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鬼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二章鬼蹤

張軍死了,我親手把他尸體沉河里的,怎麼可能殺人,還留下自己的名字,對我發出警告?

不不不.

仔細想想彭慧的話,她說是她那里的一個工人突然發瘋……

我背後發冷,這是鬼上身麼!

除了這個理由我再也想不出別的理由了,鬼上身,小時候聽老人們說過,但是遇見,這還是頭一次.

我內心是恐懼的,因為能人是陽剛之軀,鬼屬陰,所以鬼要上人的身不是那麼簡單的.除非這個人天生身體孱弱又或者是將死之人,不然,這只鬼要非常凶猛才行.

張軍屬于後者,畢竟能來這里做工地的人身體怎麼會弱呢?他們的身體不但強壯,而且比一般的人,比那些白領或者整天坐辦公室的人都要強上不是一星半分那麼多.

張軍能上他的身體,足以證明他有多凶猛,積聚的怨氣有多深!

上身後當時就把其他人殺光?

這就是怨氣,怨氣越深,鬼就越厲害.如今張軍回來了,只怕鎮子這些時日也別想能安甯.

我希望我是錯的,不然我可就要罪孽深重了.

"怎麼了?"彭慧問話,我從驚慌中醒來,看了看她,搖頭說我沒事.

彭慧說你不像看起來沒事的樣子,問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她.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想,我說我沒有.她還是不相信,疑惑看著我,也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報警沒?"我開口道.

她點頭說報警了,警察應該趕過去了,問我要不要去看看.

我說好,于是我們倆人一起來到工地這里,她帶我去案發現場,此時圍了一堆人在看,里面有警察在忙碌著.

我看到羅秀和羅大隊長了,他們正皺眉不知道說著什麼.

我和彭慧進去了,越過警戒線,羅秀見到我後立馬走了過來.

"你不來我都要找你,你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事嗎?"她道.

我點頭,說彭慧告訴我了,所以才過來的.然後我問她怎麼了,現在是什麼情況,有沒什麼線索.

她皺眉搖頭,說這件事很詭異,恐怕有麻煩了.

我說怎麼這樣說呢,為什麼會有麻煩?

其實我內心比她更清楚這次麻煩不小,不過現在我只能隱瞞昨晚的事情,以免給四大天王和我帶來麻煩.

更主要的是,如果說鬼確實存在,她會相信嗎?羅大隊長呢?

這才是關鍵.

鬼這東西相信人的很少,在大街上我要是見人就說這個世界上有鬼的話恐怕十個人有十個都會認為我是神經病.

再說,說出來對羅秀他們也沒好處,這只會增加他們的恐懼,除此外,我想不到別的了.

警察不是道士,沒有法術,他們能捉賊,對壞人有威脅力,可是在鬼面前,他們和普通人一樣,壓根就沒區別.

各種原因綜合在一起,最終我還是不認為說出真相有什麼好處.

"為什麼會這樣?這個人和張軍有什麼關系,為什麼會留下他的名字?"羅秀開口道.

她也是一臉疑惑,從她臉色看來,她更多的是把這件事聯想到某種組織去了.

這樣的話我能理解剛剛她話里的意思,她在擔心這個組織人數多,一旦他們在鎮子里展開殺戮,那麼後果堪憂.

見她只是想到這些,我內心松了口氣.

我多怕她想歪,然後內心一度恐慌失措.

她想錯了,那麼就讓她想錯吧,現在看來只有我,才能把這件事完結掉.

我要找到這個被上身的人,然後把張軍揪出來,殺了.

這一次我要讓他做鬼都不成,這樣他就不會再作亂了吧?

平生第一次有了這種殺戮意識,但我認為沒有錯,張軍活著的時候害人該死,成了鬼同樣害人,更該死.

"張可,你沒事的吧?怎麼看你好像……好像很憤怒?"羅秀道.

我笑了笑說我沒事,就是心里不舒服,無辜的人死了,我能舒服嗎.

羅秀沉默了,因為她也和我一樣.

我到棚子里面去了,看到了橫七豎八倒地上的尸體,看到了上面幾個血色大字,還有刺目的張軍兩個字.

血債血償.

說的是我,他是要來找我算賬來了.

我看著看著冷笑起來,既然是沖我來的,那最好就直接來找我,我定然讓他有來無回.

可同時我也在擔憂,擔憂鎮子里這些人的安全,還有四大天王的安全.

殺他的是四大天王,冤有頭債有主,他們四人恐怕也不見得能活得多滋潤了.至于鎮子里的人,張軍喪心病狂的什麼做不出來?

我看了看天色,如今陽光猛烈,完全不擔心張軍會出來,不過晚上就難說了,今晚恐怕他會有所行動的吧.

想到這里我給蛇頭打電話,讓他把四大天王叫到鎮子來,到全羊館里等我.

蛇頭也沒問為什麼,說好,他立馬電話過去.

掛了手機突然發現小小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就在我右手邊不遠處.

對于這個女人我一直小心謹慎,經過那晚酒店的事情後我就更加警惕了.

這兩天她還是和過去一樣,低調的讓人忽略她,即便那件事情發生後我依舊感覺她很"脆弱",不值得重視.

可越是這樣,我內心就越不安,總感覺這個女的有問題.

她沒發現我的存在,此刻她表現出和她楚楚可憐模樣完全相反的勇氣向案發現場里走,來到里面看到那幾具是人看了都會不舒服的尸體時她居然沒有半點不適的反應.

沒有捂鼻子,不懼怕血腥味,也沒有故意躲開那幾具死不瞑目的尸體,反而饒有興趣的打量這幾具尸體……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內心,這個女人,內心世界究竟是怎麼樣的?

她居然可以做到如此淡定,就像個久經這種世面的劊子手,死人見多了,沒頭沒手腳的尸體也看多了,所以現在才可以不為所動?

看到這里我心寒發冷,只怕彭明還不知道自己身邊的嬌小女朋友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吧?

說到彭明,我也看到他了.

他和彭慧碰面,倆人聊了幾句後他看到了小小,我看到彭明皺眉了,似乎也才想小小怎麼跑這里來.

他走了過去,來到小小的身後,喊了小小一聲.

原本表情冷漠的小小顯得很吃驚,繼而轉身看向彭明,居然雙眼一翻暈過去了.

彭明抱住她,喊救命,接著有人跑過來給小小捏人中什麼的,最後她才在眾人急救下蘇醒過來,很害怕的樣子,抱緊彭明.

我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演技,此時我也走了過去.

"小小,你怎麼來這里了!"彭明心疼道.

"我,我是來找你的,但是沒想到來到這里……那,那些好恐怖,我怕……"她驚慌道,指著尸體的手也在顫抖,最後縮卷到彭明懷里像只受傷的小貓.

我內心冷笑,看來這個女人是用盡了手段呀.

之前我有懷疑過彭明知道小小究竟是怎麼樣一個女人,現在來看,他並不知道,因為這個女人太會騙人了,要不是我事先看到,現在也被她騙了,還真以為她是個膽小而柔弱的女人.

可惜呀可惜……

內心一番感概,接下來我就這樣看著小小繼續演戲,最後救護車來了,彭明抱著她上了擔架,走了.

我還在原地,因為我想找出現在張軍上了那個工人的身體後藏身在什麼地方.

鬼上身的事情以前大師和我說過,說鬼上了人的身體也還是鬼,同樣懼怕陽光……

現在太陽剛猛,他肯定躲起來了,要是能找到,那麼最好了,立馬把他解決掉.

而且這種氣候對我很有利,找到了,只需要把他拉出來,在陽光暴曬下他堅持不了多久就會魂飛魄散,還省了打斗.

"張可,你說和那些事有沒有關?"彭慧湊到我身前問.

很小聲,很鬼祟的模樣.

看到她這樣子我突然心想她知道鬼溝嶺有鬼的事了?也知道我曾經對付過那些東西?

然後我一拍腦袋,想起之前和彭大山醉酒的一幕,當時他喝醉了,肯定把所有的事說出來了.

"鬼,鬼."彭慧又道.

聽她說到這里我已經肯定她和彭明以及小小都知道整個事情經過了,也許這就是彭慧喊我來的原因,因為她知道這不是正常人所為,所以想到是鬼在搗亂,阻止她們的工程.

她猜對了一半,另一半其實並不是來阻止工程的,而是來報仇的.

明人不說暗話,既然現在她已經知道我的事那麼我也不藏著掖著,說你放心,剩下的事我來處理.

她感激看著我,連連對我道謝.

我說不用,這是我該做的.

她理解成是我客氣的話,還在道謝,說她和她哥哥不會忘記我對他們的好.

對此我也不多解釋,這件事也就當作順水人情吧,其實即便張軍不是來找我,工地里出了事我一樣需要出手.

答應下來的事,而且之前還吃住游玩人家都花了錢,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在公在私我都要出手.

我回全羊館喊了混天犬,去鬼溝嶺一帶有山有叢林的地方去找上了人身的張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