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幫忙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五章幫忙

羅秀醒來了,我坐旁邊看著她醒來的.

"張,張可?"醒來後她坐著,看到我的時候呆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疑惑問我.

"醒了?昨晚睡的還好嗎?"我微笑道.

外面一片狼藉,現在我還不好好"伺候"好羅秀只怕她撕了我都有份.

她又呆了會,雙眼翻了翻,笑著說挺好的,是這幾天睡得最好的一天.

末了,她看著我說謝謝.

"先別謝先,有件事要和你說."我趁機道.

羅秀打量我幾下,問什麼事,至于那麼嚴肅嗎.

我現在確實比較嚴肅,因為接下來的事情很有可能和暴風雨一般,現在不嚴肅不行.

"我說了你不會生氣吧?"我准備開口,最後還是決定再問一次.

羅秀笑了,說我干嗎生氣.

我苦笑,心道等下你就知道你為什麼生氣了.

我站起來,想外面走去,把她無臥室的門打開了,大廳乃至房子里的狼藉一眼可看清.

我看著破碎滿地的杯子,滿地紙屑,還有東倒西歪的桌子,椅子,畫框……

我搖搖頭,實在夠狼藉的.

"昨晚你房子受到一點損傷……"我開口,身子往旁邊站好讓坐在床上的羅秀能看清外面的情況.

羅秀看到了,她已經看到外面的情況,如今眼瞳放大,和我想象的一樣呼吸急促起來,人也從床上下來,向我這邊走過來.

我看到她張嘴了,看到她驚恐的表情,我知道她准備"撕"我了.

"這,這是怎麼了?"她小聲道.

我眨眨眼看著她,倒沒想到她張開那麼大的嘴巴結果說話的時候顯得那麼的小聲,這太反常了吧?

我想說昨晚有賊進來了,她卻先開口說:"是我昨晚又做惡夢了?然後把家里搞成這樣的?"

聽她這樣一說我雙目瞬間放大,忙點頭說是.

天呀,我之前怎麼沒想到這個理由,要是想到了現在也不至于擔心那麼個老半天.

看,這個理由比什麼都強.

"那,那我現在好了嗎?"羅秀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驚駭之余又開口詢問.

"好了,什麼都好了."我立馬回應.

羅秀聽到這里長松一口氣,說好了就行,好了就行.

沒有"撕"我,接下來她還感謝我,說請我吃早餐,還要請我吃晚飯.雖然待遇挺不錯的,但是我沒答應,及早抽身說還要賺錢云云,趕回到全羊倌.

回來後我看著熟悉的全羊館,心道始終還是自家地方好.就算髒一點亂一點,也是自家地方好.

"老板,你回來了?"小麗開門,提著桶一副准備搞衛生的模樣,見到我後她顯得很驚訝.

她知道昨天羅秀來找我,並且我在她家過夜的事.李俊義也知道,是我告訴他們的.

我是老板,固然不用什麼事情都跟他們說.不過他們在這里就像我的親人,我覺得有必要交代一下,這是彼此間的信任.

"恩,回來了,准備開工."我道,說完低頭進去.

小麗還在偷笑,我當沒看到.

她肯定胡思亂想了,這不怪她,是人都會這樣想,尤其是我那麼久還是單身,如今有個漂亮女人在身邊,一起過夜……

她不想我自己都會往那種事情上想,畢竟都不是小孩.

李俊義見到我進來也沖我打招呼,說老板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不陪羅小姐久一點之類的話.

我隨便應答,更在意的是他現在看起來精神狀態都挺好的,也就是說滿鬼香並沒有給他造成什麼傷害,反而有益,從他現在的精神狀態就可以看出來,氣勢逼人.

沒事就行,起碼之前對此的擔憂可以打消了.同時我內心嘀咕,是不是需要多整點滿鬼香才行?

這個念頭剛起我就打消了,滿鬼香太難釀造了,費時費精力,就拿我現在的情況來說,有這時間釀造滿鬼香還不如去多對付幾只鬼,多搞些材料回來.

說到材料,還在由紅袖保管著呢,于是我進冰窖去了,再讓紅袖把材料給我放好.

一切都處理好後我整個人頓感輕松,果然無事一身輕,有事百日愁.

之前擔心沒有材料全羊館都要關門,那種滋味實在是讓人難受.

吃不好睡不好,心里總感覺有刺有什麼重的東西壓著自己,不論你怎麼去處理去調整心態都沒用,反正就是不舒服.

最後也只有像現在一樣把問題解決了才能心安.

終究是心理病,還得滿足了這個心理,心才能安心.

這邊我才松了口氣,心想今天能過個安樂日,結果彭慧她們來了,三個人,還有那只比特犬.看到她們,我瞬間知道好日子到此為止了.

果然,她們喊我過去,因為她們要點菜.

我過去了,帶著紙和筆,和過去一樣,盡心做好自己的本職.

"張老板,最近生意可好?"彭慧道.

我輕笑說生意還行,然後問她是不是有什麼好關照,准備讓我多賺一點.

她說沒有,就是隨口問問.

對持我保留意見,不多理會.沒好關照問那麼多做什麼?又是借口和我聊天然後讓我幫忙不成?

聽說他們鬼溝嶺工程出事故了,昨天的時候有人死了.

具體的我也沒問,昨天我自己都一堆事情處理,誰還有心去打聽她的事.

"張老板不要那麼冷酷嘛,我們是朋友,朋友間可以隨便聊聊的."她道.

我微笑,對于這個話我保留意見.

是不是朋友可不是用嘴巴說的,反正她們三人,我不覺得是朋友.

"慧,就明著和張老板說話吧,張老板不喜歡這樣轉彎抹角."彭明道.

小小這個時候也看了我一眼,眼神幽幽,顯得楚楚可人.

不看到她還好,一看到她我又想起1107號房的事了.這女人,始終給我不好的感覺.

"張老板,我明著說吧,我和我哥哥想請你到市區玩一趟,你也知道,我們到鎮子里做事沒少受你關照,所以想好好的答謝你."彭慧又開口了.

聽到玩,我倒是有那麼一點興趣,但是和她們一起,那就算了,不去.

"我最近忙,要照看生意,材料也缺少需要自己花時間去研制.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下次吧,下次有機會再去."我拒絕道.

"張老板你這樣就沒趣了,難道怕我們兄妹兩吃了你不成?"彭慧笑了笑.

我也笑了,沒說話.

"三位准備吃點什麼?"我轉移話題道.

"這樣吧,先上全羊宴,後面我們再看看需要添加什麼."彭明道.

我點頭,轉身離開,然後吩咐小麗去讓廚房准備准備.

看來彭明是有些不開心了,剛剛說話的時候語氣冰冷的很.不過這和我也沒什麼關系吧,他不開心是他的事,難不成我還要伺奉他不成?

想到這我內心一陣鄙夷,要想請我幫忙就要做點有誠意的事,就這樣不陰不陽的,還用什麼請我玩之類的來達到目的,這也太便宜她們了吧?

隨著時間推移,來吃全羊宴的人越來越多了,我忙著應酬倒也把彭慧她們三人忘一邊.等我想起來的時候她們之前坐的桌子早就換人了.

估摸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吃完,然後走了,這個我倒是沒留意道,連結賬我都沒心看.

沒辦法,這種人不值得尊重,忽視就忽視了吧,難不成他還給我下馬威看,准備整我?

這個在市區也許行,在鎮子不行,鎮子上我認識的人比他多,他搞不過我.

傍晚的時候全羊館里的熱鬧漸漸消退,我也終于可以松口氣.這個時候手機響了,拿出手機看到號碼的時候頓時讓我困意頓消.

是彭大山的電話,這些日子他離開後這還是我們第一次聯系呢.

我忙著工作和應付各種麻煩,估計他和我一樣,回去後也忙著處理他的事吧.

"彭大哥,什麼風把你吹醒了,居然給我電話."接通電話後我立馬道.

我和他關系較好,說話也犯不著想過來說,什麼話合適什麼不合適,對我們來說並不是重點,因為知道彼此的性情和為人,所以不會在意話對或不對.

"張大老板,我這是想你的全羊宴了呀,你整一個過來唄?"彭大山在那頭笑著道.

接著我們兩人互相扯了一通,知道他最近過的還挺不錯,手頭上的工程也順利,而且他還說他胖了.

最後他給我一個難題,他想讓我幫彭慧,彭明兩兄妹.

"彭大哥,你確定讓我那麼做?"我以為我聽錯了,這肯定不是他的本意.

走的時候他曾經和我說過彭明,雖然沒有明說他為人如何,但是話里隱隱在告誡我,讓我不要去和他走在一起,更別說幫他什麼忙了.

現在突然提出幫她們的要求,這不對路呀.

彭大山在那頭苦笑起來.

"老兄弟,我也不想張個嘴,可是我禁不住她們兩人天天給我打電話,天天求我.現在我一切都過的好,唯獨她們兩人左一句二叔,有一句二叔的,讓我進退兩難呀."

"事情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鬼溝嶺那個地方……你知道,有點阻礙,所以工程現在耽擱了,想讓你幫忙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