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犬斗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章犬斗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令我措手不及.

之前一直都處于緊張狀態,這才好不容易松口氣說休息一會,結果萬萬沒想到那顆腦袋居然裝死,在我們最放松的時候彈飛過來.

那速度落在我眼里就是一個黑點,然後張軍張開嘴巴的臉大特寫一般出現在我面前,和我面對面.

我聞到他嘴巴里散發出來的腥臭味,也聞到腦袋上散發出來的惡臭味.這些味道已經讓我腦袋一沉,窒息一般差點讓我暈過去.

也許我還翻白眼了,身子踉蹌要倒,更別說躲閃已經張嘴對我咬來的張軍腦袋.

這個時候我想渾天犬和紅袖也沒反應過來吧,所以現在我也只有死路一條.

天知道被鬼咬會有什麼後果……

當時我意識到危險的時候腦袋突然想到了這樣一個問題,但也就在這個時候我下意識的雙手舉到身前對著撲來的腦袋做出格擋的姿勢.

這是本能反應吧,任何一個人在感到危險來臨的時候都會做出一系列動作,或者扭頭躲避,或者後退又或者雙手格擋危險品好讓自己受傷程度降低到最低.

我選擇了格擋,意識到危險的時候用手擋住,好讓自己好受點.

結果我遲遲沒等到疼痛來襲,也沒再聽到張軍對我發出惡狠狠的吼叫聲.

奇怪,居然連之前腥臭的味道也沒了.

仿佛張軍的腦袋已經不見了,消失得遠遠的.

我依舊覺得不太可能,明明就飛了過來,就在我眼前的.

也許,是因為我雙手格擋讓它傷不到我,所以它故意消失,等我雙手打開它立馬就會咬過來.

不對!

我突然意識到我手上可是抱著關二爺神像的呀.

我張開眼睛,看到剛剛不是我雙手格擋,而是把關二爺的神像抱了起來格擋的.

情急之下哪里考慮那麼多,都是意識里的條件反射反應.

我抱的是關二爺,會不會張軍腦袋撲來的時候撞到關二爺神像上了……

我腦海閃過一個想法,很快這個想法變成了事實.

已經找不到張軍的那顆腦袋了,依照它撲來的速度和距離,百分百撞到關二爺神像上.

撞上了?這完全是找死呀!

關二爺是誰?過五關斬六將,勇猛無敵,更被民間奉為神,逢年過節門神里也有他.

張軍就算再凶猛彪悍遇上關二爺也只有死的份了.

這一次我再次松口氣,但是這次沒之前松的那麼舒服,有了張軍那顆腦袋的陰影,現在我松氣是松氣,但同時眼睛滴溜溜轉著想看看四周還有沒其他危險蟄伏.

這萬一有,我能讓我躲過張軍那一次不代表後面發生的也能有好運氣.

還好,並沒發現異常.

我找了個地方坐下,剛剛才多長時間經曆好幾次生死,我身體消耗過大,不得不找地方坐下.

因為我身子在顫抖,那就是精力和體力透支的體現.

人的身體不比鬼,人的身體都有個極限,達到這個極限身體就會出現各種好的不好的反應.

好的反應就是也許以後面對這樣的問題我會淡定很多,穩重很多,畢竟經曆過了.

不好的反應就是像現在,身體受不住了,開始"罷工",顫抖,心有余悸.

但不得不說張軍確實彪悍,是我見過的鬼里面最凶猛的一只.

我想這絕對不時最後一只凶猛的,恐怕更凶猛的還沒出現呢.畢竟鬼這東西,誰知道呢.

渾天犬蹲坐在我旁邊,紅袖原本也站我旁邊的,後來不聲不響的消失了,也不知道去干嗎.

也許是因為張軍的出現讓紅袖意識到了什麼,而且張軍差一點就傷了我,也許她是感到慚愧了.

"紅袖,沒事的,這件事不怪你."我勸慰道.

在我想來紅袖離開是因為後者,換成我,我也會因為保護不了身邊的人而感到愧疚.這是一種責任和使命感,一旦自己無法做好和完成最終導致自己最重要的人受傷,那麼一輩子我也不會原諒自己.

如今我在給紅袖做思想工作,希望她不要責怪自己,其實她已經做得很好了.沒有她,我估計早就出事了.

這一點就足夠了,人要有滿足之心,也要有感恩之心.紅袖對我所做的一切我很滿足,無比的.

"出來吧,我們好好聊聊."我又道.

我當然是對著空氣說話,因為是深夜,這個點鎮子上壓根也沒人,所以沒什麼顧慮.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後十余米外的地方突然傳來一道輕微的聲音.

入夜的鎮子實在太安靜了,尤其是鎮子里的狗都死完了,所以現在鎮子死氣沉沉的,哪怕有一點風吹草動都能傳來讓人聽到.

我聽到了身後的聲音,也立馬回頭看了過去.

沒看到什麼,我以為是我聽錯了,可是這個時候渾天犬站了起來,耽耽看著我看過去的方向.

它謹慎小心,發出低沉的威脅聲.

看來我並沒有聽錯,現在渾天犬也感受到聽到了,所以才擺出這幅姿勢,警惕聲音發出來的地方.

究竟是誰?

我相信發出聲音的地方藏的是人不是鬼.剛剛那句出來吧,我們好好聊聊是對著紅袖說的,但顯然藏身的那個人以為我發現了他,所以才驚慌失措,然後不小心弄出了聲音.

是鬼?那麼肯定是悄然無聲,恐怕接近我,我都未必能知道.

鑒于小心謹慎,我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慢慢接近,渾天犬也同樣的,謹慎小心.

人有時候比鬼還可怕,這一點我深信不疑.所以我不得不謹慎,尤其連渾天犬都表現的小心翼翼的時候證明情況比我想象的更加嚴重.

通常發生任何情況狗都會先跑過去,然後攻擊.渾天犬有靈性,所以它比一般的狗要顯得更理性一點.如今它都這般不證明那里有什麼東西讓它忌憚?

吼!

就在這一刻渾天犬沖了過去,以極快的速度幾乎接近飛奔.見此我也開始跑過去,用盡力氣.

渾天犬由謹慎變成飛奔只有一個理由,對方在逃跑.

所以不能讓對方跑了,我也加緊步伐跟過去.

當然不論我怎麼快也快不過渾天犬,它跑在我前面,不一會就消失在黑色的鎮子街道上.

我還在追,奈何怎麼追都沒用,我已經找不到方向感了.

我停了下來,看著四周濃濃的黑夜,我不知道渾天犬跑什麼地方去了,也不知道對方逃到什麼地方.

這里就我一個人,四周烏黑黑一片,可視度極低,我也沒辦法再追下去.

我沒有離開,站在原地等待著.

渾天犬跑了,我怕它有危險,所以我得留在這里,萬一它追上對方呢?那麼我就可以第一時間趕過去,即便它有危險也是.

很安靜,自從渾天犬追遠後四周再次恢複了甯靜,沒有任何聲響,我也因此開始有些不安.

該不是出事了吧?

按理說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的,除非渾天犬遭遇不測.

不不不,這不可能.

我不願意相信這種可能性,渾天犬可不是一般的狗,連鬼都能對付,又有靈性,怎麼可能就這樣死了?

剛剛和張軍博弈的時候渾天犬就表現出智慧,要不是當時它控制著張軍腦袋也不可能讓他的身體因為焦急燥怒而失去理性,最終被紅袖四箭射殺.

所以渾天犬很不一般,肯定不會有事的.

靜等10分鍾,我發覺之前自己所想的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的.什麼渾天犬不一般,很厲害,恐怕它現在真的……

都過去那麼久了還沒聲沒息的,也許它的尸體就躺在前面不遠處的路上,之前追出去的時候就被殺了.

雖不願接受,可終究發生的事情不是想和不想就能改變的.

我動了,往前面黑漆漆的路口走去,也許,走沒多久就能發現渾天犬尸體了吧……

吼!

就在這個時候,數百米外傳來狗吠聲,是渾天犬的聲音!

它的聲音我不會聽錯的,再者鎮子上現在哪里還有活的狗?所以聲音是它傳來的,它還活著!

我激動,興奮的撒腿就往前跑.

渾天犬肯定是攔住對方了,剛剛那一聲吼就是最好的證明,那是咆哮的吼聲,威脅同時在警告對方.

我奔跑,下一刻卻聽到另一只狗的叫聲,同樣是吼了聲,但不屬于渾天犬的.

還有狗?

我有些難以置信,明明鎮子里的狗全都死了,這狗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它們打架了,我聽到兩只狗撕咬的聲音,恐怖充滿獸性,嗚嗚警告聲更是接連而起,似乎由打斗糾纏在一起到後面對象對持,因為旗鼓相當而不得不停止下來,發出這樣的聲音.

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越想越急,越是看不到越擔心!我加快速度跑去,沖破黑暗也不管眼前的漆黑是否如惡魔一樣吞噬我,會讓我沖進去之後再也出不來.

我腦子沒想那麼多,我只想能及時出現在渾天犬身邊,看著它,保護它.

我看到渾天犬了,它躺在漆黑地上,沒動,就好像……

"不!"我內心吼了聲,不敢去想象接下來我會看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