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殺殺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九章殺殺殺

對比之前的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和各種偽裝,詭計,我還是喜歡這樣直接的方式.

要打就打,要殺就殺,多干脆多舒服.

"你們認識?"女鬼被夾在中間,此時看著我道.

我點頭說認識,還說她是我仇家.

女鬼聽到這里哦了聲,說是仇家呀.

我說是,我生前就是被她害死的.

反正我巴不得擺脫這個女鬼,自然也就不在意撒謊,添油加醋什麼的.

"好!很好!連我看上的人也敢欺負."女鬼開口了,冷笑看著小小.

小小並沒有畏懼,厲色看著女鬼,說:滾!

滾字剛出,厲風襲來,瞬間把房間內的杯子,桌子,被單什麼的全掀翻出去,噼里啪啦響個不停.

女鬼也怒了,之前被突如其來的厲風弄雙手遮擋,現在風勁一過她立馬就反擊,右手一帶,一米八的床直接對著小小砸了過去.

床在小小身前三寸位置停了下來,小小張嘴,伸出猩紅的舌頭對刺了過去,快速而狠,舌頭成利箭.

眼看著女鬼就要受傷,我焦急起來.還好女鬼輕輕避開,手拿舌頭嘿嘿笑了起來.

"你就這水平嗎?"女鬼道.

聽那麼一說,我知道女鬼原來還沒出力.

"去死!"小小吼了聲,因為舌頭被女鬼捉住而說話含糊不清,下一刻她身子對著女鬼飛了過去,雙手利爪出現,准備把女鬼撕開.

蓬!

小小的身體只飛到一半的時候被撞飛出去了,男鬼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並且一拳把小小轟飛.

"只是只低級的鬼,不成氣候!"男鬼收了拳頭,淡淡道.

我看著他,心想這家伙是真人不露相呀.

小小沒死,起來後看著女鬼和男鬼,咬牙厲色,身子後退准備逃.

我說你就別走,今天我在這里你不殺我,後面我答應彭明的事情我可就要食言了.

小小停了下來,沉臉看我:"你敢!"

我笑了,說我有什麼不敢的?你自己足夠厲害了,遷墳鎮壓你去就好了,讓我去做小丑?

"不!你去!"小小厲色道.

我咧嘴輕笑,說你讓我去我就去?我是腦子不正常還是吃了你什麼好處?

小小不說話了,咬著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件事我是該告訴彭明呢還是不要?"我又道.

今晚我來這里本來就是挑事的,所以壓根就沒打算和小小和平共處,如今她不說話,那就我來說.

"你……"小小瞪我一眼,話到嘴邊又說不下去了.

"怎麼了?你不知道只有死人才能遵守秘密嗎?"我又道.

這個時候女鬼看向我,說帥小伙你不是已經死了嗎?男鬼也疑惑看著.

我暗道遭了,忘記旁邊還有兩只鬼.

"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了!"小小一字一頓道,身子橫飛向著窗外逃了.

"快追!把她殺了!"我對女鬼道.

女鬼和男鬼並沒有動,對我生了幾分警惕.

"追呀,殺了她之後我就是你的."我再次道.

女鬼說好,嗖的一下也從窗戶里跳了出去.

男鬼不見了,估計也在那個時候追出去了吧.

我松了口氣,不殺了這個假的小小又怎麼引出大的家伙來?說好要幫紅袖報仇,殺小嘍啰不是我本意.

我來到窗戶口,居高臨下看著下面街道和車輛,像是玩具一樣.看人就就像看黑點,非常渺小.

這里可是高樓,夜風也是極大.

呼呼呼!

一陣衣物在強風下滾動的聲音傳來,等我回過神聲音是從身後傳來的時候扭頭看到女鬼.

她手上提著小小,見我回頭後二話不說一巴掌拍向小小抬起來的腦袋上,將其拍的黑氣一散,繼而小小的模樣消失不見,變成了漢子的臉,嬌小的身體也變成漢子的.

漢子果然死了……

漢子的身體出現後不久也化為黑氣消散不見,魂飛魄散.

"你說的話還算數嗎?親愛的."女鬼嚴峻的臉轉為笑意,靠近我.

我後退一步,說你們應該知道我是人了,為什麼剛剛還幫我.

她還在笑著,只是在我看來這是蛇的善意,他們是准備對我下手了嗎?

女鬼上前一步,我後退一步,沒退幾步身子碰到窗戶口,退無可退.

見此我深呼吸,不再害怕,低聲問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我有白起,無需害怕他們.

只是我也不想傷害他們,除非他們真的起了歹意.

"別怕,我們要傷害你早就傷害了,剛見到你的時候其實我們就知道你不是鬼,我們又不傻."

"那你這是干嗎?"我問,怕她不明白我還解釋是從上靈車開始就對我動手動腳,難道就是為了耍一下我?

"張老板你是貴人忘事,我和我弟弟曾到你羊館吃過飯.今天遇到你聽到你要坐靈車,所以好心照顧你而已."

"恩?"

女鬼這樣一說我突然明白過來了.

來我羊館吃飯的鬼多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好歹經營了好幾年,現在就算她這樣說了我還是想不起來曾經和她見過面.

不過她也說了,他們是好心照顧我,所以他們不是來害我的.

"張老板,如今你已安全,我們也該走了."她說完轉身離開,男鬼沖我笑,也緊隨女鬼離開.

"想走?"突然,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從天花板位置傳來,如雷聲由遠而近,同一時間女鬼和男鬼倆人身子突然震飛,砸在牆上重重落地.

毫無預兆,瞬間就橫飛出去的那種,我甚至連反應都還沒有,瞪大著眼睛.

門外有鬼進來了,一高一矮,高的戴眼鏡,長的斯斯文文,手無搏雞之力.矮的皮膚黝黑,像是莊稼人,很憨厚老實.

當然,不能被他們的外表迷惑,因為女鬼他們現在還躺在地上沒起來.

"來了?"我看著他們道.

這個時候過來還能有誰?自然是小小豢養的那幾只厲鬼里的兩只.一次出兩只對付我,也算下血本了,不過,恐怕這次小小要做賠本買賣了.

兩只鬼沒說話,面無表情看著我,接著看向女鬼那邊.

從這里看得出來,他們是壓根就沒把我剛眼里……

高個子向女鬼走過去,一邊走一邊用手推眼鏡,那模樣很難想象他是只厲鬼.

女鬼掙紮起來,男鬼沒起來,掙紮半天只能坐著,無神看著對方.

"弟,弟弟……"女鬼身子一緊,低聲喊道.

高個子的強大她自然知道,所以見到高個子向她走來,她不得不緊張和恐懼,想著和她弟弟一起出手,也許還能活命.

但是,男鬼還是沒站起來,喘息著,看來真的受傷很重.

紅袖說過他們鬼受傷或者生病只能慢慢自我痊愈,別無他法.現在他們受重傷,也只能垂死掙紮,或者等待死亡逼近.

看著他們這般,我走了過去,把他們擋在身後.

"張老板,你……"女鬼驚愕出聲.

我回頭看她一眼,說輪到我來保護你們了.

這件事本來就和他們沒關系,他們的出現不在我計劃之中,因為我已經請了白起過來對付他們.

既然如此,那麼就該回到我的計劃中,由我來對付他們,也好挫挫小小的銳氣,讓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不要妄圖以為我這個羊館的老板在她眼里不值得一提.

開羊館怎麼了?真當我是軟柿子?

高個子正眼不看我一下,等他看向我的時候我身子繃勁,如被一只無形大手握緊,讓我掙紮不得.

我深呼吸一口氣,死死看著高個子用力試圖把那股束縛力道破掉.但是不行,根本就動不了.

束縛我的力道開始變大,疼痛幾乎是瞬間倍增,骨頭發出不堪負重的咔咔聲.

我要死了,意識變的模糊起來,眼睛出現重影,高個子在我眼里成了三個人,不,更多的人,很花.

啊!

女鬼出現在高個子身前,高喊並且一腳掃了過去,只可惜,女鬼的身子被對方摔了出去,從我身邊咻一聲飛過,蓬的一聲重重砸地聲,腳下的地面都顫抖.

她估計又受傷了……

不過也許女鬼的出現讓高個子分心,束縛我的力道變得松動,我忙呼吸,高喊:白起!

這個時候不喊他,什麼時候喊?

高個子沒有繼續動手,反而疑惑看著我.

我喘息,冷笑看著他們.

"怎麼了?"矮個子開口,來到高個子身前.

高個子一臉茫然,聳肩表示不知道.

白起出現了,就在我身前,一襲白色的長袍,手上還有把劍!

劍長三尺,劍鞘黑色,鞘身有波浪條紋,中間有顆紅色的菱狀寶石,在燈光下寶石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

白起的出現讓我全身變的輕松無比,身子也在這一刻徹底解脫,只可惜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太過緊張還是全力掙紮的緣故,身體一恢複我立馬跌坐在地上,貪婪吸著空氣.

"你,你是誰?"高個子開口,第一次從他臉上露出驚慌畏懼的神色,連聲音都顫抖……

白起沒理會他,看我一眼,說張老板讓我殺的人可是他們倆人?

我點頭,雙目含射殺意.

殺!殺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