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喝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九章喝死

我不知道眼前的情況是怎麼回事,按理說狗比人更會看人,好壞善惡,基本它看一眼就能感覺到.

所以現在連蛇頭都被排斥在外,這倒是讓我很意外.

難道是因為蛇頭過去的身份?

蛇頭過去是混外面的,以前他這個人怎麼樣我不知道,也許和大家知道的一樣就是打打殺殺什麼的.但是現在的他只是個普通人,和其他糟老頭一樣,心地善良,沒事愛吹牛,下棋,然後對著街道和行人發呆,回憶過去年輕的時候……

所以他不應該被排斥的,而現在他如此落寂和悲傷,讓我有些看不下去了.

"蛇頭老大,你老人家沒事搞條狗來養做什麼?喜歡的話我把渾天犬讓你玩幾天?"我過去拉著他往外走,離開人群.

人群里不少人都在看著他,這只會讓他更難受.那種別人都有我沒有,還要被鄙視和猜忌的眼神,很令人不爽.

可是眼前的事其實不用說大家也能猜測一二,沒被狗選上的人都不是好人,所以也無怪乎大家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蛇頭.

"哎!什麼嘛,我要你家的破狗干嗎,我就是一個人住的太寂寞了,想養條畜生來做朋友,王八蛋,居然都不跟我!"蛇頭怒道.

我已經很久沒聽到蛇頭罵髒話了,如今一句話里有好幾句髒話,他內心是多麼的郁悶和憤怒呀.

我說蛇頭,你也老大不小了,別說的自己好像沒人要一樣,你還有那麼多手下,他們不是天天來找你耍嗎?

我說的情況基本每天都有在發生,蛇頭畢竟是老大哥,威名遠播那種,手下也多,今天這個手下來陪他耍,明天那個手下來陪他,其實他壓根就不寂寞.

要說寂寞也是他自找的,每次小弟們來陪他都被他趕走,後來小弟們都怕他了,估計這幾天又把小弟們搞怕了,所以沒找他耍.

"別說那些混蛋了!"豈料蛇頭一臉怒氣.

不說還好,一說,感覺蛇頭之前的怒火是層疊了,直接倍增.他也不說話,也不像年輕人那樣因為生氣拿東西泄氣,他就是不說話,低頭走路.

有時候生氣不一定要表現出來,就像蛇頭,他真正的生氣就是低著頭不說話,這個時候要是誰惹了他……我滴個乖乖哦.

我自詡和他感情不錯,說遠點他把麒麟門信物都給我了,可想這份關系是有多好.但是現在我也不敢惹他,任由他低著頭,雙手靠後背,一語不發.

他是漫無目地的走,我見到後心想這樣走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之不讓他把怒火泄了,不把他肚子里的那口氣整順,他是不會和任何人說話,也不會從憤怒中恢複過來.

走到差不多的時候我來到他身前攔住他,示意他往另一個方向走,那是我的全羊館.攔歸攔,也沒敢說話,就是做出個動作.

誰知道會不會就這樣惹了蛇頭,到時候吃不了兜著走的人是我.

還好,蛇頭並沒有生氣,順著我指的方向走,向全羊館走去.

渾天犬在先,小跑進全羊館,接著四大天王出來了.原本四人笑容滿面很興奮的,見到的時候起碼還是這樣,不過當他們見到蛇頭這幅模樣頓時一個兩個分開站好,低頭不敢言語.

想來他們也知道現在蛇頭的狀況,知道自己的老大正在怒火中,火山都要爆發的那種.

"老板!你終于回來了呀!"小麗走了出來,看著我喊了句,人也想我跑了過來.

我嚇死,對著小麗做出禁聲的動作,這樣時候她才捂住嘴巴,東張西望不知道看什麼.

蛇頭進去了,總算是有驚無險,小麗的魯莽和吵鬧聲沒讓蛇頭感到不爽.

"怎麼了?"小麗來到我身前小心翼翼道.

我把她拉到我身前,小聲說今天千萬不要惹蛇頭,不然後果很嚴重!

小麗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扭頭去看蛇頭的背影.

我沒時間和她解釋太多,讓她去上幾瓶好久,還有讓她把其余吃完飯的客人先趕出去,盡量全趕走.

小麗吃驚看著我,顯然沒想到我會說這樣的話.在她看來那些都是客人,是上帝,趕他們走?

我知道她的顧慮,但我還是嚴肅看著她,好讓她知道我說的都是嚴肅的.

最後小麗明白了,點點頭跑進全羊館去張羅去了.

我進去的時候蛇頭已經找了張桌子坐下,在右手邊的6號桌.6號桌四周坐滿了人,在灌酒吃肉,好不自在,大聲暢懷.

我看到這里汗顏,蛇頭現在肯定不喜歡安靜,不喜歡看到別人比自己還要幸福快樂.我怕蛇頭最後忍不住要在我全羊館來開打,搞的亂七八糟,打砸.

好在小麗不愧是我好幾年的手下,在這個節骨眼上倒不馬虎,立馬就拿酒來了,還先上了點送酒水的花生等東西.

"蛇頭已經開酒了,我坐下,突然想起現在這種情況我要是和蛇頭對飲的話估計又得趴下.我可是告誡過自己不能再這樣喝酒,如果可以還要滴酒不沾.

于是我把目光看向另一邊站著的四大天王,喊話:還不過來陪客人喝酒?"

四大天王也干脆,立馬就跑過來坐好,圍成一桌,不對,還缺了個.我抬頭找人,頓時相中一邊端菜的李俊義.

要喝酒?找他准沒錯!

"小李你也過來,不用做事先了,喝酒吧."我道.

李俊義本身就是老酒鬼,聽到這里當下把端著的菜丟給小麗,屁顛跑過來,還沒說要喝直接拿好杯子放到蛇頭面前讓蛇頭給他倒酒.

我看到這里瞬間汗流浹背,這個李俊義是來搗亂的吧?

讓蛇頭給他倒酒?我大爺了,難道他就不知道分輩分嗎?不說蛇頭火頭上,就蛇頭這歲數是他的3倍,他還好意思讓人家給他倒酒!

四大天王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身子微微發抖,最後低頭假裝沒看到,又像是在等待暴風雨來臨一樣.

我咽口水,仔細看著蛇頭的任何一個舉動,怕他把酒瓶往李俊義腦袋上砸.

還好,蛇頭很安靜,給李俊義倒滿酒.李俊義也不客氣,滿了後拿起來就喝,還沒等蛇頭把酒瓶收回去他又把杯子送過去.

我:"……"

蛇頭居然沒怒,還因為李俊義這樣而笑了起來.

他說你是我最大的敵人,喝60多度的白酒一口一杯連眉頭都不皺,好樣的!

說完他們倆人開干了,你一杯我一杯,絲毫不帶停.

我看傻了,四大天王看呆了.

眼前這是喝白酒?白開水吧……

但是那確實是白酒,最低度數53,高的70幾.倆人就這樣干著喝著,直到桌子上堆滿了六個空瓶子,引來不少同在吃全羊宴的人圍觀我才知道,不能讓他們再喝下去了.

李俊義年輕,身強力壯我相信沒事.可是蛇頭不行呀,蛇頭一身老骨頭,看起來也是弱不禁風的,這要是再喝,我怕什麼心髒病呀糖尿病呀高血液什麼都一起來.

到時候他可是要一命嗚呼的!

"好了,蛇頭,差不多就好了,小李喝不過你的,這家伙在死撐."我假意道,希望李俊義也能聽懂我話里的意思,不要再和蛇頭喝下去.

喝酒這個東西看起來沒什麼,其實帶著牛勁的.就是原本大家一起喝酒是感情深,但是喝著喝著就成了拼酒,然後成仇人一樣,對方不趴下自己就不服氣!

到這里我不得不說李俊義這混蛋,居然聽不懂我的意思,回了一句我怎麼不行了,我清醒的很,再喝.

于是倆人又繼續喝了,蛇頭壓根就不理會我.

又是一個小時,天都黑了,客人也都走完.蛇頭終于沒喝了,因為已經醉趴在桌子上,動都沒動一下.

最後我讓四大天王把蛇頭送回去,再看著李俊義,心想眼前這個人究竟是什麼怪物變的.

喝了十幾瓶的白酒硬是一點醉意都沒有?

"小李?"我喊他.

我懷疑他是不是假裝沒事,其實已經醉了,估計連我是誰都不知道.

豈料這貨說老板你喊我做什麼.

接下來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說李俊義你就是個怪胎,豈料這家伙嘿嘿笑了,說老板你怎麼知道村里人都這樣喊我的.

說到這里我知道我和李俊義沒什麼共同語言好說的了,讓他去洗洗睡覺去,明天還要開工.

他說好,起身去睡覺,走到一半又折回來收拾桌子和酒瓶,動作利索,做事有條不絮,這貨果然沒喝醉……

夜深了,久違的安靜已經不在,因為鎮子恢複了以往的氣氛,狗吠聲等等接踵而來.

我躺床上,聽著狗吠聲看著夜色,心道還是有狗好呀,睡都睡的舒服點.

就這樣我安安穩穩的睡覺,期間也聽到四大天王回來了,現在他們吃住都在我這里,不過沒床,直接睡大廳地板.

對他們來說也沒什麼,畢竟是壯丁一個,打地鋪還能感冒不成?

第二天清晨,我被人吵醒了.

是李俊義.

我說你吵我做什麼,他只說了一句話:昨晚和我喝酒的老頭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