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大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一章大哥

我被他這樣一看,加上眼前的陣勢,心道這次看來要真挨揍了.

當然,我不會白挨揍的.今天他們人多,我就一個人,挨揍也就認了.可是明天就輪到我來算賬,我百分百帶足人馬過來.

鎮子里有好幾個老大哥,過著退休的身份但是老虎拔牙後還是老虎,所以召集一些兄弟什麼的肯定不是問題.

再著,我有錢,自古有錢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出錢叫人還叫不來!

總之,這口氣不能就這樣算的.

想到這里我原本有些畏懼的心立馬多了幾分膽氣,站起來,昂首挺胸看著這個所謂的來哥冷笑.

"替人出頭呢?"我道.

來哥戴著墨鏡讓我看不到他此時的眼神,不過他的表情出賣了他,他變的警惕起來.證明他拿不准我這個人的身份,有些畏懼了.

這是好事,對我來說絕對是好事.

蛇頭他們本來就是混江湖的,所以有時候他們也會對我說一些道上的事.比喻打人得看臉,要看清楚對方什麼"料道",是不是茬.不能見到什麼人都想著欺負人家,不然很容易被人"反擼".

也說出來混,招子一定要放亮來,若不然那就是自找苦吃.

還說……

說了挺多的,總的來說就是一定要做個聰明的痞子,不要有勇無謀.

因為聰明的痞子會看時勢,出手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人,該不該往死里整又或者干脆撤退.

不聰明的,見人就揍唄,以為自己兩百五可以橫著走,最後總會碰上硬釘子,然後指不定就被人砍成十塊八塊,從此在江湖除名.

總是水很深,眼睛不放亮把某個大哥人物當成小嘍啰給打了,最後就是自挖墳墓.

當然也別指望這個時候自己的老大會出來保你,是你惹錯了不該惹的人,所以做老大的不會因為你一個人得罪某個勢力,最終只能棄車保帥.

只是死一個小弟,來日隨便招也能招一大把不是?

如今來哥畏懼,我想誤以為我是有什麼來頭的人了.既然這樣,那麼我就該好好讓自己表現的確實像個有來頭的人.

要裝,那我就只好裝蛇頭,誰讓那麼多老大哥里面就數我和他的關系最好?

"兄弟,怎麼能這樣說話呢?我阿來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我朋友一個電話,本是義氣之事.不知道你在哪高就?"他道.

"什麼高就不高就?我就是一餐館老板,在不遠處的鎮子里經營,混個飯吃."我道.

我是想裝成自己是蛇頭麒麟門下的人,某個重要的人,可是我又一時想不起名號,只好先拖延時間.

蛇頭說他們在外面混的人講究的就是名,打個比方,報上他蛇頭的名字,說是他手下,大部分混的人都知道蛇頭是誰,然後你說你是他手下,他們就會忌憚三分.

可問題也來了,人家問你什麼身份的時候你要是說不出來,那就是在耍他們,後果更嚴重!

我認識的人就四大天王,但是我從來都是用他們的特征來區分他們,至于名字我沒記住呀.

現在我就是在努力回想他們的名字……

"餐館?"來哥疑惑.

"對呀,餐館."我有些底氣不足了,心道自己正應該補補腦,現在記憶力嚴重衰退呀!

"那就不是出來混的人咯?"他又道.

鬼使神差的,我居然脫口而出說是!

說完我就後悔了,想改口,但是這又不是兒戲的事,還怎麼改口?

"王八蛋!你耍我?把他抓穩帶樓頂去,好好和他玩玩!"來哥怒道.

我忙掙紮說不要,身子後退,然後碰到牆壁,退無可退.

五個粗壯的中年人向我逼近,沒一下就把我抓的嚴嚴實實,動彈不了.

我們之間區別太大了,他們一條手臂有我大腿粗,還怎麼比?除非我武功蓋世,但是沒有呀!

"放開我!不然你們別後悔!"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嘴上厲害了,希望能嚇唬住他們.

但是顯然沒管用,五人把我舉起來,就當沒聽到我說話一樣向著電梯方向走去.

"混賬東西!我阿來你也敢耍肯定是活膩了!"他沉聲道.

青年和前台這個時候煽風點火,說是呀來哥,這混蛋就是太囂張了,就該好好整整.

我恨死那兩個混蛋,坑我還找人對付我,現在巴不得我死!

"阿來是吧?你就等著我麒麟門好好找你算賬吧!"最後我喊了句.

情急之下什麼都不管了,蛇頭是麒麟門的,我出事他肯定幫我.

"等等!"這個時候他喊道.

五個壯漢停了下來,這個時候我已經被他們押進電梯里,很難想象如果上了樓頂會發生什麼事.

"麒麟門?你說你是麒麟門的?你叫什麼名字?我看看我認識你不."他讓那五人松開我,然後問.

聽他那麼一說,他也是麒麟門的?

"要是你騙我,這次不卸你一只手一只腳我就不是阿來!"沒等我開口他接著道.

這一下我懵了.

我是誰?我壓根就不是麒麟門的呀,現在被他這樣一問倒是問住我了.

不行!肯定我不能這樣被他們整死,我想到報蛇頭的名字,然後我也這樣做了.

"你認識我們大哥?但這不能證明你就是我們麒麟門的人,很多人都知道我們大哥是蛇頭,小孩也知道."

繞來繞去,最終還是要報上名號,偏偏我又沒有.

"咦?你身上的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訂著我腰間看,我也低頭看去,紅色的字先印入眼前,接著是圓形玉佩.

很快我就認出來那不正是蛇頭給我的社團信物?老大專屬?

"你,你是……大哥在上,小弟阿來有眼不識泰山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太計較,阿來有罪,請求處罰!"他突然跪下,單腿跪下對著我叩拜.

另五人也立馬跪下,臉色慘白.

我是第一次被那麼多人跪拜,而且前一秒這些人能分分鍾捏斷我脖子的那種……

內心激動而且複雜,不過當我看到之前一臉歹意的青年和前台如今嚇的魂都丟的模樣,內心又是一陣暗爽.

做老大原來是那麼威風!

我突然喜歡這種感覺了,說不上為什麼,就是突然間好像鬼附身一樣瞬間改變了自己一般.

蛇頭果然對我好,成就了我.

"起來吧,不知者不罪,今天這事也怪我."我平複心情,淡淡道.

阿來站起來,那五人也站起來,就在我身後站著,威風凜凜.

他們五個三大無粗的人同樣站我身後,不過如今的情況和之前有著天壤之別,現在他們是來保護我的,是我手下小弟.

"蛇頭前幾天才把位置傳給我,只是我事多,一直沒和他去看望你們,所以才引起今天的誤會."我道.

之前蛇頭傳位給我其實我也不怎麼願意,自然沒有急著去處理什麼麒麟門什麼的,要是早知道原來身份那麼大,可以那麼牛,我早就讓蛇頭帶我去好好露露臉了.

"大哥,這事蛇頭老大已經跟我們說過,說有人接了他的位,過些日子會來.是我的錯,沒弄清楚情況就對下手,我該死!"阿來真誠說道.

聽到這里我內心舒服,這感覺確實是好.

"沒事,事情都發生了,算了吧."這件事有點烏龍,而且現在我也沒事,所以我不打算追究.

豈料在個時候阿來卻回頭看著青年和前台,咬牙道:"就是你們兩個混蛋陷害我大哥是吧!"

他不說我倒忘記那兩個東西了,現在聽到,我也看過去.

青年和前台立馬跪倒了下來對我叩頭說大哥你別殺我呀,我們錯了,房間的錢不用給,我們認了.

"認!?你們的意思還是我們大哥的錯?"阿來冷笑,隨即沖我身後五個漢子看了眼道:"砍掉一個手指,讓他清醒清醒!"

"不要呀!大哥,來哥,不要呀,不要,我們錯了,錯了!"兩人聽到這里嚇的屁滾尿流,連連哀求.

"我殺了你說錯了行嗎?"阿來又道,一腳青年踹來.青年倒地後掙紮起來,回到原先的位置繼續跪著求饒.

五個人已經來到青年他們身邊,兩人嚇的聲音都變了,哭起來.

"阿來,算了."我開口了.

實話說,我不怎麼喜歡這種場面,尤其是看到兩人那麼可憐的模樣.

阿來也聽我話,當下讓五人散開,不捉他們.

"大哥你說怎麼辦阿來就怎麼做,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今天這件事一定要給大哥你一個交代,不然阿來有罪."他道.

我松了口氣,又看向之前模樣漂亮的前台現在嚇的是花容失色,蓬頭散發像個乞丐,眼影和妝容在淚水下已經化掉,模樣更淒涼.

"算了,這件事就這樣吧."我最後道.

阿來聽到這里對我微微點頭,惡狠狠對著倆人道還不感謝大哥?

倆人這才破涕為笑,對著我連連道謝.

就在這時警車鳴聲由遠而近,一輛警車停在酒店外,出來一人,正是羅秀.

阿來幾人神情緊張,以為警察是因為這件事來的,我忙讓他們放松點,說那是自己人.

當下阿來對我投來佩服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