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不祥預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六章不祥預兆

全鎮子的狗死了?

我腦海依舊回蕩著這句話,可是怎麼可能全部會死掉?

"到,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開口問道.

我現在壓根就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如今只能先弄清楚這件事的始末,後面才知道現在的狀況.

其實我不問也很快就能知道整件事,我還沒問她們已經開始七嘴八舌,爭先恐後說起來,再把她們各自說的話拼湊在一起,然後就能知道整件事了.

說昨天晚上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這些狗一直在狂吠,然後她們也都曾經出去看過,結果並沒發現什麼異常,所以大家也往心里去.

但是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到後半夜的時候這些狗都開始出現瘋癲的模樣,一只兩只不但狂吠,還對著牆壁或者等其他硬的東西撞去.

阻止都阻止不了,仿佛它們受到什麼控制一樣,又像真的發瘋了,死命的撞,然後把腦袋撞開了花,死了.

一條狗這樣也就算了,現在所有的狗都這樣!

于是大家猜測是不是有人在鎮子里投毒了,投了一種讓狗發癲撞死的毒.

這就是他們纏上羅大隊長等人的原因,從羅大隊長嘴里我知道他們是來找我的,然後走到這里被鎮民們圍堵,才有了現在這場景.

我還沒發表我的意見,何況眼前的鎮民們也不需要我的意見.他們都纏著羅大隊長破案呢.

在我看來,這肯定不是投毒事件,是投毒的話直接弄死弄暈我相信,出現他們說的那種統一發癲,然後對著牆壁等東西撞,顯然沒有這種毒.

然後昨晚發生的事情他們不知道,不知道昨晚張軍出現了,所以才引起這些狗不斷狂吠.

綜合來說,事出有因,這種事情發生絕非偶然,至于具體是什麼原因,也只能看羅大隊長對這些狗進行尸檢,然後確定是什麼原因致死的.

羅大隊長這個時候也開口,讓大家安靜,他會給大家一個答複,其中也提及到了尸檢,說只要尸檢出來就能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中毒又或者是自然死亡.

他說大自然死亡的時候又激怒了鎮民們,說這種情況怎麼可能是自然死亡云云.

這下輪到羅大隊長為難了,估計他更想說昨晚那一幕漢子被槍打的千蒼百孔卻沒死的事吧.

但是這種事情能說出去沒?顯然不行.現在他就是不能說,又沒辦法去解釋,所以才說出自然死亡這四個字.

可想而知,在不知情的鎮民面前,羅大隊長成了最失職的人.

鬧了很久,終于都散了,一個兩個離開.

"張可,你得和我好好說說昨晚的事."羅大隊長滿頭大汗,眾人離開後他重重松了口氣,接著看向我,拉著我往羊倌里面走.

跟著進來的還有其他警察,包括後面趕來,一臉蒼白的羅秀.

有人把羊倌反鎖了,防止有外人進來,然後我被他們包圍在中間,個個都在看著我,等待我開口.

我知道他們是為昨晚的事情來的,昨晚那種情況任何人看到後都會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又是親眼所見,親身經曆的事情,說不相信也說不過去.現在他們找到我,為的就是知道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得到一個他們認為能接受的答案.

現在最悲催的人自然是我,這讓我怎麼解釋?

別看昨晚經曆了漢子任由怎麼槍擊都不會死的事件,其實我跟他們說鬼上身的事情他們不一定買賬,所以與其解釋漢子天生怪異比說鬼上身要更好的讓他們接受.

"張老板,告訴我們."羅大隊長發話了.

我為難看著他,暫時沒想清楚該怎麼和他們解釋.當我感受到十幾束不善的目光後我還是硬著頭皮解釋了.

我是那漢子肯定有特異功能,所以才會在那種情況下不死.

我這樣的解釋有些蒼白無力,他們依舊死死看著,表示不肯接受.

我有些無奈了,只好再次硬著頭皮把一些聽說過的事告訴他們,說有人生吞火球沒事,有人把電當飯吃,每天都要吃上幾度電,還說有的人潛在水里三天三夜不換氣都沒事……

很多都是我道聽途說的,在羊倌里吃飯的人里面不缺乏吹牛皮的,聽多了我也就隨口來.

至于他們信不信我最後說你們可以去查閱資料的,看看我有沒說謊.然後在重申一次昨晚發生的事情就屬于這種,別看刀槍弄不死,只是沒找到他的弱點.

羅大隊長還是沉著臉,陷入思考狀態,這不是什麼好的狀態.好在也有好的狀態,有警員相信了我的話,說他們老家曾經就有個人能控制小匙羹等小件的東西,讓它們懸浮起來.

又有警員也開始說他見過的一件事,也是很邪乎的,說曾經見過一個人跑步跑起來像閃電那麼快,由此他追捕一個小偷,那人就出現了,明明前一秒還在他身邊跟著跑,下一秒就把距離百多米的小偷逮住了.

當時他還以為自己花眼了,現在看來確實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個世界上確實有奇人異事.

于是更多的人參加到討論中,說著各自聽過或者親眼看到過的一些怪異現象.

死一般的氣氛也在這個時候消散,蕩然無存,警員們互相說著各自聽過見過的事,很顯然已經相信了我說的話.

我重重松了口氣,心道總算脫身了.

不過當我看到羅大隊長和羅秀兩人還沉著臉的時候我內心一緊,心道他們該不是還在懷疑吧?

我試探喊他們兩人,他們兩人看著我.

"你們不信嗎?"我弱弱道.

羅大隊長和羅秀對望一眼,搖頭.

我內心悲催了,抓狂.

"那你們認識是什麼?"我忍住內心的各種擔憂,笑看著他們.

羅大隊長說:"不清楚,反正覺得不是什麼奇人異士,昨晚那個工人有問題,我覺得應該要好好調查他才行."

羅秀也開口,她的想法和羅大隊長一樣.

他們認為這個民工有很大的問題,也許早就死了.

當我聽到羅大隊長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嚇我一跳,他的說法很接近真相了,但不是民工早就死了,是他被張軍搶奪了身體,成為行尸走肉.

他們又在羊倌里待了會,討論一番後才不得不離開,昨晚大嬸的案子還有很多手尾要處理,現在又多了對民工漢子的調查,任務緊張又重要,不得不快馬加鞭的趕時間.

送走他們後我把李俊義和外面的混天犬喊了進來.

全鎮子的都死了?混天犬沒事.

聯想到當時李俊義跟我說的話,讓我留下混天犬還說它有問題的場景.難道李俊義說的問題就是指昨晚那件事?

如果當時他沒阻止混天犬,是不是代表混天犬也會突然發瘋撞牆死?

這個可能性很高,依照現在的情況來看.

全鎮的狗都死了,非正常死亡,那麼就只有鬼,是鬼殺了它們.

究竟是什麼鬼?為什麼這只鬼不怕狗?

如果真有鬼作祟,那麼很有可能是來自鬼溝嶺的鬼,這些日子鬼溝嶺顯得太安靜了.

但也有可能不是鬼溝嶺的鬼在作祟,而是張軍?

不不不,張軍昨晚已經被眾狗咬死,連魂魄都不留一星半點,怎麼可能還能活著?

想不通,也想不透,最終我把答案寄托在李俊義身上,想知道昨晚他喊住混天犬是不是因為已經猜測到昨晚要發生的事.

他出手了,杜絕了同樣的事情在混天犬身上發生.我是他老板,混天犬是我的愛寵,李俊義出手提供幫助也就自由有足夠的理由.

當然一切只能從李俊義嘴里知道,我猜想只能停留在猜想中.

"小李,昨晚混天犬怎麼了?你不給它進來."我道.

"老板,昨晚混天犬渾身血腥味,你聞不到嗎?這要是進去整個羊倌都會是這個味道,今天開業的話客人進來聞到會怎麼想?肯定對我們羊倌印象大減,對生意有影響的."

李俊義說完又補充一句,昨晚就帶著混天犬去洗澡,洗乾淨後就讓它進去了.

我相信了李俊義的話,昨晚混天犬和其他狗把漢子撕了,這是不爭的事實.

想到那場面我就不寒而栗,這些狗蜂擁而上的場面太恐怖了,密集而瘋狂,那種瞬間把整個人咬沒的場景就更嚇人了.

想到這里我看了混天犬一眼,對它多了幾分懼意.不過更多的是自豪,我忘不了昨晚混天犬一聲吼把全鎮狗都喊過來的場面.

不對,不是喊,是命令它們過來.

混天犬是狗中之王,是狗王!起碼在鎮子上已經是,到了別的地方應該也是的.

"老板,有事嗎?"李俊義問我.

我說沒事,然後讓他去忙工作去了,順便把混天犬帶上.

他們離開了,我內心依舊有些不安,說不上為什麼,就是感覺有事壓著壓著,令自己渾身不舒服.

按理說,張軍已經死了,我也就沒什麼好顧慮的.可現在,渾身上下的細胞卻在告訴我,張軍並沒有死,今晚他還會出現在鎮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