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長槍對長槍(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六章長槍對長槍(二)

"楊再興?"我以為我看錯了,當下喊話.

楊再興一手壓低斗笠一邊回頭看我一眼,嘴角多了絲絲笑意.

至此我相信眼前站在我前面的這個人是楊再興,可為什麼是他出現而不是白起,我也不知道了.

"咦?"長槍鬼使出去的長槍突然停止,只差一點就已經進入狗群內,而眾狗也只有少數做出了反應躲避開,剩余一大部分還在原地,被嚇住了.

長槍鬼收了長槍,身子站定看向楊再興,皺著眉,沒說話.

似乎是無聲的較量又像是在打量楊再興,好分析他的來頭和實力如何.

不單單是他,寸頭也在看著楊再興,還有紙扇女鬼.

四人對持,楊再興略勝一籌.

我也只是感覺到楊再興略勝一籌而已,從他的神情和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那種給人氣定神閑,勝券在握的感覺.

有那麼一下,我居然看到長槍鬼看向楊再興手上長槍的時候居然有了一絲畏懼感.就那麼一下,也不知道是我花眼還是對方只是身子挪動所以原先的殺氣弱了幾分.

"你是誰?"長槍鬼開口了,長槍一指一送,對著楊再興鼻子送了過去.

倆人彼此距離十余米,所以長槍並沒有直接碰觸到楊再興,但是能看到對方的長槍確實對准了楊再興的鼻子,而且對方盛氣凌人,趾高氣揚的模樣在告訴在場所有人,還有狗,他能將楊再興殺死!

我看到這里內心也緊張,如果白起在,我也許會心安不少,可是楊再興……

他也是鬼溝嶺里的鬼,縱然手上長槍厚實剛猛看起來很重,威力很猛的樣子,但是,他面對眼前這幾只鬼,我對他沒信心.

有些東西不是靠自己給他信心就行的,終究沒看到他出過手,也不知道他實力究竟如何,所以要說現在我認為他贏定了,我嘴上可以說,心卻不能這樣想.

但好在他的出現化為了我身上絕大部分的壓力,暫時來說,渾天犬它們是安全的.

狗,已經向四周散開,中間留出一大片空地,大大的空地,有殘風席卷,沙石滾滾而去,草團也時而有.

長槍鬼問楊再興話,楊再興沒理,這讓長槍鬼有些憤怒,那種被對方無視後帶來的憤怒還有不屑.

"大爺問你話呢,不回答,這多沒禮貌?讓爺爺來教教你怎麼做人吧!"長槍鬼話音剛落,人已經奔跑出兩三米,一個縱跳如武俠輕功一般直接彈射好幾米.

人在縱跳,腳一點,身子兩三米,身子微側,手持長槍,槍盡,槍尾在手,長槍鬼啊的一聲最後一個閃爍直接來到楊再興眼前一米多,而鋒芒畢露的槍頭也已經對著他的下顎以下的喉嚨刺了過去.

速度,快!

我在楊再興身後,看到這一幕也驚的嘴巴都張不開,心更是緊繃如被大手拿捏,隨著對方的長槍刺傷楊再興而捏的更緊,呼吸不能.

完了……

我腦海傳遞給我的唯一信息就是,完了.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眼前的事情,可是即便你楊再興再怎麼不行,閃避總該會吧?現在傻愣愣站著被人殺上門算什麼事?

我都有種自己去和長槍鬼戰斗的沖動了,好歹我還會還手,打不贏但是拼死也能咬他一口吧?

我是失望的,直到長槍鬼的身子突然橫飛出去,手里的長槍也嗖的一下甩飛出去,最後咚的一聲插入距離長槍鬼百米外的土地上.

長槍入土,咚的悶實聲,居然入土三分之一,而且長槍在晃,劇烈的,發出細微的嗡嗡聲.

驚了!

長槍鬼橫飛落地後第一時間站了起來,驚恐看著楊再興,又回頭看著還在微微搖晃的長槍,槍頭紅纓絲也在抖著.

寸頭驚了,眨眨眼,一直看著楊再興,嘴角笑意全無,取而代之的是死沉的臉,拉下去的嘴.

至于紙扇女鬼,說對楊再興感到驚訝不如說她很欣賞楊再興,眼眸留情,脈脈動人,嫵媚著也不知道是不是對楊再興有了興趣.

我身後,紅袖依舊和那女鬼纏斗在一起,打的難舍難分,能聽到紅袖搭弓射箭的聲音,也能聽到女鬼氣急敗壞讓紅袖不要跑的聲音.

戰斗聲,咒罵聲,成了四周唯一的聲音.

我的前面,楊再興似乎並不怎麼喜歡說話,所以那三只鬼也說話,多了幾分警惕.

"你,很強大."長槍鬼返身向插入地面的長槍走去,邊走邊說,看似是自言自語,實則是在對楊再興說話.

這次我對楊再興有信心了,我也渾身輕松.

渾天犬來到我身邊,耽耽看著楊再興,我輕笑,拍了拍它腦袋.

剛剛,我多怕就這樣失去它.

"不過,到此為止了!"長槍鬼繼續道,接著是"咝"一聲長槍從土里拔出來的聲音.

等他再次手持長槍的時候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黑色的氣體,先是小股的黑氣彌漫在他身體四周,腦袋,身上,手上,腳下……

全身上下都在彌漫著這股黑氣,如觸手一般扭曲轉動,繼而黑氣越發增大,慢慢的,黑氣彌漫在地上,布滿他身體四周,以他為中心半米直徑,全是黑氣.

黑氣出現的同時長槍鬼也變得更為猙獰,獠牙,橫肉,還有散發出寒意瞪大紅色眼睛!

"殺!"長槍鬼吼了聲,身子拔天而起由上而下對著楊再興刺了過來.

他手里的長槍四周也有黑氣,黑氣纏著長槍使其變為黑色一般,更添殺氣和威力,令人無端生出寒意.

這些,都不是主要的,因為長槍已經咻的一下對著楊再興刺了過來.楊再興動了,上前,手中長槍在他手上活過來一般一轉,直接斜上對上了長槍鬼的攻擊.

長槍對長槍,碰撞發出刺耳響亮的兵器聲,嗆!雙槍對上,一點即離.

離的是長槍鬼,如今他改刺為掃,長槍在手身子半圈一轉直接長槍槍頭對著楊再興的胸前劃了過去.

速度極快,由兩槍對碰到改刺為掃前後不到半秒,動作凌厲而快,下手也狠!

他是那種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他的目的就是傷,或者殺了楊再興,所以他不在乎自己的攻擊是對准什麼位置,對方這個人就是他的目標,所以全身上下都是他可攻擊的范圍.

這一來他就可以毫無顧慮,出招更快更狠,盡管甩動長槍,盡情的殺殺殺!

我能看出這一點,楊再興自然能.

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只守不攻,難道是因為他實力不夠?

我覺得不是,能輕輕松松躲開長槍鬼的攻擊又怎麼能說他實力不夠!他應該是在醞釀著什麼,我沒看穿而已.

"啊!"對方的攻擊越發的猛,刺,掃,點,紮,挑……

各種招式不斷變幻著,再配合那速度,我看的是心驚膽顫,驚恐不已.

剛剛我還在想著自己上去和他對抗,現在看來我上去完全就是送死呀!我和他壓根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他要殺我,簡直和捏死一只螞蟻沒什麼區別.

他的速度快,每一招似乎都用盡了力氣,所以能看到以他為中心的地面連灰塵都沒有了,被他出招時帶出來的氣浪席卷乾淨!

而且招招狠,一招不中立馬換招.可即便如此,十八般武藝全用上依舊沒能傷楊再興一星半點.

對方怒了,邊出招邊哇哇叫,唾液橫飛,狀若瘋癲.

"有種不要躲!"終于,我感受到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也開口開始此時楊再興.

楊再興當然沒聽他的話,該躲就躲,輕描淡寫的,或著側身躲過刺殺,或著微微跳躍躲過橫掃千軍式,又或是……

總之他就是那麼氣定神閑,不慌不張任由對方用盡全力的攻擊,他也不反擊,手里的長槍雖然寒芒刺目,但是更多的卻是被他用來格擋對方的攻擊而已.

"咻咻咻……"

長槍鬼早就殺紅眼了,現在還在一連串的攻擊,但是,我發現他的速度慢了,氣勢也不如之前銳利和凶猛,就連彌漫在他周身的黑氣也收斂不少.

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的錯覺,還是看久了有些疲憊的原因.

嗆!

雙槍又碰一起,這一次楊再興開始後退,後退的時候還一掌拍上我的肩膀,將我"送"出十余米外的狗群中.

那一掌打在我身上一丁點都不痛,就像碰我一下的樣子.

和我一同被"送"出來的還有渾天犬,我實在有些匪夷所思在被對方全力攻擊下的楊再興是怎麼做到同時將我和渾天犬送出來的.

那模樣,他是在和對方玩耍?

楊再興身子後退,對方則是連連逼近,一前一後,一攻一守.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他們倆人打斗居然和紅袖跟女鬼的打斗地點重疊了.

這邊楊再興和長槍鬼,另一邊則是紅袖和女鬼.

之前是一對一,現在成了混戰.

女鬼是只聰明的女鬼,她居然知道紅袖因為是遠距離攻擊的緣故並且使用長箭,當下和長槍鬼合二為一對著楊再興攻擊過去.

因為是混戰,所以對方料定紅袖不敢亂射箭了.

"人齊了."就在女鬼和長槍鬼對著楊再興一陣猛攻的時候卻聽楊再興淡淡說道.

"什麼?"長槍鬼一臉茫然,繼而眼瞳放大,身子掉轉頭沒命的逃.

女鬼遲疑了會,很快和長槍鬼一樣驚恐,奪命而逃!

但是倆人都沒有逃成,但見楊再興長槍一帶,唰的一聲直接把他們倆人腦袋掃飛出去,飆射,砸落在地,滾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