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包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三章包圍

"渾天犬這是怎麼了?"羅秀問道.

我聳肩,表示也不清楚.

這家伙平時都挺安靜的,要不是遇鬼殺鬼,基本它和普通的狗差不多,沒事就趴在門口睡覺,或者發呆的看著外頭動也不動.

如今它這般反常確實出乎我意料,不過我突然也想到了什麼.恐怕這家伙知道我要去惡狗村……

我從惡狗村把它帶出來,現在我要去惡狗村,也許它也想回去看看吧.

我內心是這樣解釋為什麼渾天犬會這樣反常了.

想到這里我松了口氣,說帶上它吧.

羅秀看我一眼,也沒說什麼,說帶上就帶上.

我想的沒錯,聽到這里的渾天犬不吠了,安靜的蹲坐在地看著我們吐舌頭.

"真是只有靈性的家伙!"看到這里羅秀笑道,有些愛不惜手.

我輕笑,說走吧,再不走去到惡狗村就是天黑了.

白天的惡狗村夠恐怖的了,那種人一去四面八方竄出無數惡狗的場景至今讓我毛骨悚然.

所以更加不能天黑的時候去惡狗村,只怕去到,不被數百上千的狗咬死分尸也會被這些狗嚇個半死.

羅秀說好,讓我們上車.

我們上路了.

起初是坐車,那是因為還有路走.後面走路,因為已經無路可以讓車通過.通向惡狗村的路只有一小段能讓車開進來的,所以我們基本就是徒步前進,走了大約一個多小時,羅秀喊話說休息一會.

我停了下來,擦汗抬頭看天空.

"不能休息,必須趕路."我開口道.

羅秀已經坐下來了,看著我,疲憊說你不累嗎?

我累,但是不能累,照這樣的速度下去別說趕到惡狗村,估計到下一個村子,也就是我曾經遇見大師的村子就已經天黑了.

這一休息肯定會耗時,而且今天也不知道怎麼的,感覺時間去的太快了,按照這樣的速度這樣的路程,要在天黑的時候趕到惡狗村幾乎是不可能.

如今羅秀又是一副疲憊的模樣,趕她走似乎也趕不上時間,終究還是只能在天黑的時候趕到惡狗村.

"怎麼了?我累呀,休息一會吧,休息一會狗又不會跑."羅秀慘兮兮看著我道.

我歎息一聲,說休息就休息,于是我也坐下,乘涼休息.

一路趕,坐下來休息,然後整個人都變懶.

因為舒服,渾身得到解脫一般,緊繃的狀態也一下子放松,接著我也不想趕路了,好好休息夠了再說.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去惡狗村充滿恐懼,之前只是不怎麼想去惡狗村,如果之前不是和羅秀上量好並且作為條件的話.

後來走著走著,和惡狗村的距離越來越短的時候我才知道,那是因為我內心有恐懼,所以才想著和惡狗村保持距離,不願再去.

路上的時候我還曾想起在惡狗村時的情景,當時在惡狗村里似乎很正常,如今回憶起來惡狗村光有屋而無人居住,然後我離開的時候一下子竄出很多人,整個村的人都蹦出來一般.

其實我也搞不清楚情況,就是現在回憶起來感覺是這樣的,又好像不是,迷迷糊糊的.

"是不是坐下來很舒服?"羅秀用肩膀碰了碰我道.

我看向她點點頭,算是認了.確實舒服.

"張可,你說那惡狗村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和名字一樣?真的很多惡狗?"羅秀問.

我點點頭,說確實有很都狗,至于惡不惡,那得看人.

羅秀不明所以,說這狗還看人?

我說是呀,狗眼看人低,狗當然會看人了,不但會看,還能區分好人壞人,男人和女人.

羅秀疑惑這狗凶不凶怎麼說,難不成還分人?

我說不分人,但是狗這東西怎麼說呢,它能感應到好人或者壞人,對壞人就凶.

羅秀似懂非懂點頭了.

"見過有時候一些狗會對某些人狂吠,對某些人很溫馴?那就是狗眼里的好人和壞人."我道.

羅秀這次點頭變的麻利,顯然見過我所說的場景.

"還好我是好人."羅秀接著道.

我看著她,輕笑出聲.

羅秀很敏感的看著我,質問道:"難道我說錯了?我不是好人?"她顯得很生氣.

她是警察,秉性確實好.可是那是在正常情況下,正常人眼里,乃至正常的狗眼里的好人.

惡狗村不是一般的地方,哪里的狗也不是普通的狗,所以她以為自己去到惡狗村會很安全,而我卻擔憂的很.

我感覺惡狗村的狗不是光看人,而是和我當初去選渾天犬一樣,帶著一種冥冥中注定的感覺.

找對了感覺,能選狗,走人.

找不對感覺,能不能全身而退還是個問題,尤其是晚上.

羅秀見我不回答又逼問我,我說去了你就知道了,其他的話我也沒多說,那都是我的猜測,只是猜測.

"走吧,再不出發今晚都別想回鎮子了."我起身,把屁股後面的草和灰塵拍掉.

羅秀也站起來,伸懶腰:"要是多休息一會多好,那麼快就要走了."

我苦笑,我還不想走呢,但是沒辦法.

我們再次上路,休息過後恢複了力氣所以走的比較快,太陽落山的時候我們已經趕到遇見大師的村子.

但是村子荒廢了,也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只有破舊坍塌的房子,不見人,不見雞,鴨,狗等家禽.

"張可,你有沒發現,這里陰森森,涼颼颼的?"羅秀雙手抱起來,身子微弓顯得害怕.

我皺眉轉向四周,感覺並沒有什麼異常,不過涼颼颼倒還真的感應到了.

"別那麼害怕,只是夜風而已."我對她道.

沒感覺到陰氣,所以只是夜風.

不過羅秀卻不是那麼說的,走著走著拉著我衣服角,說不對,確實有點古怪.

我停下來,左顧有望.

既然羅秀這樣說也許真的有古怪也說不定,再者這村子突然變成死城一般,也確實奇怪了點.

村子是個安靜祥和的地方,住著淳樸的人們,對落葉歸根也最為看重.若是村里有老人,即便兒子在城里發財買房讓他搬過去住都未必見得老人願意去.

因為他們不想離開這個從小長大的地方,不想離開那些熟悉的人,所以即便都說進城是享受,有車有高樓大廈,還有各種各樣在村里看不到享受不到的服務等等.

可是老人們就是不為所動,死都要死在這個自己生長和生活的地方,因為這就是根,人死了,就落葉歸根吧.

既然如此,這個村子突然間一個人都沒有了?

不是出現什麼天災人禍,鼠疫屠城云云,肯定不會連個人都看不到.

"走,到村子里面看看."我說道.

羅秀點頭說好,我在前她在手,顯得小心翼翼.

渾天犬也跟上來了,舉止正常,所以我也稍稍心安.渾天犬的感應和反應都比人類強,它正常表示沒什麼異常,其實現在我最怕的不是村子有天災人禍,而是村子里有鬼.

山野之地最多鬼了,不論是孤魂野鬼還是山村惡鬼,這里的鬼可比城里的要凶猛一些,比鬼溝嶺那些鬼都要凶一點.

還好,到了村子里面也並沒有遇到鬼,不過渾天犬有些異常.

不是警惕和小心,就是邊走邊扭頭,不斷的回頭看,往左邊看,右邊看,那感覺就像我們被包圍了一樣.

但是說包圍又說不過去,因為渾天犬沒表現出驚慌,小心,所以我又理解成它是在"欣賞"風景.

我緊張起來,走路的步伐變小.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現在是真的被包圍了,而且有東西在盯著我們,不止一個,四周全部都是.

那是一種近乎被野獸盯上的感覺,耽耽,充滿危機,我每移動一下,那些盯著我的家伙也就上前一步……

"聞到沒有?"羅秀突然開口把我嚇了跳,原本我全身就緊繃,小心翼翼,她再一開口,而且聲音還挺大的.

"什麼?"我深呼吸,問她.

"騷味."

"騷味?"我疑惑並嗅了嗅,似乎還真有點騷味.

"是你沒給渾天犬洗過澡嗎?"羅秀又道.

我愕然,這,這還得給狗洗澡?實話說,我還真不知道,而且知道了我也不習慣給狗洗澡.

羅秀後退兩步用嫌棄的眼神看著我,說你真沒給渾天犬洗過澡呀?你也太髒了吧.

我翻白眼,這什麼跟什麼,我又不摟著它睡覺,這和髒有什麼關系?

"你知道人家養狗是怎麼養的嗎?要打疫苗,要洗澡,還要給它清理身上的跳蚤等等.你這樣養不怕渾天犬身上的跳蚤跳的滿餐館都是?你也太不講究衛生了."羅秀念著.

我突然有些無語了,我不知道她是怎麼理解這些的,反正在我印象里,狗是不用洗澡的.

羅秀開始念叨我了,噼里啪啦數落我這樣不行,那樣不行,一定要怎麼樣,總之我要是不按照她說的做,我就成了山野匹夫,和原始人沒區別.

最後我實在聽不下去了,說大姐,我小時候是農村的,我只知道狗是用來看門,也是人類的朋友,除此外,你愛給狗洗澡你自己洗去.

羅秀瞪大眼睛看著我,很驚訝,連氣都不敢喘了.

我看著她,心道我剛剛說話很凶嗎?居然嚇住她了.

"好了我錯了,不該用這樣的態度和你說話,我道歉行了吧."我道.

人家畢竟是女孩子,多少面子還是要給的,剛剛我有些不耐煩,語氣也過于直接了點,確實是錯了.

我道歉了,羅秀依舊一臉驚恐,眼睛比剛剛還要瞪的大,嘴巴也張開了,被嚇壞的樣子.

嚇壞了?

我立馬意識到我身後肯定有什麼東西,我和羅秀面對面說話,她能看到我背後,我能看到她背後,所以……

我皺緊眉頭,不敢亂動.我再看向腳下的渾天犬,示意它上!

這個時候我肯定不能輕舉妄動,連對方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一動,立馬會成為目標,現在也就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渾天犬身上,讓它動吸引對方注意力,然後我好立馬反擊.

渾天犬動了,不過不是攻擊,只是一步一步往前走.

我疑惑,隨即也轉身了.

它一點都不緊張和害怕,證明對它來講那東西對它沒有任何威脅,所以我也轉身了.

一轉身,我大爺了!

全是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