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壞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四章壞事

"張可?"我奔跑中傳來羅秀的聲音,我心驚,扭頭看去.

羅秀和羅大隊長以及十余名警察從另一側跑了出來,和我一樣向著那狗吠聲傳來的方向跑去.

看到他們我心道該死,要壞事了.

不是我嫌棄他們,反而現在他們這般盡心盡責我內心很感動,他們是真在為人民服務,辛勤工作.

但是,現在要面對的不是一般的罪犯,而是鬼呀!

所以他們來了根本就起不到作用,反而會阻礙我等下去對付他.

"張老板你怎麼來了?"羅大隊長看到我後皺眉道,顯得很不悅,也很擔心.

"張老板,趕緊離開,這里不是你該來的."羅秀也開口了.

我停下了腳步,因為羅大隊長也用眼神告示我不要靠近了.

我們已經接近狗吠聲傳來的地方不到十米,他們開始慢慢貼近靠那個地方,我現在只能站在原地,看著他們.

我在糾結我要不要出手,現在有羅秀他們在,我要是出手那無疑是暴露了我的身份,包括混天犬的特殊.

羅秀他們顯得很小心,十余米的距離幾個步伐就可以過去,但是過去好幾分鍾,他們只前進了兩米不到,這讓我看得心急.

救人如救火,這個時候顯得那麼猶豫,只怕……

果然,里面傳來一聲慘叫聲,是個女的.

"不好!大家都給我上!"羅大隊長臉色大變,隨即對著眾人道.

他們沖過去了,只剩兩名警察斷後,很警惕的貼緊建築物,只要犯人從里面出來他們會毫不猶豫開槍.

凌亂的奔跑聲和碰倒什麼東西倒地打破的聲音,不一會奔跑聲停了下來,看來已經到了目的地.

我心急,這個時候我怎麼能就這樣站在這里干等著?

我打量四周,想找個能繞過這兩個警察去到目的地的路,不過四周哪里還有什麼路,除非繞到後面去,但是無疑會浪費很多時間.

那兩個警察我又不熟,硬是接近萬一被槍指著……

"舉起手來!不然就開槍了!"羅大隊長厲聲道.

我微微皺眉,看來已經看到凶手了,他們也已經對准了對方.

里面是怎麼樣的場景?羅秀和羅大隊長他們會不會有事?

我更急了,再次打量四周,眼睛看到右手邊一處圍牆,有了主意.

兩名警察貼著牆壁在關注里面的情況,眼睛能看到的范圍有限,圍牆又有建築物擋住,也就擋住他們的視線……

"混天犬,我們趕緊回去吧."我對著混天犬喊了句,然後假裝原路返回.

期間兩名警察回頭瞥了一眼我,接著又全神貫注去聽羅大隊長那邊的動靜了.

我見他們沒再看我,立馬帶著混天犬掉轉方向往圍牆的方向走,一路奔跑,然後身子縱跳直接上了圍牆.

圍牆不高,一米八的樣子,以我的身高再加跳躍的高度,足夠上來.我現在只擔心混天犬這個小個頭行不行.

出乎我意料的時候混天犬矯健的身姿在它後退半蹲一個跳躍的時候直接上到圍牆上了.

它那小小的身子能跳這樣高,實在出乎我意料.

渾天犬蹲坐在圍牆上對著我搖尾巴,吐著舌頭顯得悠哉.我對它豎起大拇指贊揚它牛,隨即跳下圍牆向著羅大隊長他們的方向"摸"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肯定不會讓羅大隊長他們發現我,分了心.我相信現在他們在對持的那個人就是我要找的張軍.

或者說是被張軍上了身的工人,一個看起來和張軍毫不相關的人卻有著張軍那樣的殘暴和殺性.

所以這個工人超級危險,甚至……

恐怕這件事之後羅秀和羅大隊長等等十余名警察會對一些事情有新的看法,以後鎮子里的警察們恐怕再也沒辦法像過去那樣安靜的生活.

"聽到沒有?!舉起手來!"羅大隊長再次道.

我收斂心神,慢慢挪動身子接近聲音傳來的地方,一邊靠近一邊示意渾天犬不要亂動,讓它蹲在距離我一米遠的地方,這個時候我也已經來到目的地,探頭可見眼前的場景.

先看到羅大隊長等人的背影,他們紛紛舉著手槍對准了眼前的兩個人.

一個年約三十好幾的漢子,留著短短的胡須雙目發紅,正手持一把匕首架在他身前的一名大嬸脖子上.

漢子在笑,露出我熟悉的猙獰笑意,那是和張軍笑起來一樣的猙獰.

我確定漢子就是那名工人,他就是被張軍上了身的工人.

"嘿嘿……"漢子也不說話,面對數十只黑洞洞充滿殺傷力的槍絲毫不畏懼,還笑出聲來.

他的猙獰和接近瘋狂一般的淡定模樣再加上低沉的嘿嘿聲讓包括羅大隊長在內的所有人都感到了畏懼.

我從警察們臉上的表情變化可以看出來,他們已經有了懼意.

這可不是好的事情,在這種時候害怕,很容易丟掉性命的.

我不指望羅大隊長他們能對付眼前的漢子,我想他們保命的本事還是要有的吧?可是現在里面好幾個人緊張到不斷咽口水,恐怕這幾個人里面會有人死亡.

因為恐懼,所以接下來漢子如果沖向他們中的一人,我保證他們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直接一命嗚呼.

這種時候怎麼能害怕!

我抓緊拳頭,心道這次可就真的要完蛋了.

"我再說一次,舉起手來,你逃不掉的,放下武器是你唯一的選擇!"

羅大隊長道.

我搖搖頭,苦笑羅大隊長在這種事情居然還是用老一套的辦法,要知道這只會給漢子更多的事情去分析怎麼脫圍.

至于放下武器什麼的,其實他不怕死,羅大隊長他們的槍所以沒有了威脅力……

"紅袖."眼看著事態要越發嚴重,我忙求助紅袖.

紅袖一直有跟著我,不過因為是鬼的原因所以我不知道她藏在什麼地方,現在我開口,她出現了,從我身旁出現的.

"恩人,你是想讓我對付那個家伙嗎?"紅袖道.

我點頭,喊她就是為了這件事.如果說現在能阻止悲劇發生的人有誰,那麼紅袖是唯一一個.

"恩人,恐怕我也無能為力了."紅袖說了句讓我驚訝的話.

她無能為力?

這不對呀,張軍上了漢子的身,所以漢子里面有張軍,只需要把他射死就行了.

我急,但還是很安靜的看著紅袖,想聽聽她接下來要說什麼.

"他上了這個人的身,所以我無法傷害他,除非他能出來,這樣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殺了他."紅袖搖頭道.

雖然不懂為什麼,不過我也明白紅袖並沒有騙我.

我急,但沒失去理性.這個時候我知道不能怪罪紅袖也不能再焦急,我必須要想出辦法來對付漢子,不然……

"你們想捉我?"漢子又開口了,同時原本架在大嬸脖子上的匕首也開始動了.

我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看著漢子不顧羅大隊長等人在他們面前把大嬸殺了.

就這樣,慢條斯理,一刀帶過抹了大嬸的脖子.

鮮血直流,大嬸眼瞳放大露出絕望的眼神.

"不要!"羅秀吼出聲,開槍了.

槍聲響起,正中漢子的肩膀,漢子的身體也因為子彈的力道而後退一點.不過他還站著,臉上看不到任何痛苦的表情.

看到這里我呼吸變的急促,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我就知道……

漢子還是嘿嘿笑著,松手,大嬸的身子前傾倒地,漢子整個人沒了大嬸格擋完全出現在羅大隊長等人面前.

他雙手舉起,手上的匕首丟地上.

"我認罪了,捉我吧."他道.

激動的羅秀停止了再射擊的動作,有些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我看到她咬牙了,她想把眼前的漢子殺了,可是對方已經舉手投降並且認罪,所以她不能這樣做.

她在掙紮,手里的槍在微微顫抖,一副壓制不住的樣子.羅大隊長這個時候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之前還在恐懼的幾名警察這個時候松了口氣,看得出來他們完全一副死里逃生的感覺,整個人都虛脫一般顯得有些精神恍惚.

我被眼前這一幕弄的有些懵,漢子認罪?他打的是什麼主意?

難道張軍沒有上他的身?如果是張軍,他完全不畏懼這些子彈,就算把他心髒擊穿他依舊沒有半點損傷.

身體不是他的,或者說漢子的身體和張軍的魂魄是兩碼事,漢子被擊中,死的是漢子.張軍依舊驅使著漢子的身軀,所以完全不會因此受傷.

這就是鬼上身,鬼不死,身子不過是個工具而已,任其千蒼百孔,鬼還活得好好的.

也許漢子只是漢子,只是個普通人,面對那麼多警察那麼多槍支,他只能認罪.

我也安慰自己,讓自己不要往壞的方面想.眼前這一幕不是挺好的嗎?就這樣多好.

可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總感覺事情不是這樣的.

我突然想起漢子肩膀中槍的時候臉上沒有絲毫痛苦的神色,這可不是正常人該擁有的呀.

如果不是漢子,那麼眼前的人就只有……

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