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噩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二章噩夢

我又在胡思亂想了,我搖頭,不讓自己繼續去想.

李俊義救了我,這一點足以證明很多問題.最主要的就是,他不會傷害我,就算他是鬼,也是一只好鬼.

滿鬼香只剩兩瓶,我拿了其中一瓶下來,交給李俊義.

"記住,有任何不適立馬停止,不要喝."我再三叮囑.

李俊義點頭說好,很猴急,當下就找個座位坐下,開了滿鬼香,倒上一杯仰頭就喝.

我一直盯著他看,生怕他突然干嘔或者身子僵硬倒地上顫抖,可是沒有,喝了一杯後我只看到他閉眼很享受的模樣,並沒有什麼不適.

我皺眉,心道真的沒事嗎?

滿鬼香是我親自釀造,我很清楚陰氣有多重,一般人抗不住,受不了.

李俊義倒上第二杯,這次和之前不一樣,這次不是一口喝下去,而是放到鼻子前聞了聞,然後在嘴邊舔了舔,之後才一點點喝,小小的杯子其實一口都不到,可是他卻喝了好幾十秒.

那是品酒,因為酒好,而舍不得一口吞下,慢慢品嘗,感受其中的美味.

那模樣很像老鬼,之前老鬼喝滿鬼香的時候……

想到這里我突然打住,看著李俊義,又想著老鬼曾經喝過滿鬼香,喝酒的時候也和他現在一般模樣.

後面的事情我不敢想了,我覺得這不太可能,李俊義怎麼會是老鬼呢?

老鬼就是個糟老頭,很強大,但始終是鬼.

李俊義是人,活生生的一個人,又年輕有憨厚老實.

對吧,這兩個人壓根就不能混為一談.

我又多想了,現在李俊義喝滿鬼香沒有任何情況我也就不再擔心,不去關注他,而是看向小麗.

小麗很受傷,發生這種情況我也不想看到,何況她是當事人?

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卻遇上張軍這樣的人,也是……

想到這里我歎息一聲.

善良的女孩總是遇到壞的男人,被傷害,被拋棄.

而好的男人總是遇上壞的女人,戴綠帽,宮心計……

這些東西,我說不好,也不知道命運是怎麼安排的.至于我會這樣想完全是因為來我全羊倌吃飯的人什麼都有,聽多看多,也就知道了.

這叫命運弄人吧.

我出了全羊倌,和混天犬在一起,坐在門檻上看著外面的夜色.

里面有小麗和貪酒的李俊義,我就不在里面摻合什麼了.

第二天,全羊倌照常開張,李俊義和小麗在餐館里忙前忙後,兩人都恢複了正常,小麗仿佛也忘卻了昨晚的一切,李俊義也不再是貪酒的那個家伙.

我還是做我的老板,沒事結結賬,算算錢,和相熟的人拉幾句家常.

外面混天犬似乎睡著了,在陽光照射下躺著,見有人來會張開眼睛看,然後繼續閉眼睡覺.

我享受這樣的生活,多自在悠哉.

當然,,如果羅秀不出現的話我就更享受了.

她來了,坐我旁邊.

"什麼事?"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個女人逢來必然是有事.就算沒事,她也喜歡找事.

"張軍和你什麼仇恨?居然要殺你."她突然道.

我白她一眼,說昨晚口供你是沒看呢?他是我員工小麗的未婚夫,指腹為親的那種,至于為什麼要殺我,因為我不願意讓小麗嫁給他,阻止他們見面.

"哦,那意思你成了小三."羅秀不痛不癢道.

我對羅秀直接無語了,現在什麼跟什麼,明明昨晚我口供里都說明原因,怎麼現在我又成小三了?

"我說羅秀,你該不是來找我麻煩的吧?"我問.

她搖頭說不是,她是來找我聊天的.

"找我聊天可以,但是不要再來這一套了,我還以為你是來找茬的呢."我道.

羅秀笑了,說跟你開開玩笑嘛,用得著那麼生氣嘛.

我看了她一眼,心道你這是開玩笑嗎?你這是挑戰我的耐心.

我沒把這話說出來,以免她以此為題,又和我糾纏起來.

看她的時候我留意她臉色不怎麼好,黑眼圈也重,內心有些奇怪.她這是沒睡好?

想到昨晚她們出警,估計為了張軍的事沒少折騰所以才這樣的,于是我也就沒多想,盤算今天的進賬,還有"材料"的數量.

"材料"已經嚴重不足了,估計頂多用多一天多,後面全羊倌得關門才行.

這也是因為鬼溝嶺的事讓我材料入不敷出,看來我也得抓緊時間出手,盡快把材料滿上才行.

"那個,張老板,有件事不知道該說不該說."身邊的羅秀又道.

我一心想著材料,原本也不想多理會她,不過她開口了,我就讓她說.

"那次的案子,就是把人分尸煮了的那個案子,你有沒不舒服的感覺?"她道.

我想起來那是她找我,我為了避開彭慧等人答應下來的案子.

案子確實有點恐怖,分尸,並且放大鍋里煮熟,一般人看了肯定受不了.但是我沒事,因為我沒刻意去去想大鍋里面的是人肉.

"沒有不舒服,很正常."我回應.

羅秀聽完後欲言又止,猶豫起來.

我恰好算完帳沒事,隨即轉身看著她問她怎麼了.

看她那不痛快的模樣,看來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就是她說的不舒服吧.

她是警察,礙著自己的身份說命案使她不舒服,這顯然有滅自己威風的感覺.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沒什麼,畢竟我和她是朋友,又不是外人.朋友之間就該交心,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不論是看到某個犯人想笑還是因為某個案子害怕都是可以的呀.

羅秀看了我一眼,最後露出下定決定的表情,苦笑:"我做夢了,夢到凶手來殺我."

"哦?"我揚眉,覺得這應該沒什麼的吧.

做噩夢而已,平日里誰都會做幾個這樣的夢,然後被嚇醒,但也就這樣.

可是羅秀表現出來的模樣依舊很驚駭,感到恐懼.顯然不是做夢那麼簡單,起碼不是單純的做夢.

我看著她,等待她把話說完.

"很恐怖,很真實,我看到他拿著菜刀追我,追著我滿地跑,他猙獰笑著,說要把我分尸,把我煮了,然後他捉住了我……"

羅秀眼瞳放大,呼吸變的急促起來.

我皺眉,眼前羅秀的狀況可不妙,好像有什麼病要發作的樣子.

還好最終她平息了這種狀況,深呼吸,閉眼,長吐一口氣.

"究竟怎麼回事?"我追問道.

現在我可以確信羅秀遇到的不是一般的噩夢.

"夢境中他的菜刀把我的手臂劃傷了,當時我驚醒了,坐起來的時候手臂疼痛,等我看的時候看到我的手臂居然在流血,傷口和夢境中被劃傷一模一樣!"

羅秀說完把手臂往我這邊挪動,這時我看到了她說的傷口,大約兩寸長,傷口較淺.

"當晚我還聽到那人對我笑,就在我住的房間里有他的聲音,笑的很猙獰."

我明白羅秀的意思了,她懷疑自己被鬼纏上了.

凶手已經死了,自己結束自己性命的.現在突然纏上羅秀,明明是做夢,但是醒來的時候身上有著夢境里傷口……

她是懷疑,但同時她是警察,她有不能相信有這種事情.所以她很困惑,也很害怕.

警察也是人,尤其她還是女人,膽子本來就比男的小.

不過我有理由相信她被鬼纏上,那鬼估計是看她長的漂亮,所以才想占她的便宜,然後結束她的性命.

我沒把內心的想法和鬼存在的事告訴她,這種說出來沒用,沒人會相信.

"不用害怕,今晚我到你家去走一趟,你睡你的覺,剩下交給我就好了."我道.

羅秀看著我,感激點頭.

這事就這樣說定了,我又安慰羅秀一番她的狀態才好轉不少,後來因為有任務,不得不離開.

看著她離開我笑了笑,剛剛我還在為材料的事擔心,現在看來無須擔心了,已經有材料上門.

晚上,到了我和羅秀約定好的時間,她來接我,開著警車.

路上她沒說話,只是專心開車,顯然她還沒放下這件事,顯得有些憂心重重.

我說沒事的,有我在呢.

羅秀還是沒說話,直到開出一段距離後她才小聲問:"張可,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這個話題很敏感,我幾乎連想都沒想直接否定了,還笑著說你肯定是遇到的事情多,然後胡思亂想.

我內心一點都不原因羅秀接觸到這些事,上一次那件事她沒提,可是她內心還是明白的,現在她有開口,我也知道她有八成相信世界上有鬼.

可是我還是說沒有,不管她怎麼想,總之這件事只會傷害到他.

接下來她沒再問我話,我也沒說,以免自己說多錯多.

很快就來到羅秀家,她開門讓我進去,待我坐好後泡茶遞給我,她也坐下來,和我面對面.

她也喝茶,沒有言語.

我理解她現在的處境和想法,不過今晚我肯定能搞定那只鬼的.

因為我並不是單槍匹馬來的,即便我不帶混天犬,可是說到對付鬼,我身邊可是有高手在的.