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鬼來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四章鬼來犯

體型差不多一樣,但是數量極多,一眼看去半包圍結構將我和羅秀圍起來,看不到盡頭.

也許是黑夜的緣故,也許又是因為四周有房屋擋住視線的緣故,總之,眼前的狗就像老鼠群,螞蟻群,讓人看了頭皮發麻.

我也明白剛剛羅秀說的騷味是什麼了,不正是眼前這些狗群發出來的?確實騷味十足,深吸一口人都要被熏暈.

這種時候我當然讓自己保持鎮定,也沒讓自己被熏暈,而是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狗.

這些狗,黑色居多,白色也有,只是數量比起黑色要少很多,所以整一看去,幾乎全是黑狗,狗群里白狗星星點點顯得疏散而稀缺.

"怎,怎麼回事……"羅秀終于說話了,看來剛剛她是看到這些狗從四面八方走出來並且向我們這邊靠攏,于是被嚇壞了.

我苦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大概來說,這些狗應該是來自惡狗村里的狗,除此外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釋.

這里和惡狗村相鄰,要說狗多,非惡狗村莫屬.我親自進去過,也親眼感受過,看到過,當自己進去後立馬就被無數的狗包圍過.

甚至離開的時候狗群依舊把我圍堵上,森森白色獠牙,沉穩卻充滿殺意的眼睛……

一切的一切依舊曆曆在目,仿佛昨日一般.

"張,張可?"羅秀又道.

我反應過來,伸手打住她繼續要說的話.我看著渾天犬,想知道它會怎麼做.

渾天犬是我從惡狗村里帶走的,所以它和它們是同伴,用人類的話來說是自己人.

而且我相信從我和羅秀踏入這里開始渾天犬就已經感應到它們的存在,可是它一路來並沒有顯得害怕和畏懼,這也說明它並不認為這些昔日的伙伴們有危險,這也就是它一直顯得很淡定的原因.

渾天犬上前,同一時間狗群里發生了小小騷動,然後從狗群里也走出來一條狗,和渾天犬一般大小,毛色也是相同.

不同的是,這只狗似乎有點……疲憊?

我也不清楚自己看到的是否屬實,從外表上看,這條狗並沒有受傷,毛發也完好無損,只是從它走路的步伐和眼神來看,它,不,是眼前所有的狗都好像很疲憊.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感覺它們是亡命天涯.

當然,這種事情出現在這些狗身上顯得極為不妥,畢竟它們是狗,除非打狗隊來了,不對,就是一般的打狗隊來了見到它們都要掉頭跑,生怕丟了自己的性命.

除非是幾百人組成的打狗隊,還帶上了精良的武器,專門為它們而來.

只是這種可能性極低,因為這里是惡狗村,是一個需要步行許久才能進來的偏僻村子.所以幾十上百號人要進來這里,還要攜帶很多武器,鐵籠什麼的,壓根和人類大逃亡差不多,累死不說,指不定半路還會出什麼亂子.

再說,這些狗並沒受傷,是以不存在人類直接傷害的行為,也不是村子外的狼群或者猛獸所謂.

鬼?

我身子打個激靈.

這些狗可是惡狗村里的狗,不是普通人家里的狗,所以一般的鬼能把它們折磨成這樣?還要從惡狗村跑到這里來?直接被對方驅趕出來了?

這不太可能吧?對方得是什麼鬼?那麼凶猛彪悍?

不管怎麼樣,現在來說都只是停留在我的想象中,事實上是怎麼樣的,我想等下就可能知道了.

渾天犬如今和那黑狗交流著什麼,從眼前情況看來,那只黑狗就是眼前所有狗的頭領.

"它們在干嗎?"羅秀湊前到我耳邊小聲道.

我說不知道,雖然我想說它們在交流,可又怕羅秀大驚小怪,所以最終還是不想讓她知道太多.

渾天犬吠了聲,顯得憤怒.

我想,惡狗村里的這些狗確實是遭遇了什麼,而渾天犬也知道了.

羅秀又問我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我還是說我不知道.

渾天犬掉頭向我走來,但是沒走到我腳下,而是上前兩步和我保持大約兩米的距離,它看著我,我也看著它.

我想知道它要跟我說什麼,當然渾天犬是不會說人話的,我是通過它的眼睛來感受它要說的話.

眼睛是最好的交流工具,而不是嘴.

渾天犬要走了?

我不確定自己感應到的是不是這層意思,但是接下來我卻能感受到它的憤怒,所以我想它是想和那些狗一起去戰斗.

我有五成的把握確定這就是渾天犬要向我表達的意思,等它轉身進入狗群里的時候,我已經有十成把握它是這樣的意思.

渾天犬進入狗群里,眾狗必然,讓它領頭,其余的狗則是有序的跟在它身後.

這一場景就像將軍率領士兵們打仗,將軍動,則兵動.將軍吼,則萬獅吼.

"渾天犬怎麼走了?"羅秀驚慌道.

我沒接過她的話,說你知道這些狗是什麼狗嗎?

她先愣住,眨眨眼後說惡狗村里的狗?

聽她這樣一說我心道總算不是特別傻,知道這些是惡狗村的狗.

"可是你不是說它們在惡狗村嗎?這里是惡狗村?"她又道.

"所以你沒感覺出事了?"我回了句.

這個關鍵時刻我心挺亂的,所以羅秀這樣一再二的追問讓我有些小煩躁,最終我也不和她多說,反問她一句.

羅秀先是茫然,繼而驚恐起來.

"走,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我說道.

羅秀點頭,拔了槍,我看了一眼,心道這東西她可用不上.

狗群漸漸走遠,原本包圍我們的區域如今變的空蕩,我和羅秀跟了過去,跟在狗群最後,當我們跟去的時候那些狗還回頭看了我們一眼,還好並沒什麼敵意,繼續走.

走去的方向是惡狗村,這一點其實我早就猜測到了.

畢竟惡狗村才是它們的根據地,如今既然是由渾天犬帶頭率領它們,自然是報仇雪恨的意思,也就是回去惡狗村.

這一路走並沒什麼,除了壓抑的心情和讓人視野不開闊的黑夜,所以走著走著,越發靠近惡狗村的時候我就越感覺不自在.

那種壓抑感被放大了,黑夜讓危機蟄伏,兩者同時作用下我變得步步驚心,生怕在這個關鍵時刻發生什麼事情,最終讓包括渾天犬在內的所有狗,還有我和羅秀都會死在這里.

"怎麼了?"羅秀小聲問我.

現在相對來說就她最輕松,說好聽點無知的人最幸福,因為知道的越少,恐懼就越少,知道的東西越多,各種恐懼就接踵而來.

不知道食品有問題從不在乎自己吃的東西是否添加了什麼.不知道世人險惡也就從不擔心自己會上當受騙,見到陌生人就會警惕.不知道……

所以"無知"的人最幸福,從不知道原來現實是那麼的殘酷.

不過當狗群再次出現騷動的時候羅秀也沒能繼續"無知"下去了,因為前面有尸體,狗的尸體!

一具,兩具……一共有十一具尸體,橫七豎八沒有規則性躺在地上,死了,尸體已經僵硬,眼睛長大,除此外,身上並無傷痕.

我走過狗群來到尸體前查看過,羅秀也蹲下來看了看,最終確定這些狗都是"自然"死亡.

從外表看是這樣的,起碼毫發無傷,但是羅秀覺得這些死掉的狗是中毒死的.

我並不這樣認為,我覺得,現在我們已經踏入對方的勢力范圍了.

究竟是誰,我也不清楚,但對方肯定不是人.

"肯定是中毒死的,看模樣也不是疾病."羅秀還沉浸在狗死亡的原因上,她說她的,我已經站起來掃視四周.

不管怎麼樣,現在渾天犬帶著眾狗回來,顯然已經拉響了戰斗的號角.對方既然要對付惡狗村里的狗並且殺死,如今眾狗回來,那麼它們應該也將出現.

我們又往前走了十余米,又發現尸體,依舊是狗的尸體,全部死不暝目,身子僵硬.

"天呀,怎麼那麼多狗死了?難道是什麼瘟疫?"羅秀看到這里驚呼出聲,聲音微微顫抖起來.

我看著她,她的眼睛都紅了,眼淚在打轉.

我抿嘴,內心也不好受.這還沒到惡狗村里面就死了那麼多狗,在里面恐怕有更多的狗死亡,遍地是尸體.

想著想著,我怒火中燒.

不管是什麼東西,今天我都要讓他付出代價!

嗚嗚……

就在此時,一道女人哭泣的聲音傳過來.起初我以為是羅秀哭了,正想去安慰她,結果哭的人不是羅秀,她依舊只是眼淚打轉,雖然也流淚,但沒有哭出聲音來.

渾天犬突然看向前頭,向那邊奔跑過去.

眾狗奔跑,我回頭對著羅秀說站在原地不要亂走,隨即也跟了過去.

看來,正主出現了.

跑了二十來米的樣子,渾天犬它們停了下來,我也站住,看到一女的,身穿白色長裙,跪在墳前掩面哭泣.

一抽一抽的,哭的十分傷心.

"嗚嗚,嗚嗚……"她還在哭,絲毫沒察覺到自己被眾狗包圍一樣.但是我知道,她肯定知道,而且准備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