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尋找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章尋找

張軍逃了?!

我以為羅秀是在給我開玩笑,見我回來故意嚇我的.可是她陰沉的臉色卻告訴,這是真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想到小麗又將受到死亡的威脅,我面色不善道.

是的,我不但面色不善,我還很生氣.

警局是什麼地方?羅秀和其他警察又是干什麼的?怎麼能讓張軍這樣一個殺人犯跑了?

他心理扭曲,也殺人,這樣的人跑了和放一只野獸到人群里隨意傷害人是一個道理.這種事情堅決不能發生的!

可是現在發生了呀,這讓我不得不懷疑他們的能力,同時各種擔憂.

擔憂的是這一次張軍出來肯定會比上次更加小心謹慎,受過傷的野獸變得更加危險這是肯定的,所以這也代表我和小麗也將重新被這種危險威脅,隨時有可能被攻擊.

而且是,對方在暗處,我們在明處.危機瞬間增大.

"你,你……哎,請你不要這樣生氣,我們也損失了兩名同事."羅秀最後幽幽道.

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聽到後也是一愣,搖搖頭.

想不到這個張軍居然連警察都敢殺,這家伙……

羅秀說原本張軍要被押去坐牢的,隨車有兩名警員,結果不知道怎麼的,兩個人都被殺了,犯人逃跑.警車被丟棄在鎮子外的小路上,翻了車,現場進行了取證並沒有大的進展.

"什麼時候的事?"我道.

羅秀說是昨天的時候,考慮到這件事的影響,所以現在被她們有意隱瞞下來了.

鎮子不大,要是說有個殺了警察的殺人犯潛伏在鎮子里,可以想象大家會有多恐慌?

再說小麗就在這里,她知道了也難免會坐立不安.

這一點羅秀她們做對了,現在唯一的問題是,找到張軍並且將其逮捕.

"辛苦了."最後我對羅秀道.

我突然明白路上的時候為什麼會看到她和羅大隊長在巡邏了,看來是在尋找張軍順便保護鎮子里的所有人.

羅秀走了,她走沒多久我意識到我也要做點什麼才行了.

"老板,怎麼了?羅秀警官找你是因為張軍的事嗎?"進去後小麗對我道.

她很敏感,一開口就提到張軍,可以想象潛意識里她對張軍充滿恐懼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羅秀一來找我,她首先就猜測到和張軍有關.

"沒有,她找我是准備讓我幫她一個忙,這不,等下我就准備出去了."我來個個順水推舟.

實話肯定不能和她說的,以免引起她的恐慌和各種不良情緒.

"啊,那你要小心點了."小麗擔憂道.

我說沒事,在鎮子里怕什麼.她也知道我和蛇頭等人有些交情,于是也就沒多說其他的話了.

李俊義這個時候卻走了過來,問我那瓶滿鬼香能不能也給他喝了.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最後一瓶滿鬼香,最後拒絕了.

只有一瓶了,我確實有些舍不得.

不過我答應他等有空我再釀造一點,李俊義聽到這才罷休,不糾纏我.

簡單收拾和把行李放下,我出門了.

在鎮子里找人不要以為人少鎮子小就好找,因為四周是郊區,有山有樹林還有河流,最最重要的是四周在開發,所以有很多外來工人在搞建築,每天都有許多泥頭車和大卡車在四周.

這很容易魚目混珠,再有卡車等等的緣故,對方可以坐在這些車上到更遙遠的地方去,等差不多再回來,躲貓貓這般讓你壓根就找不到人.

所以除非能有足夠多的人將整一個四周都監控包圍起來,這樣不論他怎麼躲都將遁形,原形畢露.

要人多,只能找蛇頭他們了.

他們好歹是老大,手下"兵馬強盛",我不找他們找誰?

"張老板?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我來到蛇頭他們幾人下象棋的地方,仔細觀摩,這個時候他也看到我了,問話.

"自然風,還什麼風呢.蛇頭,你走這步,將軍."我道.

蛇頭連忙回頭看棋,大笑起來.按照我說的走,把對方將死了.

"哎,老張,你不能這樣的呀,觀棋不語,你這是違反規定了!"另一人不服了.

"得了,不就是一盤棋,我找蛇頭有事,早點結束也好."我呵呵笑了.

對方雖有不樂意,不過最後也只能苦笑搖頭,把蛇頭趕走,說你和老張忙事去,換人.

蛇頭贏了,所以很開心,給對方一個中指,起身走了.

"張老板還是你最好,MD,我和他下象棋幾個月沒贏他一次,別提我多郁悶了.現在終于贏了,太感謝你了."他樂呵呵道.

我苦笑搖頭,心道他居然為贏棋而糾結?我也不懂這種博弈和輸贏又怎麼樣,但是見他們癡醉這個,肯定有其獨特之處.

"說吧,找我這個老頭有什麼事,你要是找上我肯定是因為有事."他回到正題上,也不笑了.

"你還是那麼聰明,我也不藏著掖著了,我想請你幫個忙,找一個殺人犯."我道.

蛇頭看著我,顯得很驚訝.沒等他問我把關于張軍以及殺了警察潛伏在鎮子這里的事告訴他了.

蛇頭聽到後立馬就問是不是上次在你羊館鬧事的那個人,我說是,他點點頭,陷入沉思中.

殺人犯是危險的,我懂他在考慮什麼.

他的手下如果因為幫我而送命,他這個做老大的是要負責的.

"老張,要不這樣,我讓幾個人過來幫你,這幾個人幫會里有些能耐."他開口.

我皺眉,然後點頭了.

之前我想到人多力量大卻忽略了這里是個鎮子,要是一下子湧進一堆長相猙獰的混混,恐怕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沖突和麻煩.

再說人多也不一定能找到張軍,這個還得看實力.

所以他現在這樣說,我倒也覺得可行,只要這幾個人實力不弱就行.

"好,那就這樣定了,我立馬叫他們過來."蛇頭說完拿出手機,拔通電話了……

大約一個小時後,一輛路虎開進了鎮子,停在我和蛇頭面前.車上下來四個人,高矮胖瘦,整好一人占一樣.

"老張,這是我的得力助手,人稱四大天王,希望他們能幫上你."蛇頭介紹道.

我看著四人,他們年紀和我一般,不過四人眼神里都有種殺氣,那種和他對上一眼就知道他們不好惹的氣息.

"你們四個聽好了,這位張老板是我老朋友,如今他有點事想讓你們幫忙,你們可要做好來,不要丟我的臉呀."蛇頭又道.

他們四人看著我對我微微欠身,隨即說好.

他們四人我不知道名字,其實也不需要知道名字,他們的模樣就是最好的"名字".

高的,矮的,胖子,瘦子,多簡單.

一番交代後蛇頭走了,說內心癢,還想回去和那家伙殺象棋,要好好贏他幾次才行.

我聽後笑了笑,這家伙也老大不小的,怎麼說到象棋的時候就像個小孩?

"張老板,究竟是什麼事需要我們四人做的呢."高的這人開口了.

"找一個人,殺人犯,叫張軍,我給你們看相片."說完拿出手機給他們看,見他們點頭後知道他們已經記住張軍的樣子我才把手機收回來.

"初步預測他就在鎮子里的某個地方,需要找到他,辛苦你們了."

"張老板言重了,找人難不住我們."他們四人笑了笑.

"好吧,開始好吧."我也不廢話,爭取早點把張軍找到.

他們四人散開往四個不同的方向走了,我也走,漫無目的,認為那里有可能藏人就去哪里.

一直到晚上,都沒能找到張軍.聯系過四大天王,同樣沒有結果.

我想要找到他,估計要費上不少時間了.

不知不覺中我來到了鬼溝嶺,四周是彭明的施工地,即便是晚上他們還在開工,戴著頭盔,賣力的干活.

為了趕工程也只能日夜開工,這一點我理解,很多工地上的工人也是這樣做的.不過此時有個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個人人做事不賣力.

是的,別人都在賣力的做事,他沒有,心不在焉的樣子.

當他和大家並排一起做事的時候兩者間的反差特別大,其實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能感覺到他的散漫和東張西望.

我看著他的時候好像他也發現了我,手上動作更慢了,還有准備逃的跡象.

我突然猜測到他是誰了,除了我一直在找的人張軍以外,似乎沒什麼工人會害怕我的吧?

我向他走過去,一步一步.

我知道張軍的危險,所以其實害怕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他現在見到我想逃完全是怕我高呼,然後引來更多人的對付他.

他果然不自然,在我向他走過去的時候他丟下了工具,逃跑了.

我立馬追上去,好不容易找到他,我怎麼會輕易就讓他跑了?

可就在我追過去的時候原本在逃跑的張軍突然返身,向我沖了過來,這一霎那我暗道不好,接著我看到他拿出了奪目的匕首,對我刺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