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幫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六章幫手

洗骨葬!

這個小小到底在做什麼?這東西又邪又毒,裝的也是惡鬼,厲鬼,豈是鬧著玩的?

她又不是小孩子,顯然知道這不是鬧著玩,可她還是"玩"了.所以,這就是這個女人的厲害之處:養鬼!

也許我知道為什麼之前在酒店的時候有女鬼化成她的樣子來對付我了,那一次只是為了試探我的實力吧?

如果能弄死我就最好,弄不死,那也清楚我的實力如何.這就是現在她一直沒出手的原因,知道我的實力,所以在沒有十足把握前一直裝做若無其事,恰恰這段時間我和彭明的關系也比較好,開始協助他.

所以小小樂意在這段時間里按兵不動,等她的洗骨葬厲鬼足夠厲害的時候再來對付我.

不管怎麼樣,她都占了便宜.

這次我來她是知道的,渾天犬和她的比特犬打斗後必然有線索留下,只要不傻,都知道我要來.

她殺了比特犬就是為了掩飾自己住宅內養的鬼,怕我發現.只可惜,她肯定不知道我開的全羊館不但人會來吃,鬼也會來.

所以我對于鬼的存在和有鬼的時候四周產生的陰氣十分之敏感,幾乎不用去感覺就能清楚的知道,四周有沒有鬼.

但可惜,即便我掩飾的很好,她還是發現了,在我走了後立馬就進行了轉移.

如此,我再也不敢小看這個女人了.

一切都在她的那排中,步步為營,步步驚心.

最讓我想不到的是,她居然還養鬼.如今再一細想,1107號房有人死並不是偶然,是這個女人用來養厲鬼而選,殺了那人,吞噬其魂魄,厲鬼更厲.

洗骨葬的鬼本來就不簡單,還殺人養鬼,那還得了?

至于為什麼選1107號房,也許有什麼典故吧,反正死人已經是事實.

"還沒好嗎?"羅秀緊張道.

把瓷片重新埋入土里,把土再掩回去,我說好了,隨即起身和羅秀一同往別墅大門走去.

是時候走了,等小小回來,她肯定不會放過揭穿我真面目的機會.為了避免難看,這次還是先走先贏.

漢子有了之前和我們的沖突,這一次他沒敢說什麼,我說沒事了,我們要出去,他就乖乖開了門.

我和羅秀走出別墅大門後紛紛松了口氣,那感覺,死里逃生一般.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小小咒罵的聲音,我懷疑我聽錯了,結果羅秀低聲問我有沒聽到什麼聲音.

我說有,是小小的.她點頭,說她也聽到了.

我們倆人對望,都有些難以置信.這個小小居然那麼凶悍?這里距離別墅有三十多米,還能聽到她的吼叫聲,這不像一個柔弱女人該有的呀.

當然,更吃驚的人是羅秀,而不是我.我現在對小小各種異常表現有了"免疫力",知道這個女人什麼都干得出來,所以我比羅秀知道的更多.

不用說,漢子把我們放走,追出來的小小所以才憤怒的.

啊!

突然,別墅那邊傳來漢子慘叫聲.

"不好!"羅秀驚呼出聲,掉頭往別墅那邊跑去.

我也臉色變了變,恐怕漢子已經……

等我想到這里的時候立馬轉頭喊羅秀不要去,然後她已經棄車跑遠,壓根沒理會我說的話.

該死!希望那個小小不要對羅秀出手才好呀!

我也跟了過去,摩托車暫時丟原地,因為開過去太顯眼了,所以只能悄悄潛伏過去.

但我沒有直接出現在別墅前,而是在別墅外的外牆看著羅秀,也看到了開門的小小.

我藏起來,靜靜的看著.

"沒事,怎麼會有事?羅秀,你是聽錯了吧?"當羅秀問起慘叫聲的時候小小微笑回答.

"可是我確實聽到漢子的聲音了,他真的沒事?"羅秀繼續問.

"他沒事呀."小小苦笑,然後回頭沖別墅內喊了聲,漢子從里面走了出來.

這個時候羅秀才松了口氣,說自己是聽錯了.

"羅秀警官,那個叫國強的警員呢?怎麼他沒跟你來?"小小于是問.

羅秀說沒有,他去上廁所了.

小小這個時候望遠處看了眼,估計看到停在遠處的摩托車但又不見我人,所以相信了羅秀的話.

倆人又閑聊幾句,羅秀離開.

離開的時候我一直盯著小小和那個漢子,生怕他們會突然出手.

尤其是漢子,我肯定肯定,他已經死了.

漢子一出來的時候臉色蒼白如紙,面無表情連動作都很僵硬.等我往下看到他的雙腳離地懸浮的時候我就知道,之前還活著的漢子現在已經是鬼魂.

就是不知道小小用了什麼方法能那麼快把漢子的魂提出來變為厲鬼,還是毫無感情如傀儡一般的厲鬼.

通常來說人死了不是立刻變成鬼的,在短時間里魂魄還在人的身體內,過不久魂魄才離開尸體,這個時候人的尸體就會漸漸冷卻下去.

魂魄離開人體的時候還不算鬼,直到被鬼差帶去黃泉路,投胎不成然後在返回人間的才叫鬼.

這個過程少說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就算快的,也要好幾個小時,而不可能瞬間就變成鬼.

漢子的異常羅秀沒發現而已,我可是在漢子出來的時候就緊張的要死,好幾次差點就撲過去把化為鬼的漢子殺了,帶著羅秀就跑.

還好漢子沒有行動,估計是因為小小沒發號施令吧.

小小和漢子已經回別墅去了,我見時候差不多才從藏身的地方走出來,向羅秀奔跑過去.

"以後千萬不要多管閑事,尤其是一些古怪的事情."我過去就對羅秀道,生怕她出事.

像她這樣,不出事還怪了!

羅秀不明所以,問我你想說些什麼,剛剛你沒聽到漢子慘叫聲嗎?我不去看怎麼知道他們是不是遇到什麼危險,我可是警察.

她說的義憤填膺,那意思就是指我草菅人命,不理不會.

我當然不是這樣的人,但是現在解釋似乎也解釋不通,最後我也不說話了,心道你這個女人是真的不見棺材不流淚.

羅秀沒理會我的話,專心開車載我和渾天犬到全羊館外,走的時候沒忘記和我說明天帶她去找狗.

我自然記得,說好,叮囑她自己小心點,目送她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紅袖在出來了,嘴角掛著一絲黑色的血.我看到後吃驚無比.

"紅袖,你這是怎麼了?"我印象中她沒和誰打架吧?

"恩人,那個女人你要小心."紅袖說了句.

她說女人,肯定不是指羅秀,那麼也就只有小小了.

聯想到小小養厲鬼的事,又想起當時她要揭穿我真面目的時候突然匆匆離開,我想,那個時候就是紅袖出手幫助了我.

我問紅袖,她點頭說是,當時她感應到別墅內有鬼,于是現身和那鬼纏斗起來,然後小小就過去了.

當然,以紅袖的實力一般的厲鬼想對付她還是有些吃力的,誰知道小小過去後不知道怎麼整的立馬就多出三只厲鬼.

四只厲鬼對付她一個,任由紅袖實力強悍終究也只有一雙手,難以抵擋對方那麼多人,最終被偷襲了,吃虧逃離.

這就是她受傷的原因,也是她出來警告我,讓我小心提防小小的原因.

紅袖說,那四只厲鬼並不是最厲害的,其中有一股怨氣極重在別墅北邊,她估計那只鬼才是真正強者.

"看來是我低估了她呀."聽完紅袖的話我感概萬千,說到底,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想著這個小小終究是女人,所以闖入人家老巢去,還2次!要不是這次有紅袖在,我想指不定我和羅秀這次都會命喪別墅里.

"嚴重不?"我問紅袖.

看她臉色不怎麼好,嘴角的血跡也證明她之前確實是死里逃生.不過我倒沒聽說過鬼也能治病,所以很擔心她.

"恩人放心,我們鬼受傷的話會自動痊愈,只是時間比較慢,需要一段時間慢慢恢複."

"沒有醫生的嗎?"我怯怯道.

紅袖苦笑,搖頭說沒有.

"醫生死了不變成鬼嗎?"我又問.

紅袖說不論大夫還是其他人,死了都一樣會變成鬼.但是,大夫只會治活人,不會治鬼.包括大夫自己受傷也只能這樣干等著自動痊愈.

我似乎聽懂了,這應該是藥的問題和看診的問題.活人的身體結構和死了的人不同,所以醫生能治人,可治不了鬼,因為根本就"看"不出來!

至于用藥,是一樣的道理.

那麼這也說明鬼還是可以治的嘛,就是沒辦法對症下藥.不知道症,也不懂用什麼藥.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替你報仇."我道.

紅袖看著我,呆呆看著.

"怎麼了?"我疑惑道.

"恩人,你怎麼替紅袖報仇,希望你不要以身涉險."紅袖道.

我輕笑,我怎麼會以身涉險呢?我還有幫手呢.

紅袖再次疑惑看著我,我也不多說,喊了聲:白起.

剛喊,紅袖的臉色就變了,嚴肅而驚恐,還帶著一絲疑惑.

與此同時,白起從另一處黑夜里走了出來,見到我後笑著作揖道:"張老板,我們又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