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跟上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七章跟上來

我知道她會來的,想不到真的來了.

"張老板?"見我沒回應,她繼續道.

我走過去,開門了.

我實在是好奇,這個小小究竟是什麼來頭,或者說那個聲音和小小一樣的女人究竟是誰.

不管如何,我都想知道這一切.

開了門,站在外頭的是小小.她見到我後露出甜甜的微笑,我也請她進來坐了.

她看著我顯得有幾分羞澀,然後才說她來是為張彭明的事過來的.

我表露出很吃驚的模樣,問她這話怎麼說.

一直以來我都知道她何等彭明的關系不一般,不過我和他之間接觸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如果小小是為了彭明的事要找我,不會在這個時間來找我的吧?

這個點,多晚就不說了,重要的是現在只有我和她兩個人,其中帶著怎麼樣的意思恐怕是人都知道.

當然,我內心想歸我內心想,表面上我並沒有做出任何不妥的行為或者表情,我示意她說下去,我繼續聽.

"很小的時候我就和彭明認識了,那一年我跟著我爸第一次到這座城市來,當時在游樂場我迷路了,是彭明把我找到,並且通知我爸來接我的……"

小小要講的事情有很多,正如她要說的故事是從她小時候開始的一樣.

期間有有講到她們讀書的時候互相來往靠的是書信,那個時候還沒有手機,所以只能靠手寫的信件來聯系彼此,每一次寄出這封信的時候她都無比激動,充滿了期待.

期待的自然是彭明的回信,期待他會寫些什麼.

只不過,彭明以前的身體可沒有現在好,他家里有錢沒錯,但是一個星期感冒一次或者有其他病這種情況卻不是有錢能改變的.

她很擔心彭明,漸漸長大就越是擔心和害怕,怕有一天彭明就這樣消失在她的生命里.

于是她求神拜佛,把知道的神仙都求了遍,把聽說過比較厲害的人也都找了遍,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希望彭明身體能好起來.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彭明16歲那年,他再也沒生病過,身體一天比一天的好,而那個時候的她和彭明在同一個學校讀書.

"彭明是其他眼里的高富帥,所以追求他的女生很多,真的很多,每天都有各種女生故意去接近他,跟他表達出愛慕的意思……"

小小還在癡癡醉醉的說著,我聽到這里早就有些不耐煩了.我說後來呢?你找我該不只是和我說故事吧?

時間過去了半小時,她一直講著她們兩人之間的事.確實,說到很多細節方面我聽了後對她們兩人有了新的認識,不過,她說的太多了,多的讓我記憶起來都有些疼痛.

而且,我不喜歡別人在我面前秀恩愛……

"張老板,不好意思,是我錯了,我實在太懷念過去的事情,所以才說了很多你不喜歡聽的話."小小對我露出歉意的笑容.

"沒事,我挺喜歡聽的,我就是好奇你的目的."我道.

"張老板,我喜歡你能站在彭明的身邊,能幫助他,助他成功.不管出多少錢,你要你開口,我都願意給你."她正色道.

終于說到正題上了,這是她的這種邀請方式不喜歡.

第一:她是個女的,這個點來找我對我提出幫助她男朋友.

第二:她是准備用錢來收買我.

我這個人愛錢不錯,但是我更看重我是個有尊嚴的人.

我愛干嗎就干嗎,就算我缺錢也不會在錢面前低頭,在錢面前我是大爺,它是孫子.

她看著我,很認真的看著我,等待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笑了,笑的很開心.

"小小,是你家郎公子太看得起我了,其實我就是一個開餐館開飯店的人,何德何能能讓你家男人如此重視.我挺想賺你的錢,不過,我自知沒這個能力,所以這事還是算了吧."

我起身,一副送客的模樣.

她沒有走,對我此時的舉動若如未見.

"張老板是嫌錢少嗎?還是覺得我不夠誠心?錢少我可以加,再多都可以,我家中不缺錢.要是覺得我不夠誠心,我可以把我整個人都交給你,任你擺布,只求你能答應我,幫助彭明……"

她的話讓我微微驚愕,怎麼也想不到她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這就是生意場上所為的條件?金錢美女,誰人能抵擋住這份誘惑?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用堅定的眼神.她的眼神告訴我她說的都是真的,並不是假話.

可是此時她的眼神卻讓我感覺到害怕,背後冷意森森.

這個女人……

瘋子!是個瘋子!

我相信她能說到做到,因為她是真的很愛彭明,愛到癡情若狂的程度,她已經瘋了,為了彭明她什麼都做的出來.

同樣的,這次我若是不答應幫助彭明,那麼我就是她的敵人.這個女人會報複我的,而且就沒有她干不出來的事,那麼接下來的報複肯定不是小打小鬧的那種.

我相信她會用各種手段,各種方法來致與我死地的,絕對的.

瘋狂,一個令人甚至讓鬼都能感覺到害怕的詞.

她就是這樣一個女人,表面看起來弱弱的,平時也很低調,默不作聲.但是做出來的事情卻是令人無法估計的,要不是有這次的對話,恐怕我也永遠不會知道她的瘋狂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

喪心病狂!

沒錯,如果我猜測得沒錯,那麼她潛意識里的她已經達到這種地步.

"張老板,你願意嗎?我把什麼都給你了,你還要拒絕我嗎?"小小逼問.

我沉氣,看著她.

我不得不慎重的考慮這件事,只是可笑的是,我居然在一個女人面前感受到了這種威脅從而讓我不得不慎重.

這樣的事情,其實對我而言並不是什麼好事,很丟人.

"小小,恐怕我不能答應你,因為我這輩子立志做個好廚師,開個餐館,娶妻生子,很簡單而平凡的活著.所以……"我說到這里已經開了門,請她出去.

可笑,我居然被一個女人威脅?我當然不會妥協.

小小看著我沒說話,她咬緊嘴唇,雙手握拳.我留意到她的指甲已經紮進手心時都紮出了血.

不過她似乎毫無知覺,依舊用力,手在微微顫抖.

她走了,我和我僵持對視5分鍾後.

關上門的霎那我也知道這次恐怕有我好受的.

但是我不後悔,我覺得我不應該在她面前妥協,無論如何.

這件事之後我久久沒入睡,起碼好幾個小時我都是在看著窗戶外的夜色過的.

我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可思議,這個女人內心的強大超乎我的想象.還有一點,那個聲音和她一模一樣的女人,真的是她嗎?

這些都是我在糾結的,糾結了一個晚上,直到後半夜我才有了困意,不得不上床睡覺.

咚咚咚.

有人敲門了.

我覺得我才入睡,被吵醒後看了看時間,我已經睡了一個多小時,距離天亮也只有一個小時不到.

這個點,似乎更像是服務員進來打掃衛生?

起碼我是這樣想的,不過也很不情願的起床了,因為敲門的人一直敲了不停,很煩人.

"誰?"開門前我還是很小心的,以免有意圖不軌的人進來.

"是我."居然又是小小的聲音.

這一次我睡意全無,心道該來的終于還是來了.

沒錯,這一個人是不是小小我不清楚,不過我可以肯定是之前我曾經"巧遇"過的那個家伙.

門還沒開就已經有一股陰冷的氣息從門縫里滲透進來,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這是什麼東西出現的時候才會有的.

這次進來的不是人呀……

一番沉思後我很淡定的開了門,詫異的發現這個人居然真的是小小,起碼和小小長的是一模一樣的人.

"小小,你怎麼那麼早?有事嗎?"我道.

她沖我微笑,說能進來聊嗎.我說可以呀,于是請她進來了.

她坐下了,我也轉身倒杯水遞給她之後坐下,翹著二郎腿看她.

我想知道,她要玩什麼把戲.

殺我?

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找我有事嗎?"見她不說話,我先開口了.

我就是想弄清楚她是誰,想做什麼.

"你身上有股羊肉味,好熟悉的味道."她突然開口道.

我呵呵笑了,說是嗎?

內心我卻很奇怪,難道她不知道我開的是全羊館,做的是全羊宴?而且從進來到現在她都沒稱呼我過,不像之前一開口就是張老板.

顯然,她不是小小,只是和小小長的像,卻不是她的人.

我內心了然,大概猜測到了什麼.

鬼有千面,要幻化成一個人並不是什麼難事.本身這些鬼死了後尸體腐爛就沒有留下好看的臉,真面目誰不是渾身千蒼百孔甚至身上還有尸蟲橫行?

"羊肉好,我喜歡吃羊肉."我取笑道.

她也微微點頭,說羊肉確實不錯,曾經她就吃過一次羊肉,至今難忘.

聽到這里我突然在想這家伙難不成吃的是我做的全羊宴?據我所知,愛吃羊肉的鬼極少,有也是因為到了我的全羊館之後才變得有這種口味的.

"是嗎?那你認得全羊館的老板?"我又道.

她突然看著我,沖我咧嘴笑了.

"認得,就是你."她說完臉開始剝落,原本好看的臉蛋白皙的皮膚就這樣在我眼前一塊一塊的像樹皮那樣掉下來,留下帶著血管帶著肌肉的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