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鬼道士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三章鬼道士

"小子,看到那個人沒有?我看他印堂發黑,估計今晚要遭殃了."

我准備進殯儀館的時候外頭有兩只鬼正蹲著抽煙,其中一只老鬼吊著二郎腿吐了口煙,看了看我之後說道.

我放慢腳步,想看看這兩只鬼究竟要說些什麼.這老鬼又是憑什麼本事說我印堂發黑?

另一鬼是個中年人,他只管埋頭抽煙,看都沒看我一眼說是是是,老頭你說的都對.

老鬼見此,有些不悅,原本的二郎腿一收對著中年人踹了過去.

中年人遂不及防,直接撲倒在地.

"我艹!你大爺這樣踹我你不想活了嗎?"中年人起身轉頭對老鬼道.

老鬼依舊二郎腿,囂張至極,連中年人看都不看一眼.

"孫子,信不信我把你爸喊來?"老鬼得意道.

中年人聽到這里眼瞳變化了幾下,顯得畏懼,最後說了句還是算了吧,繼續蹲著抽煙.

老鬼抽的是那種煙杆,中年人抽的是香煙,另一手還拿著煙盒呢.乍一眼去完全是兩個時代的人.

不過聽他們這樣一說我倒是確信他們是不同年代的,還不是兩個時代,而是三個.

我相信老鬼是中年人的爺爺,而中年人是老鬼的孫子,所以中年人最後慫了.

我好奇老鬼是怎麼看出來我印堂發黑,難道生前他是道士?

如果是的話,那麼他就能幫上我的忙,我要找蛇頭的魂,就這樣子盲目的找顯然會破費很多時間.如果他是道士,那麼他就可以通過他的方式來幫我找到蛇頭.

而且他也是鬼,又是鬼又是道士,那是不是能力比他生前要厲害很多?

"爺爺,你不能老是這樣子?死都死了那麼多年了,連孫子都敢欺負?"

中年人發牢騷,說完將煙頭丟地上用腳踩滅.

若不是知道他是鬼,我還真以為他吸煙,那動作簡直和平時看到那些煙民一樣.

當然,鬼是人死了之後變成的,其本質上兩者沒有區別.該吃飯就吃飯,該走路的還是要走路,不對,鬼是不用走路的,他們就是飄.

所以有一點點區別,但是區別不大,包括剛剛中年人抽煙其實也和人一樣.

"孫子,都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你怎麼老是嫌棄我呢!"

老鬼有些郁悶的,悶悶不樂.

中年人扭頭看了看老鬼,張嘴想說話,最後什麼話都沒說閉上嘴巴繼續抽煙,埋頭.

那模樣是那麼的無奈,畢竟那是他的爺爺他這個做孫子的有什麼資格去跟爺爺鬧?就像老鬼說的那樣,到時候他把中年人的爸爸叫過來,他就有的好看了.

所謂老子管兒子,老子還有老子,這個老子比老子還要厲害.

看到這里我笑了笑,這爺孫兩人真好玩.

"孫子,你看那個人的命格是不是今天要倒大黴."老鬼這個時候又看向我,對著中年人道.

中年人抬頭看我,仔細的看了又看,在我的額頭,鼻子,眼睛,下巴都看了遍,搖搖頭說爺爺你看錯了,這個人命硬的很,倒什麼大黴.

老鬼聽到這里有些不耐煩,又看向我,上下打量,最終疑惑,開口說,不對呀,確實是倒大黴的像.

中年人又看,這個時候我耐不住了,來到他們兩人中間,坐了下去.

"兩位,這樣子看來看去有意思嗎?人家看相的一眼定生死只需要看一眼看出所有命格,時運.不像兩位看來看去,看來看去,你們不累我都累."

這次輪到老鬼和中年人吃驚,他們紛紛閃避,遠離我,彈射一般跳到一米遠的地方看著我,警惕的,眼瞳放大的看著我,失聲道,你居然能看到我們?

我笑笑沒說話,事實不是擺在眼前嗎還用問?

稍等一會兒,他們也意識到我確實可以看到他們.

"你究竟是什麼人?"老鬼問我.

中年人也看著我,想知道我的身份.

我無奈出聲:"我就是個要倒黴的人呀."

老鬼有些尷尬,笑了笑說,我老了,眼睛不光你不要當一回事.但是我確實在你臉上看到了黑云,那就是我們說的印堂發黑.

我說老頭子,你生前是什麼人?

中年人插嘴,爺爺是道士.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這個老鬼生前就是個道士.

我說老頭,我有件事需要你幫忙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老鬼猶豫,沒有回答我.

中年人說話說我爺爺幫人家看相需要很多的錢,你有錢嗎?

我笑笑:"你們陰間的錢對我們陽間的人來說是問題嗎?"

就是冥幣,我隨便拿出100,1000去買都能買多少,我壓根就不在乎.

中年人這個時候也笑了,你和我們想的一樣,不對,是和我們生前想得一樣,以為拿錢去買冥幣就能換很多,但是你們知道冥幣在我們陰間彙率是多少?

聽他這樣說我還真不知道!

我的羊館只收材料不收錢,所以從沒真正意義上去了解冥幣,陰間這些鬼用的錢.

是一比一,老鬼說.

聽到這里,我有些郁悶.這個比率太高了,如果是一比一那還不如直接燒真錢.

後來一想,不,不對,燒真錢犯法的.

"老頭,你的酬勞是多少?"

既然已經開口,我也有些老本,所以干脆就問到底.

老鬼問我需要他幫什麼忙,如果是小事免費幫我都可以,但是如果比較麻煩,那麼就需要錢.

聽到這里,我說既然你都這樣說了,你人都死了,你還那麼在乎錢干嘛.

老鬼苦笑,你沒聽過有錢能使鬼推磨嗎?我們做到是能收錢並不是全部放入自己的口袋,而是絕大部分拿來打點.

"打點?"我疑惑道.

老鬼點點頭說我們做道士的可以通神靈,上至天上神仙下至陰間的鬼,那麼就需要溝通天地之間的"力量".

"力量"並不是看不見的力量,而是看得見的,因為這個"力量"就是錢.

老鬼又說了,拿溝通陰間鬼魂來講,首先要先打開鬼門關,通過鬼門關才能進入陰間,然後找到需要找的鬼,進行溝通.

鬼門關由鬼差看守,要想通過他們,要麼你實力足夠的強,強大到他們的認可.要麼就需要拿錢來打點,不然你連鬼門關都進不去怎麼做到溝通陰間鬼魂?

聽到這里,點頭,老鬼說的確實有道理.

"那麼神仙呢?"

在我看來,神仙總不能像鬼那樣子直接要錢的吧?

結果老鬼苦笑搖頭,那模樣好像在說要的錢比鬼還要多.

我微微一愣,想了想,好像是這樣子的.

畢竟有些東西並不是說我們單純的去想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必須得遵守游戲規則.

"我要找一個鬼魂,他死了,但是鬼魂卻不在."

老鬼臉色有些沉重,說如果一個人死的鬼魂卻不再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他死的時候鬼魂被人收走了.通常這種情況是因為那個人得罪了什麼人?對方想讓他萬劫不複,所以不光殺死了他還把他的魂魄給收走,讓起投胎不成,來世不能為人.

能做到這樣的人,能耐不小,恐怕也不是那麼好對付.

第二種,他是個十惡不赦的人,因為生前做的壞事太多,所以死的時候,直接被鬼差勾走,帶到十八層地獄受難,只怕想找你都找不到.

聽到這里,我想了想,看來老鬼說的第一種情況才符合發生在蛇頭身上的事.

再聯想到麒麟門3個手下當時看到我一臉恐懼的模樣,我已經有九成把握,蛇頭是被人害死的,連他的魂魄都被收走.

我首先想到的是3位老者,今天剛到我羊館,帶著人來鬧事的3個.

也不是說他們3個都是壞的,但是那個站起來和我說話的是首要嫌疑人.

如果能老鬼的話是真的,那麼接下來賓館也不用去了,我應該要去找那老者.

我要去看看,看看身邊有沒有類似道士的人,或者有法術,有能耐的人.

如果找到有,那麼證明老鬼說的話是對的,我只需要去對付他那麼也就能找到蛇頭的魂.

"老頭這個忙多少錢?"

多說無益現在主要還是先去找到那個老者,看一看是不是他出了問題?

如果不是他,那麼是誰?也要盡快的找出來,要盡快找到蛇頭的魂,以免出什麼差錯.

既然有本事將蛇頭的魂勾出來並且帶走,那麼要對付蛇頭的魂,並且將它打成萬劫不複應該也不難.

不能再等,再等就晚了.

老鬼看著我,沒有說價錢,只是說要對付這樣的人恐怕我都有危險.

這一點我理解,因為對方也不是普通人,也許是道士或者說其他有能耐的人,這樣子的話,老鬼跟著我去找對方那無疑和羊入虎口沒什麼區別.

不過從他的話里我可以聽出他並沒有拒絕,而是有要求.

我說老頭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盡管說,只要我能幫上我一定幫.

老鬼他看了眼中年人,吸了一口煙站起來說:"走吧!"

如果他提出要求我還好接受,現在他什麼都不說反倒比較為難,這表示後面不管他提什麼要求,不管是什麼事我都要幫忙.

所以總的來說還是我吃虧.

但是現在也沒有辦法情況危急,只能先答應他.

我們說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