信這個小小是本尊,只是變化太大了點.

我哦了聲,不再說話,還是將主動權交給彭明,彭慧兩兄妹.

"張老板你沒感覺到小小姐姐有點不用了?"彭慧問我.

我搖頭說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和她一起生活,只是碰過幾次面而已,你們這樣問我是不是有點多余?

事實上就是這樣,都這個節骨眼了,彭明他們還跟我玩把戲.反正我個人對這事沒放心上,他們愛說就說,不說拉到.

我還要想辦法去對付那大狗呢,昨晚它差點就得逞,試問嘗到魚腥味的貓會看著魚在眼前而不吃?

肯定不會!

我料定今晚那大狗比特犬還會來,而這一次就沒那麼幸運了,因為它有一整晚的時間來對付我們,絲毫不用擔心天亮的事情.

之前是因為我為了套住老鬼他們為我靡下,為我所用所以請他們吃了全羊宴,在差不多天亮才開始行動.我也該慶幸我這樣做了,要不然,那大狗哪怕再多待一點時間估計我這邊不死也將受到重傷.

在彭明他們倆人沒說到重點之前我是不會理會太多的,我得找到比特犬的弱點,或者尋找到能對付它的辦法.

如果那死狗體型小的話我可以考慮用渾天犬去對付它,當時渾天犬就曾和它干過一架,似乎渾天犬占了上風.總之那個時候等我追過去,追到小小家別墅的時候比特犬已經死了,說是被渾天犬咬死的,我感覺重創它是真,殺了它是假.

所以在這一層上面,不管這比特犬變成陰靈狗也好還是活著的時候也好,對上渾天犬,那麼它想贏就不是那麼好贏了.

不要問為什麼紅袖等人感覺起來比渾天犬更厲害,對付比特犬就更厲害之類的話,有時候萬物相生相克,老虎怕大象,大象怕老鼠這些話也常被人掛在嘴邊,難道老虎還會怕老鼠?結果顯然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如果比特犬還活著,我也能收拾它.問題是它死了,目前還不知道是怎麼樣一個狀態,我見到它身子就顫抖不已,還怎麼收拾?也沒辦法收拾.

最終我還是把希望寄托在渾天犬身上,希望在它身上找到什麼突破點.

"張老板你有在聽嗎?"彭慧這個時候道.

我說有,微笑看著他們倆,努力回想剛剛他們都給我說了些什麼.

"那現在能陪我們去一趟嗎?"彭慧又問.

我犯糊塗了,剛剛有說到這個?

"去哪?"最後我還是問了句.

"去鬼溝嶺看遷墳,小小今天沒來,你也正好可以看看小小在之前搬過的墳前做了什麼."

"在墳前做了什麼?"我疑惑出聲.

我覺得我應該沒聽錯,剛剛彭慧的意思是說之前我甩手不理鎮壓遷墳的事情之後由小小代替,不過她不是單純的"鎮",還對那些遷墳的地方做了什麼.

這也是彭明之前說小小有問題的意思,而他們來找我的意思就是請我過去看,看能不能解釋眼前這事該怎麼解釋.

小小對遷墳的那些墳墓做了什麼手腳我還真不知道,不過現在我倒是想去看看,看看她究竟怎麼做的.

"走."事不宜遲,我起身了.

彭明,彭慧倆人也起身,走在我前面引路.

遷墳的是鬼溝嶺,鬼溝嶺其實就是兩座大山,大山上布滿墳墓和尸骸,常年陰風森森,半夜會有鬼哭狼嗷聲.

是以鬼溝嶺在鎮子人心里就是個鬼地方,千萬去不得,尤其是晚上.因為大白天進到里面都能感覺到陰冷,可以想象這要是晚上去……能不能出來還是個問題.

我剛來到鎮子的時候鎮子里的人就是這樣介紹鬼溝嶺的,那時我已經知道世界上有鬼,並且開設了白天活人吃飯,晚上鬼吃飯的全羊館.

想一想,似乎自從羊館晚上不開張,不給鬼進來之後,鬼溝嶺以及附近的鬼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不過當我來到鬼溝嶺看到被挖開的墳時,我突然明白他們沒有出現在鎮子上的原因並不是我全羊館沒有開,而是他們壓根就來不了.

有墳,有棺材和尸骸,只是魂不在了.

我一連看了好幾個墳,結果都是一樣的.

我越看越心驚,突然明白為什麼比特犬會變的那麼厲害,周身黑氣驚人.

因為它確實和喂厲鬼一樣,直接把比特犬喂成這樣大的.起初我懷疑沒那麼多"食物"來喂,但是現在我知道,有!整整兩座山,那麼多墳墓里的鬼,又怎麼可能不夠喂養?

這些都是在我詢問彭明後知道的,我問他遷墳狀況怎麼樣,他說兩座山基本已經遷墳完成,只有少數的墳還沒遷.

姑且我沒去管為什麼少數的墳沒遷走,就那些遷走的墳已經墳挖魂沒,全被小小弄去喂比特犬了.

至于她是怎麼辦到的我不得而知,倒是此時每一個墳前都有黑色的釘子釘在土里面,並且還插上了白色的紙.

這就是彭明,彭慧兩兄妹之前說的,說小小在遷墳的時候對著墳墓做了這些事情,並且是每遷一個墳就弄一個這樣的東西,還要做出奇怪的動作,那模樣就像個懂道術什麼的人.

"我和小小幾乎天天在一起,除了有些時候因為工作等等原因不得不分開.可就算是這樣,她也沒理由學會那些東西."彭明道.

彭慧也接著問我,問我小小是不是被什麼髒東西纏上了.

聽到這里我笑了,她會被鬼纏?她不去纏那些鬼就不錯了!

不過現在也不是去深究這個的時候,我更想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事,這些黑色的釘子什麼的又是干嗎用的.

我在眼前這個墳四周走,想看看有沒有我沒發現的一些東西.很可惜,並沒有.除了墳頭處這顯眼的黑色釘子和白色的紙,似乎沒別的東西了.

我蹲下來,用手抓起一把泥土拿在手上捏起來,見沒什麼問題我又聞了聞,除了有點腥臭似乎並沒什麼異常.

我又向下一個地方走去,同樣的,抓起土就聞,還是有腥臭味,除了這個似乎也沒別的什麼異常了.

我把土丟掉,拍了拍手,抬頭看身邊四周所有被挖開的墳墓,如今的墳墓死氣沉沉的,四周連陰氣都沒有了.

之前來這里找老鬼墳墓的時候還能感受到陰冷的氣息,現在沒有了,陽光正猛,罡猛的躁氣十足.

肯定是什麼地方出問題了,只是我還沒找出來而已.

"怎麼樣?"彭明問我.

我搖頭說並沒什麼異常,彭明看著我,顯得有些不相信,他說張老板你幫忙再看看,我不相信小小整這些東西就是圖個好玩.

我看向彭明,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在乎這個.

單純的來說,我不覺得他只是擔心小小出問題了,而是怕他自己出問題,怕死.

"我又不是道士,我雖然懂一點這方面的東西,可是和專業的道士相差十萬八千里遠,不如你找個專業的道士?"我反問.

這下彭明沒話說了,看著我,想說點什麼又不好說,估計是怕自己說多錯多了吧.

我也不去理他那麼多,一會抬頭看太陽,一會看四周被挖開的墳,最後我想到了一個好的辦法.

就是把老鬼喊出來,那家伙就是道士呀!

從我對他了解來說,要說專業道士,他算一個.比起現在生活里隨處可見的那些上門假道士要正宗很多很多.

只是要把鬼道士老鬼喊出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因為時間不允許,現在這個點太陽正猛呢,喊出來被太陽殺死?

最後我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讓自己來發現小小的秘密.

我再次蹲下來,用手去碰那黑色的釘子,這個時候彭慧突然開口,說張可,我記起一件事,就是小小姐在插那個釘子的時候曾經喊過你的名字.

我伸向黑釘子的手停了下來,心道那女的是給我下詛咒嗎?

在我印象里只有下詛咒才念對方名字的吧?

除了念,一般還會在施展法術的東西上留下對方的一些東西,這和下蠱,下降頭差不多.在施展的時候小到對方的頭發,指甲,大到衣服或者血液等等.

最邪最厲害的就是用對方的血來下,但那也是難度最高的,誰傻不拉唧的會把自己的血給別人?

內心一真思索,再次把手伸向黑釘子,我想,既然念了我的名字,那麼是不是黑釘子下面隱藏著什麼?

手碰觸到黑釘子的霎那突感刺手,瞬間我就收回手,有些驚駭看著那釘子.

黑色的釘子看起來和平時見到的釘子並無差別,就是顏色不同而已.不過剛剛那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