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 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八來了!

把,把整個腦袋都吞了下去……

我耳邊斷斷續續傳來羅秀的聲音,感覺這是那麼的不真實.

渾天犬居然把張軍的腦袋吞了?

"我沒騙你,真的,當時我以為我看錯了,可是當我看到那些狗在吞掉那些黑氣後眼睛也變成黑色後我確定我沒有看錯."羅秀又道.

這一刻我突然明白過來了,原來全鎮子的狗死了並不是偶然,也不是被什麼鬼弄死的,是因為它們都吃了張軍的鬼魄!

想到這里我頭皮發麻,那張軍居然那麼凶悍?把全鎮子的狗都弄死了?

不對,那為什麼渾天犬沒有事?

聯想到渾天犬把張軍腦袋都吃下去,如果說到會死,那麼首先死的應該是渾天犬.

"尸檢報告是怎麼說的."我問羅秀.

也許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這樣,這些狗也許真的是中毒死的呢?剛剛羅秀說的實在太恐怖了,令人難以接受.

"尸檢報告並沒檢查出什麼,除了這些狗的死亡時間以外,只能判斷它們是自然死亡的……"

羅秀說到這里沒再說下去,顯然她也不相信這是自然死亡,而且還是整個鎮子的狗統一自然死亡.

如果我猜的沒錯,狗的死亡時間也是差不多的.

果然,等我再問羅秀後獲得的答案就是這樣,這些狗都是在接近凌晨的時候死掉的.

凌晨之後會有太陽,如果張軍的鬼魄還在狗的肚子里,再見到白天的陽光那麼他將徹底死去.

所以最終他弄死了這些狗,從它們身體里跑出來了.

換句話說,張軍還活著,就算他少了個腦袋,他也還活著.

我到吸一口氣,心道這張軍,可不是一般的猛呀……

"怎,怎麼辦,我是不是生病了?"羅秀忐忑道.

這個時候我才主意到現在關鍵的不是張軍的事,而是眼前羅秀.她說她看到了張軍,也看到了那恐怖的一幕.

這種事情肯定不能讓她知道的,所以只能靠忽悠了.

我說羅秀你最近是不是又失眠了?還是又沉浸在某個狀態中?

她問我為什麼這樣問.

我把上一次她做夢的時候夢到自己和屠夫一起的事情說出來,告訴她肯定是因為之前這樣做夢搞的自己大傷元氣,然後現在才會出現這些狀況的.

我還告訴她一個人生病可不單單只是生病那麼簡單,生病的時候會對整個人的五髒六腑包括精神狀態等等都有損傷的,所以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恢複,只有真恢複後才算痊愈.

然後我說你昨晚肯定是看花眼了,一來是病還沒徹底好,二來是天色太晚,所以看不清楚,花眼也是正常的.

我這樣一來二去的舉證,居然真把羅秀忽悠過去了,最後她摸著自己額頭說確實是自己花眼了,天底下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呢.

送走羅秀我立馬給四大天王打電話,這次不是讓他們趕來我這里,現在天色已經晚,趕過來根本就不現實,搞不好半路遇上張軍就更加不得了.

所以我讓他們到附近的寺廟或者道觀去,只要是鬼畏懼的地方就行.當然我和他們說的時候並沒提到張軍變成厲鬼來複仇,我就是讓他們去給我請道符來.

還說為表誠心,需要在那里待一整晚.

他們答應了,然後掛電話.

現在我也不去擔心他們,而是擔心鎮子.

張軍居然還沒死,今晚天色已黑,恐怕很快他就要出現了吧?這次鎮子肯定又有人會死,所以……

我回羊館里,李俊義等人問我是不是有事,我說沒有,但是手腳沒停,把關二爺用紅布蓋住,准備請它出去收拾張軍.

李俊義看到這里開口了,說老板你這是干嗎,怕被人偷了嗎.

小麗也開口了,老木匠也看著我.

情況危急壓根就沒多余的時間和他們說話,我說帶關二爺出去曬月光,然後走了出去.

身後傳來李俊義他們三人的探討聲,說老板又騙人了.

我抱著關二爺往鎮子中間位置走去,就在這個時候渾天犬跟過來.

我看著它,驅趕它回去.

它把張軍腦袋吃掉了,張軍又是那麼的凶猛,我怕它跟過來會受傷,所以我不能讓它跟著來.

只是渾天犬執意要來,我驅趕它幾次,它就跟幾次,眼神帶著哀求.

我不明白它要表達什麼意思,但我也知道它不是普通的狗,現在它這樣肯定是有理由的,最終我讓它跟來了.

"恩人,你要小心了."紅袖在我身邊出現,手上已經帶好長弓,顯然她一直關注著這件事,也知道我現在有危險.

我笑了笑,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現在張軍的事必須得面對的,要來也終究要來.

我已經來到鎮子中間,四周淒淒,只見夜風吹,不聽有其他聲音.

現在的鎮子非常非常的安靜,連狗吠聲也沒有.

我苦笑,這狗不都已經死了嗎?想到這里我內心一陣惋惜,如果不是發生那件事,也許這些狗還活得好好的.

因為張軍,死了那麼多狗……

瞬間我對他的恨意蹭蹭往上漲,這次見面,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今晚注定要等待許久,也許還會撲空,依照昨天張軍受重傷來說,怎麼也得恢複幾天他才敢再次出來張狂.

但是我還是低估了他,在我等了大約半個小時,張軍出來了.

從鎮子尾那邊走了過來,沒有頭顱,只有身子在走動.他來的時候陰風肆意席卷而起,沙石滾滾而來.

我沒想到他居然真的那麼張狂,沒了腦袋,昨晚受重傷居然現在也敢出現.他是真的不怕死?還是腦子不正常到完全不知道死是什麼?

"恩人,小心了."紅袖來到我身前把我護在身後,搭弓瞄准.

沒有聲音,沒了頭顱的張軍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是一步一步靠近.我在猜測他是不是同樣看不見我,不過當紅袖拉弓射箭後我的猜測打消了.

當弓箭以一個極快的速度射過去的時候,張軍身子居然平移,躲開了攻擊.

所以我知道他是能看到的,即便不是用眼睛看,也許是用耳朵或者用其他的方式看,總之他知道我在這里,也知道紅袖在對他出手.

呼啦一聲,剛躲開攻擊的張軍出手了,右手一帶居然變成橡皮筋一樣對我甩了過來.

事發突然,而且速度很快,我根本就沒來得及躲閃,好在當那只手眼看著就要碰到我的時候我身體四周出現一道紅光,噔一聲把攻擊阻擋並化解.

我看到了,是手里捧著的關二爺神像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包我罩住,令張軍的攻擊傷害不到我.

咻!

與此同時,紅袖也拉弓射箭,展開了攻擊.

一箭,破空而去.張軍躲開了.

接著是第二箭,咻一聲又過去了,張軍還是躲開了.

然後是第三,第四,第五箭,咻咻咻連續不斷射殺過去,乍一眼,密密麻麻的弓箭接連射向了張軍.

即便如今兩者距離有20余米,可是以紅袖射出的攻擊勁道和趨勢,足以將他射殺.

可是張軍也實在太厲害了點,左閃右避的居然躲開了所有的攻擊,最後安然無事站在原地,繼續向我們這邊靠近.

我看向紅袖,見她表情冰冷,眸子里冷意更甚.看來,她也動了殺心,滿腔怒火.

吱……

紅袖再次拉弓,這次不是一支箭,是兩支箭一起搭在弓上面,瞄准,准備發射.

拉弓只講求力道大小,一把好弓本身就有可能重若幾十斤,其力需要百斤才能拉開弓弦,再輔以精准所以力道要更甚才行.

如果行不夠,則手會顫,弓會抖,更別說瞄准或者面對會移動的目標是如何吃力.

一支箭如此,兩支箭的話就更加吃力,不但在力道上講究更多,關于精准也有很多講究,要求更高.

如今紅袖雙箭齊上,我見她臉上從沒有過的嚴峻,顯然確實吃力.

張軍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似乎毫不畏懼.

我緊張看著紅袖,擔憂她會受傷,也就在這個時候紅袖手一松,弓嗡的一下發出巨響,繼而兩支箭咻咻一下對著張軍射殺過去.

弓箭疾射,速度驚人,飛馳過去的時候那種破空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近了!

眼看著兩只弓箭一上一下將張軍整個人封鎖,讓他插翅難飛,豈料張軍在時候身子拔地而起,嗖一聲沖天懸浮在半空,雙手平伸弄出兩股黑色的氣團對著紅袖扔了過來.

也許紅袖剛剛連發兩只弓箭消耗太多力氣,現在在喘氣卻沒想到張軍還能反擊,等她躲避的時候能躲開一個氣團,沒能躲開第二個.

她被擊中,身子後仰落地,弓箭也脫手甩了出去.

不好!

看到這里我就知道張軍會乘勢追擊,果然他身子化為一團黑色氣團對著紅袖沖撞過去.

我不能讓紅袖受傷,當下我身子沖了過去,抱著關二爺神像.這個時候渾天犬也跳躍過來,擋在我身前,身子半蹲,居然做出嘔吐的模樣.

我看呆了,不知道現在渾天犬是怎麼了.

病了嗎?

不!不是病了,它張嘴嗷嗷叫的時候吐出了一個東西,正是張軍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