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出現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三章出現了

狗的鼻子出名的厲害,警局里也有警犬緝凶或者其他用途,火車站等地方能見到警犬也不是新鮮的事.

混天犬更特殊,它的鼻子肯定也比一般的狗還要厲害.

當然,我也沒試過,所以現在只是理論上覺得混天犬肯定不會比其他的狗要差.它可是惡狗村里的產物,那地方也夠玄乎的,至今我想起來都感覺到後怕.

我先帶它來到工地發生命案的地方,這個時候羅秀等人還沒有走,正蹲著查看線索,一點點,生怕錯過哪怕一定點的線索.

她看到我了,見我帶著混天犬進來的時候有些不開心.

"你知道這樣會破壞線索嗎?"她道.

"大姐,我也是來破案的."我沒好氣道.

她是不知道混天犬的厲害,要是知道了,估計她以為自己撿到寶.我說的是真話,要是誰家有混天犬這樣的狗,一般的鬼都不敢靠近,能鎮宅護家的狗,誰不喜歡?

"吹吧你!帶你的狗趕緊走,把線索破壞了讓凶手跑掉,我第一個找你!"她凶凶的道.

我白她一眼,心知這個時候和她多說無益,于是我讓混天犬待外頭,我進去找了件工人穿的衣服,拿給混天犬聞.

"張可,你有完沒完的,現在我可煩著呢."羅秀見狀走了過來,有些不耐煩道.

我知道她的壓力,但是她不知道我的初衷.所以我沒理她,告訴她這樣是沒用的,再怎麼找都不會有線索讓她找到人,找到了也不一定能對付.

羅秀當然不信我的話,說我在這里淨搗亂.

對此我笑了笑,揮手讓混天犬跟我走,去深山老林等地方去了.

首先的地方是鬼溝嶺,這個地方我來過,所以相對來講比較熟悉這里的地形,什麼地方有洞穴,什麼地方有較為濃密的棲身地,這些我都知道.

混天犬來到鬼溝嶺之後我讓它自由發揮,我也開始找一些可疑的地方開始尋找,這樣可以加快速度.

我帶了武器來的,一把匕首.有了上次的經曆這次我可不會讓自己再中招.有了武器,又有這麼猛的太陽,足夠對付他的了.

他是人我還有點怕不是他對手,成了鬼,一個太陽照死他.

鬼溝嶺即便我很熟悉,找起來還是很費勁.地方大,一個人找實在有些力不從心.所以我又給李俊義電話,讓他來幫忙找.

上次他來鬼溝嶺拜祭他朋友的時候比我還熟悉這里,所以讓他來是明智的選擇,何況他本事也大,對上張軍絕對不是問題.

至于其他人我就沒有讓他們過來幫忙,其實也幫不上什麼忙,何必給自己添加煩惱.

張軍這種人可是好惹的?招惹他,可是要死的!

李俊義來了,在我簡單示意下加入搜索的隊伍,我讓他到鬼溝嶺最里面去找,那個地形他比較熟悉.

李俊義這個人不愛問,我說怎麼樣他就做,所以他在聽到我命令後獨自一人進深山去了.

我和混天犬循環漸進,慢慢的也向里面搜索.

往里面搜索的時候並不見得容易,而且危險度也高.越往里面,陽光可見的部分就越小,再往里走簡直和黑夜中沒什麼區別.

來到最里面的時候我都不敢進去了,和混天犬待一起,看了看天色,我想我們該回去了.

"老板,就回去了?我還想往里面找找看."李俊義這個時候道.

"算了,回去先吧,明天再來."我道.

很快就要天黑了,再不走,恐怕張軍那厮出來戰斗力會在黑夜中如虎添翼顯得更凶猛.

這個時候不走,危險.

李俊義哦了聲,隨我一起離開.剛下山,天就黑盡了,我回頭看眼被黑夜籠罩的鬼溝嶺,頓感寒意.

回到全羊館,四大天王已經在等我.見我進來他們紛紛站起來,一副等待我吩咐的樣子.

我讓他們先坐下,說請他們過來是為了答謝他們,所以請他們吃全羊宴.

他們四人聽完我的話面面相覷,然後點頭說好.

我讓小麗和李俊義去准備,我給他們上酒.

"張老板,謝謝你的款待."高個子道.

其余三人也開口了,我揮手示意他們坐下,其實現在要謝謝他們的是我,如今更是害了他們.

"早就聽老大說張老板的全羊宴是天下間最好吃的羊肉,我們兄弟幾個早就想來品嘗一下,只可惜,老大還說這個全羊宴不便宜,所以我們也就……"高個子這個時候道,顯得有些尷尬.

我看著他們隨口問了句你們一個月拿多少工資.

結果他們面面相覷,臉上尷尬神色更濃.

"怎麼了?"我懷疑是不是我問錯話了,怎麼他們顯得那麼不自在.

做事拿工資,天經地義,難不成他們還沒有工資不成?

我思緒的時候矮個子開口了,說張老板不怕你見笑,其實我們是沒有固定工資的,通常是老大給錢就拿,沒得給,就吃自己的.

我皺眉,心想還有這樣的?難不成不是應該有固定工資的?如果沒有什麼保障的話,誰還能混下去?

他們四人接著說他們是混混,其實就是爛命一條的人,平時就是瞎混,有事做的時候就做事,通常完成這些事之後老大都會有獎勵,這就是他們收入.

當然,沒事的話就沒酬勞,就靠自己去整錢.比喻保護費什麼的,這些是最基本的,或者私下幫朋友忙,然後獲得一些辛苦費,混上幾頓飯.

總之這種生活是不固定的,有上餐沒下餐,但也餓不死.

我聽完內心挺為他們惋惜的,這樣的生活能好嗎?像他們說的,喋血街頭,早晚有一天運氣耗盡指不定就被人放倒,死在街上都沒人知道.

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說沒就沒了,他們那麼還年輕,聽他們說,這些年他們身邊不少兄弟就這樣離開了這個世界,有時候他們想想,自己挺可憐的.

"沒想過退出嗎?"我道.

雖然知道這樣說有些對不住蛇頭,居然勸說他的手下不干.但我真的覺得他們這樣不是辦法,還那麼年輕,未來大好前途,只是從他們嘴里我才知道,他們根本就沒未來之說.

指不定,明天一場厮殺他們就不存在了,就這樣沒了.

每個人都有選擇生活的權利,就他們現在這樣的生活,我覺得不能再繼續下去.再說他們有手有腳,做什麼不好.

"張老板你不明白我們的苦衷,其實干我們這一行大多是沒讀到書的人,現在這個社會你要是沒文化壓根就沒人會請你.而且,我們要是退出了,以前的仇家看到我們你認為他們會放過我們嗎?"胖子笑了笑道,笑的淒涼.

瘦子也笑了,說胖子你終于說了句人話,胖子聽到後對他豎起中指,一臉鄙夷.

瘦子也不甘示弱,同樣中指伺候.

我感受到他們的兄弟情義,只是內心依舊感覺不值得.

全羊宴上桌了,李俊義和小麗為他們擺好碗筷,給他們倒上酒,把他們伺候的好好的.

我說過以後不喝酒,所以讓李俊義陪他們喝,反正李俊義愛喝酒.

今晚本來就沒打算開工,李俊義喝酒更放得開,把酒言歡和他們喝的不亦樂乎.

時間一點點過去,天早就黑透了.四大天王有李俊義陪著,也喝得很盡興,我見時候差不多找了個借口帶著混天犬出門.

天黑了.張軍也該出現了吧.

我帶著混天犬出來,就是和他撕戰的,至于四大天王,他們在羊館很安全,有關二爺神像在,我想張軍不會傻到拼著自己魂飛湮滅也要把四大天王殺了吧?

鎮子的晚上和往常一樣安靜,除了狗吠聲比過去要凶猛很多以外.

鎮子上養狗的人不少,大多是養狗看家的,現在人多複雜,人心也複雜,鎮子也算不上很偏僻,屬于發展中地方,所以會有不少外地人或者歹人在鎮子里作案.

小偷小摸什麼的很經常都會有發生,這也就是鎮子上大多數人會養狗看家的緣故.

狗大多是土狗,鎮子嘛,大戶人家少,藏獒什麼的價格貴,又要打什麼疫苗什麼的,一般人養不起.

如今鎮子基本全被狗吠聲占領,此起彼伏,全是狗叫聲.

"混天犬,你怎麼看?"如今我和混天犬在鎮子中心停了下來,我問它.

混天犬顯得很謹慎,閉著嘴巴也不吐舌頭,耳朵豎起來時不時動幾下,在聽什麼異常一般.

我也很謹慎,因為張軍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至于選擇在這里停下來是因為不知道張軍會在是地方出現,會傷害誰,所以在這里就可以在聽到或者發現異常的時候第一時間趕過去.

如今很安靜,狗吠聲很凶.

吼吼吼……

陡然右手邊百米遠距離傳來劇烈的狗吠聲,我猛然扭頭看去,招呼混天犬跟著我向那邊奔跑過去.

狗吠聲如此劇烈,看來張軍已經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